苦熬10年迎曙光 佐臻拚當台灣元宇宙XR領導者

作者 : 蔡銘仁,EE Times Taiwan

10年,對許多人來說是具代表性意義的里程碑,對歷經轉型期的AR眼鏡開發者佐臻而言,則宛如「苦盡甘來」的起點。元宇宙(Metaverse)在各產業發酵,佐臻董事長梁文隆不禁直呼,「今年終於看到曙光了!」

10年,對許多人來說是具代表性意義的里程碑;對歷經轉型期的擴增實境(AR)眼鏡開發者佐臻而言,則宛如苦盡甘來的起點。因元宇宙(Metaverse)在各產業發酵,讓一直默默耕耘的他們,獲外界關注的程度日漸升溫。今年,佐臻AR智慧眼鏡J7EF Plus於2022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獲得Best Choice Award (BC Award),董事長梁文隆親自代表領獎,想起走到這步的艱辛和眼前的肯定,難掩內心的澎拜,直呼「今年終於看到曙光了」。

佐臻的J7EF Plus AR智慧眼鏡於今年台北國際電腦展獲BC獎。(圖: 蔡銘仁攝影)

「以前就算主動出擊,要賣一兩支都不容易,現在幾乎每天都有人詢問AR眼鏡,」每天睡不到5小時、行程好幾條槓 (指Google行事曆),已然成了梁文隆的日常,但面對這些甜蜜的負擔,他欣然接受,原因就在看好AR背後龐大的商機。梁文隆大膽的說,他敢保證AR三年後,出貨量會是VR的五倍、十倍,光是載具眼鏡的量一定會成長。

佐臻於1997年成立,初期以系統微型化為主要業務,用德州儀器(TI)、高通等廠商的晶片,做成如無線模組系統(SoM)、系統級封裝(SiP)等產品,梁文隆解釋,這概念就類似電腦縮小到變手機,走的都是輕薄、短小、省電的方案。之所以會做眼鏡,也正是因為他們握有這微型化的Know-how基礎,梁文隆說,「手機轉換到眼鏡,體積要縮小、重量要變輕,耗電也要減少,小型化和輕量化特別重要。」

愛普生(Epson)和美商Vuzix要做行動裝置,2013年起陸續找上佐臻,以委託代工設計(ODM)的方式進行合作,也因此讓佐臻接觸到近眼顯示技術。梁文隆說,近眼顯示把螢幕打到視網膜上,AR眼鏡裡有兩個Micro OLED微型顯示器透過光學到眼睛成像,以光學原理將螢幕放大,這也是AR眼鏡跟手機等手持裝置的最大差異,「這個技術(指近眼顯示)是一個革命,不需要看螢幕這件事就會發生!」

佐臻磨刀數年 催生「J系列」AR智慧眼鏡問世

磨刀數年,讓佐臻理解了AR眼鏡的技術和價值,然而ODM能做的始終有限,光學跟影像技術的缺乏,也讓他們難以施展拳腳;因此2016年起,佐臻開始投入光學跟影像的研發。梁文隆坦言,光學是最難的部分,但光學跟影像卻是AR能否做好的關鍵,眼鏡對成像品質非常要求,不能讓影像模糊,色彩呈現也要好,影像還要做空間感知認知,另外為了辨識,攝影機認知的能力也要夠強。

要做自有品牌,不只光學跟影像要開發,還要考慮如何讓使用者覺得好用、能解決的問題、帶來甚麼價值等,並思考應用市場的機會,內容又該如何呈現,這些在在成為佐臻的難題,耕耘衍生的支出,更讓佐臻由盈轉虧。佐臻2017年至去年(2021年)連虧五年,累積虧損1.38億元,幾乎是佐臻的半個股本 (至2021年,佐臻股本3.32億元)。但皇天不負苦心人,他們投入多年的「J系列」自有品牌產品,如今在各大展會幾乎都成為吸睛焦點。

光學技術的突破,再加上鏡頭模組、ToF(飛時測距)等系統電路,都為佐臻自行設計,梁文隆信心滿滿的說,「這應該是台灣唯一台灣人自行設計製作的產品。」佐臻的AR眼鏡,首先跨入軍用和醫療市場,去年已交機給軍用客戶;AR眼鏡夥伴Inside medical去年7月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管局(FDA)認證,是少數能過FDA的AR眼鏡,「全球能過FDA的AR眼鏡,應該不超過三間。」梁文隆說。

談到AR眼鏡的價值,梁文隆認為,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釋放雙手,這也是他們為何先走醫療跟工控市場的原因,「手機只有2D沒有3D,智慧眼鏡有,眼鏡也能把數位訊息內容顯示在真實世界中,手機做不到的第一人稱視角,也就實現了。比如過往機台維修保養要拿手機或平板才能了解設備相關資訊,現在眼鏡戴著就能看到相關資訊;醫生問診或開刀,更需釋放雙手,很多醫療影像能直接透過AR眼鏡看到。」

佐臻替軍用客戶客製化的AR智慧眼鏡。(圖: 蔡銘仁攝影)

以AR眼鏡拚轉型,佐臻一路走來艱辛,梁文隆坦言,尤其2019到2020年,真的相當辛苦,「虧損、費用、市場也還沒起來,面臨很多現實問題。說不做很容易,但也不能不做,不做就是前功盡棄,那時還有模組的營收在撐,如果是別家早就收了。」也因為苦過,讓佐臻確實掌握如核心光學設計、應用場域知識等經驗,且技術能相對跑在前頭,「這也是我們跟一般代工廠不同的地方。」梁文隆說。

技術領先 佐臻多管齊下拚升級、擴大格局

從最初沒有ToF只有相機的AR眼鏡,到帶有眼球追蹤的產品,佐臻的AR眼鏡技術不斷向前進,不過隨元宇宙帶起的AR/VR熱潮,更多人投入,追兵也就隨之而來。對此,梁文隆樂見其成,但也坦言感受到壓力,「就像跑步,以前後面沒有追隨者,現在大家都在看你跑,又想超越你,壓力就來了。但眼鏡取代手機,已是全世界公認的。」為保持原有地位,佐臻擬定未來方向,其一是硬體如光機等技術保持領先,再來是應用結合生態系,在B2B (企業對企業)市場持續產生價值。

梁文隆表示,除了醫療跟工業場域持續深入,接下來包括展覽、遊戲、教育娛樂等市場,也會開始耕耘,比如,讓手機搭配AR智慧眼鏡,就能用大螢幕隨時享受劇院級互動;現在也跟很多大學合作,未來希望學生不用買電腦買AR眼鏡,就到處都可以學習。接著甚至能實現遠端協作,讓兩個在不同空間的人可以做同一件事。

佐臻設計的AR智慧眼鏡,已能做到類似眼鏡的外型。 (圖: 蔡銘仁攝影)

談起AR智慧眼鏡尚未普及,除了電池容量,還有就是太大、太重,戴在路上仍顯突兀。梁文隆認為,他們三、四年前的產品,就已經能做到很像眼鏡,預估三年左右問題就會解決,但要真的能做出走在路上也能戴的AR眼鏡,至少要五年以上,像有戴眼鏡者能不能讓眼鏡變成顯示器,技術門檻在光學設計製造和鏡片材料,難度不低。

蘋果用iPhone顛覆了手機市場,梁文隆直言,現在AR眼鏡也在做類似的革命,拿掉螢幕也正是佐臻的理想,「誰下一個階段取代手機,誰就是下一個霸主。」他說,佐臻敢講這樣的話也要敢做,佐臻看見AR的價值,現在就是要慢慢驗證,讓手機越來越少拿出來,而這個關鍵技術包括光學、人機互動、使用者介面(UI)/使用者體驗(UX)介面等,尤其標準介面誰先做好,就有機會搶得先機。

據TrendForce光電研究去年提出的2022年集邦拓墣科技產業大預測報告指出,隨元宇宙等議題發酵,再次帶動AR、VR熱度,加上疫情促使數位轉型,也拉升AR、VR在遠端互動應用的普及度,將促使更多廠商和產品跨入該領域,預估AR、VR裝置的合計出貨量,將在2022年達到1,202萬台,較去年951萬台成長26%。即便所謂元宇宙商機仍未被看見,但話題性足,確實推動著產業前行。

梁文隆說,現在產業都認同AR將會取代手機、VR取代PC(傳統個人電腦),元宇宙議題也讓AR/VR更引人關注,「三年前懷疑AR/VR到底會不會起來,元宇宙起來大家都豁然開朗。」他也直言,趨勢讓佐臻被看見,整個生態系預計一兩年內會慢慢成熟,AR供應鏈會開始重組,佐臻要維持領先,今年可能增資擴大規模,若有資本進來,未來有可能硬體純設計、生產委外,這段時間累積的行業服務也能產生價值。

苦熬10年終見曙光,梁文隆認為,10年前是接觸,前五年ODM是理解,後五年是著重AR眼鏡產品應用價值的發掘,現在很清楚這樣做是對的,整個心態上截然不同,產品也確實已準備好,會更堅定的走下去,「現在跟過去的佐臻做得還可以,現在的佐臻還不是最好,可是一定會更好,我們有信心跟把握。未來期許佐臻成為台灣元宇宙XR領導者,並不只當台灣的先驅,是跟台灣企業深度合作打國際市場」。

佐臻走向世界的大夢,將以AR眼鏡最大市場美國為第一優先,今年起會積極布局,另也計畫進軍歐洲。梁文隆說,接下來三年要思考如何走出台灣,不能只在台灣當第一,營收成長有限,但走到全球市場尚有門檻,不認為佐臻可以單打獨鬥,未來要打的仗是資本、人才、技術、市場四路並進,「當AR產業起來,那四塊沒趕快補起來,未來三年要打的仗會面臨挑戰,但展望正向、可以拭目以待。」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