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美國前副國務卿Krach:為何CHIPS法案如此重要?

作者 : Alan Patterson,EE Times特約記者

美國晶片振興法案CHIPS已獲國會參眾兩院通過,只待總統拜登簽署就可正式實施,是美國重振半導體業雄風的重要步驟;為此《EE Times》獨家專訪了催生該法案的關鍵人物之一,在川普執政時期負責經濟發展、能源與環境的美國前副國務卿Keith Krach,他將親自說明該法案的重要性以及目標...

美國晶片產業振興法案CHIPS已在日前於美國眾議院以247對187票通過,只待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正式簽署生效。針對這項受到全世界矚目的法案,《EE Times》獨家專訪了在川普(Trump)執政時期負責經濟發展、能源與環境的前副國務卿克拉奇(Keith Krach),他與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都是催生該法案的關鍵人物。

美國前副國務卿Keith J. Krach

美國前副國務卿Keith J. Krach

2022年5月,美國因克拉奇的努力與台積電(TSMC)簽署了在亞利桑那州投入120億美元興建5奈米製程晶圓廠的協議;那將成為美國本地最先進的半導體廠。而克拉奇自己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曾擔任電子簽章解決方案供應商DocuSign的董事長,以及軟體開發商Ariba的共同創辦人。對於CHIPS法案等激勵措施能對美國半導體產業帶來的影響,以下是他的看法。

EETT編按:CHIPS法案原名為《創造對生產半導體有益之激勵措施法案」(Creating Helpful Incentives to Produce Semiconductors Act);因此CHIPS是縮寫,並不只代表「晶片」(chips)。美國參、眾兩院已經通過的版本完整名稱為《CHIPS and Science Act》,目前大多直翻為《晶片與科學法案》;為貼近原意,以下我們用CHIPS來表示該法案名稱。

問:首先,非常感謝Keith撥冗接受我們的採訪。就我們所知,您是促成台積電亞利桑那晶圓廠專案的人?

 無論是擔任副國務卿或是公司執行長時期,這都是我經歷過最偉大的合作案之一。這是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台積電與我們坦誠相待,我們也對他們敞開心扉;因此我們在兩個星期的時間內談成了這樁120億美元的投資案。這到目前為止是美國史上規模最大的產業回流投資,我們承諾盡最大的努力協助他們負擔增加的成本,特別要注意的是我們不保證,因為實際上這取決於美國國會的行動(是否通過振興法案)。

而現在其影響力已經顯現;我們的目標是,台積電宣佈投資將激勵其他四個領域,進一步強化一個可信賴的供應鏈。首先,這樁投資案將吸引台積電現有的生態系供應商,其次也能說服其他晶片業者──特別是英特爾(Intel)與三星(Samsung)──積極跟進美國製造,而這在很大程度上已經發生。英特爾執行長Pat Gelsinger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宣佈,於亞利桑那州投資200億美元擴充Chandler據點產能;接著三星也加入,宣佈於德州生產據點投資170億美元。最近英特爾又宣佈在我家鄉俄亥俄州投資200億美元,也可能加碼到1,000億美元

第三,我們希望能激勵美國的大學院校展開半導體工程相關研發專案;我的母校普渡大學(Purdue)才剛宣佈新增一個半導體工程碩士學程。第四,我們一直相信,台積電會是讓一個為振興美國半導體製造提供必要資金之跨黨派法案(即美國CHIPS法案)成形的關鍵催化劑;我們也希望,這樁交易能激勵美國國會通過由參議院多數黨領袖Charles Schumer與參議員Todd Young在2019年提出、旨在推動高科技研究投資的《無盡邊疆法案》(Endless Frontier Act)。現在這些法案已經結合為《CHIPS and Science Act》,這是善果。

問:以您的觀點,CHIPS法案目前最顯著的要點是什麼?

這是有關於保障半導體供應鏈,以及讓晶片製造帶回美國本土。我們這麼做是非常重要的,這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產業,基本上有99%的技術仰賴它。此外這也與高階技術職缺的回流、以及我們的經濟競爭力有關;但重點應該是自由與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的對抗。

中國的侵略性逐漸放大,他們顯然屬於極權主義陣營,與俄羅斯頻送秋波。北京政府極其沉迷於發展半導體產業,並承諾在接下來十年投入1兆美元資金;所以你了解CHIPS法案對他們來說代表什麼,北京政府最大恐懼就是美國的「史普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EETT編按:冷戰時期東西方太空競賽,蘇聯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讓西方陣營感受到可能技術落後的莫大危機)。他們在進行的是從軍事、經濟、外交與文化等方面下手的四維戰略,科技是主戰場上的一個交匯點;因此CHIPS法案是我們強化攻擊能力的最重要工作之一。

因為恐懼美國技術大幅領先、擔憂CHIPS Plus (EETT編按:即《CHIPS and Science Act》)法案帶來的影響,北京政府也派員進行遊說以抵制該法案。這應該能充分說明此立法能帶來的效果,這是美國再創登月奇蹟的開始,將為我們的高科技產業帶來漣漪效應,會成為一個催化劑。這也是與我們的親密技術盟友共同合作的一大利多,將向美國公民、民間產業以及美國盟友傳遞一個有力的訊息,即美國致力於捍衛我們的自由。對北京政府來說,最令人恐懼的莫過於團結一致的美國。

問:輿論對於CHIPS法案是否能成功重建美國的半導體供應鏈有所疑慮,您的看法為何?

那將帶來莫大的動力;因為你看,重建半導體供應鏈需要什麼?首先會需要打造晶圓廠,那些晶圓廠相當重要,它們需要是在美國境內,因為那些設備製造商,像是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Lam Research、KLA,他們需要這些晶圓廠來設計下一代的晶片設備。美國曾在設備產業上處於領先地位,而像是ASML,顯然是我們希望能超越的關鍵目標之一;你會需要一代代的技術演進,從這個角度來看那很重要。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那些晶圓廠中,有60%的製造工程師會需要擁有碩士或以上學歷;我們可能流失了一代的終極技術人力,CHIPS法案將協助重建這些人力。當我們完成與台積電簽約案,我們計劃送500位工程師到台灣接受訓練,再回到美國服務;在亞利桑那州晶圓廠開幕時,他們還會再有500位員工到美國支援。

然後再看對大學院校帶來的影響;該法案將激勵研究資金,這與產業生態系有關。半導體業務的一個特性是群集效應,那就是矽谷之所以成為矽谷的原因,你需要所有的供應商在接近的地方。我想像不到有更好的方式能長期保障我們的半導體供應鏈。

晶片產業是如此具備其基礎重要性。政府的補貼政策,使得亞洲與美國出現40%~50%的晶片成本差異,如北京政府的1兆美元資金。美國政府將付出的努力會媲美阿波羅太空計畫,當時投入的資金約等於現在的1,400億美元,並讓美國在航太、電子與電腦軟體領域取得領導地位,迄今仍每年帶來約4兆美元的紅利。

問:是否將有特定的公司被排除在該生態系統之外?像是AMD與Nvidia等晶片設計公司,當他們看到英特爾取得補貼,會想「嘿,我們的競爭對手拿到美國政府的補助了,可是我們什麼都沒有。」

我們有晶片設計公司,有晶片製造商,也有兩者兼具的企業(如英特爾);晶片設計業處於相當好的位置,我們需要維持其領導地位。還有像是Synopsys等EDA供應商,這也是我們不能拱手讓給中國的,我幾年前就跟Synopsys的執行長Aart de Geus說過。晶片設計軟體是需要珍視的技術,CHIPS法案將有大量資金投入半導體研發,他們也會是其中的受益者。

在製造端要負擔龐大的成本,經濟規模至關重要。CHIPS法案將會讓整個產業得利,如果製造商做得好,就能幫助設計業者,他們應該要為此鼓掌。

問:那麼晶片封裝業者以及其他生態系的部份呢?像是PCB製造商、IC基板製造商?在美國缺乏晶片基板製造商。

該產業生態系已經離開美國。我在擔任副國務卿時,那曾經是我們關注的重點,即將擔任普渡大學校長的蔣濛(Mung Chiang),是我曾延攬至國務院的科技專家,他將嘗試吸引封裝業者到美國。這是我們將打造的下一片拼圖,一直在我們的計畫中,我們要讓整個生態系在這裡重建,你提到的這點非常重要。你的強度僅取決於你最弱的環節,對吧?

問:確實如此。現在封裝產業的重心在亞洲,Amkor雖然是美商,但所有製造據點都在亞洲;而全球第一大晶片封裝業者,台灣的日月光(ASE),製造據點也都在亞洲。所以我們要怎麼讓這些公司來到美國投資?

我不久前參加了在印第安納州Indianapolis舉辦的全球經濟安全高峰會(Economic Security Summit),印地安納州長Eric Holcomb說,他想要把那些封裝業者帶過來;還有很多州政府也能做,而且態度更積極。我們應該要利用像是Apple等大公司以及其他終端業者,按部就班。法案將在不同的領域提供大量研究資金,這也將吸引那些公司。未來該法案將由行政部門來執行,主要人物會是商務部長Gina Raimondo;她的能力相當強,我們要一步步來。

問:正好您提到了商務部,還有國防部…商務部會是決定如何分配補貼資金以及研究經費的主要政府部門。我們讓政府部門來負責挑選產業界誰「得獎」,這不會有點危險嗎?

我認為這取決於怎麼做;國會負責通過法案,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行政機關。在與Schumer與Young兩位參議員起草《無盡邊疆法案》時,我們曾經討論過一種治理模式,是由一群來自民間的專家決定資金應該要如何分配,並確保投資能有強大的回收;當然得確保沒有任何利益衝突之類的事情。而Gina已經證明她能與民間與各黨派合作良好;她曾安排我以及Eric Schmidt (EETT編按:曾任Google與Alphabet執行長)、Matt Pottinger (EETT編按:川普時期的副國家安全顧問)、H.R. McMaster (EETT編按:川普時期國家安全顧問)以及參議員Young參與一場半導體圓桌會議,她天生具備這樣的能力。

問:這是產業策略,不是嗎?這通常不是美國政府會參與的事情。

這是經濟安全策略。我在擔任副國務卿時被賦予的任務,是訂定並實施全球性的經濟安全策略,以推動經濟成長、強化國家安全,打擊中國的經濟侵略。我們的策略有三大支柱,一是推進經濟競爭力與創新,為此我們設計了兩項法案;二是保衛美國資產、智慧財產與我們的金融體系、醫療照護體系還有教育體系。我等一下回來談這一點,因為護欄相當重要。

第三大支柱是建立一個信任夥伴網路,於是我們有了民主聯盟「乾淨網路」(Clean Network),這是第一個由政府主導的打擊中國行動,也是掌控全球5G網路的一個主要計畫,有60個國家參與;我們還與12個親密的技術夥伴組成Techno Democracy 12聯盟。該法案會是與盟友合作的催化劑,不只在出口控制與投資篩選等防禦性措施,還有合作研發,因為將會有龐大的經濟規模在其中。更重要的是,這是自由與威權主義的對抗。

在保衛美國資產方面,我們有很多關於設置必要護欄、防止該法案催生之研發成果落到中國手中的討論;設置護欄保衛來自該項工作產生的資產相當關鍵。現在或許並沒有那麼多我們想要的成果,但比什麼都沒有的現況會好得多;而法案將在提供激勵之餘,也有嚇阻措施來強化那些護欄。換句話說,如果有大學院校或研究機構需要資金,就得設置護欄不讓其研發成果落入中國之手。我們在普渡大學的克拉奇科技外交研究所(Krach Institute for Tech Diplomacy;EETT編按:由受訪者主持的一個智庫)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訂定一個策略程序以及流程文件,讓政府能作為分配資金的最佳實踐範例。

問:還有另一種憂慮是,CHIPS法案該如何在不扭曲投資以及毀壞獲利的前提下,成功重建美國的半導體產業?我們知道每一家擁有大舉擴充計畫的公司,不只是在美國,還有歐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但著眼於目前的晶片短缺情況似乎即將結束,這會不會是一場醞釀中的火車事故?也許在很短的時間內,利潤會因為產能過剩而大幅縮水;這會是個憂慮嗎?

我不這麼認為,因為半導體的需求成長已經達到顛峰,還要經過很長很長的時間,才會出現半導體產能過剩。而且,如果那真的發生,會是比晶片短缺更容易解決的問題,對吧?

問:這對股東來說不是好事。企業的股東們不會太喜歡這樣,但消費者當然會喜歡,是吧?

想想那些拿不到足夠晶片的車廠股東,這是一個很大的漣漪效應,不是嗎?半導體業者也有股東,但半導體廠得供應所有人;所以我寧可是這個方面有差錯,會比較容易平衡。

問:我們聽台積電等公司說晶片短缺即將結束,缺貨的時間不會持續很久。

一旦你落後於曲線,就會是個問題。

問:當我跟一些美國公司談這個話題,感覺國防部實際上是風險最高的,當美國缺乏可信任半導體供應,他們將陷入龐大危機。但對大多數民間企業以及英特爾等美國上市的大公司來說,國防並非他們的主要業務,所以在美國本地重建晶片產業的努力,不應該更專注於國防,而非消費性電子、高性能運算或資料中心等應用嗎?

大多數晶片都是多用途的,如果是國防部專用的晶片,該部門擁有7,000億美元的預算;他們很有錢,不會認為那是問題。很多研發是助力國防部應用的,資金已經有了;實際上我是第一次聽到有這種疑慮。重要的是我們能在美國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國家安全是第一要務,還有保障本土供應鏈與就業,對吧?這是很大的漣漪效應。

問:我的工作生涯有大部分時間是在台灣與香港,當所有技術與電子產業移往亞洲,我一直深刻感受到那種趨勢;美國如果不做些什麼來扭轉局勢,總有一天會深陷困境。

現在發生的狀況是我們怠惰了,我們過於自信;其他國家來到美國,把那些東西帶走了。我們必須要做的是把它們買回來,而且這一次要留住它們,不再那麼傲慢並散漫對待,因為這些都是值得珍視的資產。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Architect of CHIPS Act Speaks on Its Impact,By Alan Patterson)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