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CHIPS法案恐升高美中技術對抗態勢

作者 : Richard L. Thurston,EE Times特約作者

儘管CHIPS法案將透過贊助晶圓廠建設、投資稅賦減免以及科研獎勵等形式,提供半導體產業數十億美元的補助,卻也更危險地對那些想取得美國政府補助、但也可能投資中國市場的廠商,在10年期間內設置了重大限制。這樣的立法為何會對美國半導體產業不利?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在8月初訪台,隨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正式簽署了旨在振興美國半導體製造的《CHIPS and Science Act》(晶片與科學法案,以下簡稱CHIPS法案);不過,這項法案是真的能提高美國半導體業競爭力,或者是在持續與中國的技術對抗中反而讓美國產業倒退?筆者擔憂會是後者。

舉例來說,儘管CHIPS法案將透過贊助晶圓廠建設、投資稅賦減免以及科研獎勵等形式,提供半導體產業數十億美元的補助,卻也更危險地對那些想取得美國政府補助、但也可能投資中國市場的廠商,在10年期間內設置了重大限制。這樣的立法為何會對美國半導體產業不利?

縱觀中國歷史,技術創新/智財創造是皇帝(或說「國家」)的權力,法律保護的焦點是為了增加皇帝的資產。隨著國有資產在實現特定共同目標與目的上越來越關鍵,技術創新與智財也跟著歷史演變;如今,半導體技術是中國永恆的、「尋求富強」(search for wealth and power;EETT編按:作者借用了美國漢學家Benjamin Schwartz在1990年代研究中國清末民初將西方思潮引進中國的學者嚴復的一本著作名稱)之高價值資產。

近年來,中國尋求半導體與資通訊領域技術領先的關鍵要素在於,無論是國家或產業,都集中於致力模仿、精進/完善與「借用」(包括利用逆向工程或是盜用)外國技術與智慧財產。在美國總統柯林頓(Clinton)與歐巴馬(Obama)執政期間,這些努力通常讓美國半導體業者付出了龐大代價,但往往被低估與忽視;當美國半導體產業變得自滿,中國大陸則是更為積極。

筆者在1980與90年代曾與中國官方有過一些討論,部份人士了解,由中央政府規劃的技術行動失敗導致中國落後西方世界以及日本、韓國,這種情況在中國無法成功改制國營無線電設備工廠而變得更為明顯。到了2000年,新一代的中國官員開始意識到,他們必須建立全新的半導體投資方法,也在過去的20年實施了新策略。

而一直以來,美國政府試圖振興本地半導體產業的行動慘遭失敗,例如半導體製造技術聯盟(SEMATECH;EETT編按:美國在1980年代有感於半導體技術落後日本,於1987年由政府聯合包括Intel、IBM等多家業者組成技術開發聯盟,並提供官方補貼)。許多美國晶片業者轉型為無晶圓廠(fabless)或輕晶圓廠(fab-lite)營運模式,與台積電(TSMC)密切合作,讓家台灣晶圓代工業者獨力負擔呈指數級成長的晶圓廠製造成本與支出──沒錯,美國半導體製造有大部份在台灣離岸成長,並掌握在這一家策略夥伴與盟友手中。

CHIPS法案將提供美國晶片產業、學界、研發夥伴一套總金額規模達2,700億美元的激勵措施,以振興美國在地的晶片製造;不過,將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原本CHIPS法案包含了針對中國的極端嚴格條款,雖然在最終版本中大部份已刪除,那些限制仍可能在未來一個綜合性的抗中貿易法案中出現。而自從CHIPS法案通過,我們已經看到美國官方宣佈將製造設備銷售/轉移至中國大陸的限制,由10奈米提高至14奈米,這為在中國發展的外國晶片公司進一步加重負擔。

CHIPS法案中最值得注意的限制,將影響美國或外國半導體業者未來在中國市場的商業關係以及投資,無論規模大小。透過CHIPS法案,一個極端保守的國家主義時代被寫入法條;隨著歐洲、日本、印度等其他國家也透過立法來扶植半導體產業,這種安全國家主義將繼續擴張。那些將影響未來美國半導體業者在中國市場業務的CHIPS法案限制包括:

  • 接下來十年,美國半導體業者在中國之製造產能擴展,小於28奈米節點的技術將被禁止。
  • 28奈米上限適用於牽涉該類技術的材料擴產重大交易;不過CHIPS法案不會限制業者投資業務維持現狀,或者是在生產28奈米以下技術的工廠打造「舊有」晶片。
  • 如果未來發現有廠商違反限制,無論任何廠商都可能被要求退回所有曾取得的補助金。

此外,還有基於「國家利益」的其他罰則。

而那些非中國業者若選擇接受CHIPS法案提供之補助,可能會遭遇更大的損失,例如:

  • 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已經在中國西安大規模投資兩座NAND晶圓廠,生產先進3D NAND產品;而據了解,該西安廠房的產能貢獻三星整體NAND快閃記憶體產量的超過40%。
  • 另一家韓國業者海力士(SK Hynix)在2020年以90億美元收購英特爾(Intel)的NAND業務,包括後者位於大連的晶圓廠,該廠已更名為Solidigm;此外海力士也在無錫有一座晶圓廠。
  • 英特爾在將NAND業務賣給海力士之後,僅在中國成都有一座封測廠;但如果英特爾的CPU是在成都廠封裝,該據點也會在CHIPS法案的限制範圍內。
  • 台積電目前在中國有兩座晶圓廠,其一是生產16奈米與28奈米的南京廠;因此,如果台積電未來打算在南京廠擴展產能或是有技術進展,就可能遭遇CHIPS法案限制。有鑑於前述的CHIPS法案對14奈米技術輸出中國限制,台積電可能會在南京廠維持16奈米製程,而因為該公司已經在中國量產該節點晶片,不存在對美國國家安全的新風險。別忘了,美國針對中國的現有出口管制法規已經相當嚴格,台積電在遵守美國出口管制法規、以及在中國維持高度嚴格營業機密與專案方面都表現良好。

因此,如果以上這些或是其他經營中國市場的外國半導體公司,選擇不接受美國CHIPS法案的補助,那些限制當然不適用,但還是得遵守美國的出口管制法規,以後還可能有其他抗中的限制得遵守。此外,筆者認為最終版的CHIPS法案刻意保留了比先前版本更模糊的措辭,以利對遵守限制有更具彈性的詮釋。

台積電、三星、英特爾、海力士等公司,也許都希望能與華府合作,已為自己取得更多靈活性。因此筆者認為,這些與其他公司都會與CHIPS法案共存,不會有無法克服的問題──至少目前如此。然而,10年的時間框架還是存在很多不確定性。

本文作者為Nantero公司董事會成員,為退休台積電法務長與資深副總裁。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Opinion: CHIPS Act Escalates Long-Standing U.S.-China Tech Rivalry,By Richard L. Thurston)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