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50歲拒絕安逸!他要助資安新創匯智安全振翅高飛

作者 : 蔡銘仁,EE Times Taiwan

面對挑戰、做對的事情,知易行難,不過匯智安全科技(WiSECURE)營運長梁家榮,將此視為他的人生座右銘。他不畏艱難、勇於面對各種考驗,經歷過長榮海運、遠東集團及IBM磨練,如今他要助力匯智安全振翅高飛。

2020年,梁家榮應匯智總經理鄭嘉信的邀約加入團隊,和鄭嘉信及董事長陳君明,攜手帶領匯智安全及硬體嵌入式安全廠銓安智慧科技(IKV-Tech)乘風破浪。令人好奇的是,匯智安全這支近40人、成立到今年僅要滿第四年的團隊,與他先前待過的長榮海運、遠東集團及IBM,規模及成熟度相去甚遠,是甚麼樣的原因,讓他不再眷戀遠傳熟悉的環境和副總的頭銜,來到匯智安全這艘還不甚穩固的小船上?

匯智安全科技營運長梁家榮。 (來源:蔡銘仁攝影)

梁家榮表示,其實加入前,鄭嘉信找了他不下五次,希望借重他的力量擴大公司規模,把組織帶向正規化。最後驅使他做出決定的,是一份對挑戰的熱忱,「我那時覺得若繼續在遠東,可能就是副總再到事業群總經理,就開始思考是不是再給自己一個機會挑戰,做自己可以掌握、還能創造價值的東西。」他說。

在職場能爬到多高的關鍵之一,就是如梁家榮這般勇於挑戰的心態。這個特質,加上凡事盡全力的高自我要求,以及學生時期磨練的紮實基礎,讓他能不斷跨出舒適圈,突破層層障礙,橫跨海運、電信、企業管理顧問到現在的加密解決方案等不同性質的領域,越過一個又一個山頭、創造獨特戰績。

一年多做不好的新系統 他帶團隊三個月搞定

梁家榮的職涯,看似順遂,但其實就跟每個人一樣,他要面臨的人生考驗,一點也沒少。在大學錄取率不高的年代,梁家榮考了三次才考進東吳大學電子計算機科學系(現資訊管理系),卻沒想到剛穿越窄門,準備享受大學生活,等著他的卻是更嚴峻的生存考驗。

「我考上之後,親戚就跟我說我完蛋了,這個系的人從來沒在籃球場出現過,都在讀書。」憶起當初,梁家榮坦言自己也懵懵懂懂,並不清楚這個科系在做甚麼,抱持考上就去念的心情去學習。不過,事後證明親戚所言不假,他說,那時有學科分數跟實習分數,實習平均每兩周一支程式,有時程式語言教A寫B,或給上萬筆資料要你抓問題、抓一筆給1分,前兩年大一到大二,基本上全系All pass只有一兩個。

梁家榮大學前沒接觸過程式,不過他越學越感興趣,同儕間「同舟共濟」的情誼,也讓他不覺得寂寞;兩具引擎,推動梁家榮在這條灼熱的道路上大步向前,「會有挫折,但挫折並不是來自無助,而是要把一切搞懂。」大學時期紮實的訓練,為他奠定良好基礎,也讓他在大學畢業當完兵後,參與長榮海運的招募脫穎而出,開啟工程師職涯。

梁家榮在長榮海運,負責提單核心系統大型主機(Mainframe)的維運,上工後自行設立目標,把系統裡超過200支的程式全部讀懂,還要讓每週平均出現20多個程式錯誤,調到只剩2個;他不僅如願達標,還做到跟印表機連動,程式錯誤發生時會自動印出。然而,當年意氣風發的他,卻也因一次系統作業上疏忽,導致全球60個國家的系統當掉。

「我自作聰明,」梁家榮相當直接的形容當時的自己,他透露事情發生後,來自其他國家的電話接不完。當下主管的處理方式,讓他印象深刻,「老闆只問我多久會修好,當做訓練成本,也因為長榮內部這種訓練模式,不太容易出問題。」透過這起事件,梁家榮學到主管該有的氣度,以及遇到挫折,越要有解決問題的自信心,和動大刀砍掉重練的決心,才有辦法真的解決問題。

正所謂危機就是轉機,這次的順利解危,梁家榮的能力也被上頭注意到,當時長榮海運的全球資料交換系統「EMCIS3」要升級為「EMCIS4」,其他團隊無法完成任務時,長官就找上了他。那時已在長榮待了三年、從助理工程師升為副工程師的他,要解的題是一個課長帶五個人花一年多時間都做不好的系統。

那時的系統開發,可說是艱難的大工程,整個舊有系統要重寫,三套系統還要並存,而且一停擺,全球海運就停擺,梁家榮也坦言沒有把握,「我跟老闆說,前輩都失敗,不要寄望我成功。」但這個困難的挑戰,他勇於接受,僅要求不能指定技術、設時間表,以及兩個工程師協助。最後他在三個月內,日以繼夜趕工,順利完成了新系統EMCIS4。

紮實資料結構基礎 轉戰電信業光芒更耀眼

梁家榮替長榮海運開發的新系統,除了長榮使用,還移植到立榮海運和Lloyd Triestino義大利公司,堪稱他在長榮海運的代表作。不過完成這項任務後,因為海運屬性偏利基市場(Niche),還年輕的他,開始重新思考自己的職涯方向,「但投了台積電等公司,都沒有下文。他們會覺得你的東西很好,但他們不需要。」

意氣風發也有代表作,想轉換跑道卻處處碰壁,讓梁家榮多少有些心灰意冷。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遠傳實驗室當時為建立系統平台CSP(Common Service Platform)需要架構工程師,看上他做EMCIS4時展現的架構能力,敞開了大門,聘用梁家榮擔任技術副理。具備架構的能力,更成為他職涯不斷向前行的重要關鍵。

「做系統架構很重要,」梁家榮邊解釋這個概念,邊透過在牆上畫圖,把想法和脈絡呈現出來。他強調,最基礎的資料結構,是程式能否寫好的重點,如果忘記,程式一定寫不好,「規劃很重要,學校教你要做系統分析,不要急著出手、要耐得住性子。我會想清楚、寫在紙上,邏輯寫好再開始做,這樣邏輯不會斷,程式會很漂亮。」

架構的基本功打得紮實,讓梁家榮從海運跳到電信這個新領域,用半年時間熟悉工作後,第一個跟IBM合作、雙方加起來上百個工程師參與的大案子,就擔綱首席架構師(Chief Architect)。他表示,當時自己雖不那麼清楚如何操作,但了解方向,藉由每次開會學習,後來手稿寫得密密麻麻,還把遠傳20多個系統畫成一張大圖,把橫向關係也都弄清楚。

在遠傳的七年間,梁家榮除了IBM的案子,如遠傳門號可攜加值服務規格、3G服務平台等,也都是他跟團隊共同規劃出的傑作,更一路往上爬,從技術副理變成經理。梁家榮長期在技術領域耕耘,幾乎是技術專家,也因多年歷練了解如何帶領團隊解決問題,但牽涉到更高層級的營運,卻還略顯不足,這讓他再次意識到自己需要轉變。於是,梁家榮前往了下一站─IBM。

IBM的經歷,可說是梁家榮職涯一大轉捩點,他不再只看技術,而是擔綱顧問經理,學習如何經營企業,包括如何做營運、財務試算、擬合約等商務工作,還得了解客戶關係、組織架構。他負責台灣的電信業,兩年多的時間,日理萬機,每天早上9點出門、晚上11點回家、凌晨3點睡覺,成了工作的日常,雖然疲憊,卻也樂在其中。

不過這時,來自梁家榮老東家遠傳的邀約,改變他的人生計劃;這一步,也是他之所以跨入資安領域重要的一步。當時,遠傳HappyGo的總經理親自聯繫梁家榮,邀請他回鍋擔任協理,而那個角色,是資訊科技(IT)Head資訊長(CIO)。幾經思量,梁家榮雖坦言,在那之前他也不了解CIO的工作,還特地去找書來看,但毅然決定迎接新挑戰。

整頓GoHappy 點燃他對資安領域的好奇心

一般來說,資訊長是負責對企業內部資訊系統及資訊資源規劃和整合的管理人員,梁家榮回鍋後,第一個考驗就是電商平台GoHappy面臨的資安風險。他坦言,當時組織正在轉型,內部相當多環節需要整頓、架構重整等問題,但遇到資安問題著實讓他傷透腦筋。

「我之前在IT碰過資安,但對資安還是一點概念都沒有,只知道技術規格,沒有資安素養。」梁家榮不諱言,當時確實面臨窘境。不過,他沒有因此慌了手腳,而是運用過往的電信背景,以及對通訊、資料庫、設備都熟悉,對系統做重新檢視,後來發現網路架構不對,是所有問題的主因,他便提列報告,跟董事長徐旭東提出要將網路架構「砍掉重練」的想法。

把舊的網路架構砍掉,要價上千萬,對甫新官上任的梁家榮來說,如此大刀闊斧的改革,可說是相當大膽,因為沒人知道後果會如何。不過他透露,自己最意外的,是徐旭東的反應,「我跟徐董報告,他第一句話就說『這不是同仁的錯』。原本提網路架構打掉重練要2000多萬,後來也申請到4000多萬。」

有銀彈支持,梁家榮隨即啟動改善,包括網路改掉、補強系統,並把基礎設施都做完,導入技術參與政府專案做規劃,要求全部電腦走跳板機(Jump Server)和公開金鑰基礎設施(Public Key Infrastructure, PKI)認證等,把資安問題徹底解決。他透露,當下的時空背景,電商遇到個資外洩的挑戰,有時平均幾分鐘就會出現上萬筆外洩,整頓過後數字歸零,連客服主管都致電關切。

闖過整頓GoHappy的關卡,不只讓梁家榮繼續累積成就,從協理、資深協理到副總,更點燃他對資安領域的興趣,也因此而決定加入匯智安全。真的來到匯智安全,也確實讓梁家榮看到不一樣的世界,「以前我做電信、電商到電子票券,對金鑰是一知半解,來這邊才知道水還很深,過去遇到的技術細節能在這邊落實。」他說。

HSM成長潛力大 匯智安全擴編更重視育才

匯智安全的團隊由具電機、電子、機構、資工等背景的人組成,幾年下來,以銓安的技術為基礎,逐步建立起電子電路、邏輯電路、微處理機、演算法等核心能力,並打造出硬體安全模組(Hardware Security Module, HSM)產品。他們默默練功多年,接下來準備大展身手,有制度的加強力道擴大規模,把產品標準化,這也是具備技術和管理能力的梁家榮,來到匯智安全的重要任務。

和銓安的不同,專案有問題修改就好,梁家榮指出,產品需要很多行銷、包裝、穩定化等產品設計的Know-how,走到全球市場,也要顧及公司治理、研發紀律及管理等面向,涉及層面更廣,重要的是對產品方向要有信仰。他也用一句話,宣示自己的決心,「來到這裡就真的把他當作一個事業,應該在這邊退休。」

國外研調單位《Proficient Market Insights》去年(2022)發布的研調報告指出,HSM市場規模2021年約為10.9億美金(約新台幣327億元),接下來將一路成長,預期到2028年,市場規模將擴大至22.1億美金(約新台幣663億元),年複合成長率(CAGR)10.5%,顯示HSM存在的潛力。

HSM市場持續成長的趨勢,也就是匯智安全想抓住的機會。梁家榮表示,放眼亞太區和台灣,只有他們在做,雖然現在使用者端的能力還未跟上,還停在紅藍軍攻防、滲透及防禦,但現在大家已經需要它,國外已經很清楚在看這件事,很多東西詢問度很高。更特別的是,匯智安全的產品,亦跨足後量子密碼學,也就是下一代的密碼系統,「未來量子電腦上來,所有產業裡面的HSM一定有換機潮,一旦來臨商機很大。」

梁家榮比喻,紅藍軍是防範讓駭客拿不到,他們的產品,則是要讓駭客拿不走也看不懂,「這就像是士兵上陣,我們不只提供盔甲,更保護血肉。」接下來規劃除了將更多模組產品標準化,並以台灣為基礎,往國外發展,以日本先行,陸續往新加坡、中東及歐洲等地進攻,營運上軌道後,也可能進入資本市場。

因應未來成長需求,匯智安全正在積極招兵買馬,演算法、現場可程式化邏輯陣列(Field Programmable Gate Array, FPGA)、資工、電子電機等領域的人才都有需求。除了能力,梁家榮點出更重要的,是態度,這包括責任感、負責任、挫折耐受度、工作使命感和積極度等,還要懂得提問,「唯有面對自己的不足,才有學習的機會。」

梁家榮也強調,員工一輩子待在匯智安全很難,他們並不強求,「但我對得起他們的方式是,從我的團隊離開後市場價值是高的,或許未來他們還會再回來幫我。」他說,公司的核心基礎能力從機台設計、營運科技(OT)到IT,涉略範圍廣,在這邊搞懂後,都會變成員工非常重要的核心能力,他們也將協助員工成長視為公司的責任,「員工沒有成長,企業走不遠。」

一路過關斬將,或許偶爾跌跤,但從不放棄,更認真看待每一次的任務,甚至要求每次演講的簡報資料不能一樣,並花上兩三天自己做完。如今50幾歲的梁家榮,還在不斷學習,努力在這條炙熱的人生賽道上奔跑;對他而言,人生未必要總是當贏家,遇到挑戰,即便要先蹲低,也要視為難得的機會,認真走過的每一步,最後回頭來看,都會是重要的寶藏。

活動簡介
未來寬能隙半導體元件會在哪些應用成為主流?元件供應商又會開發出哪些新的應用寬能隙元件的電路架構,以協助電力系統開發商進一步簡化設計複雜度、提升系統整體效率?TechTaipei「寬能隙元件市場與技術發展研討會」將邀請寬能隙半導體的關鍵供應商一一為與會者解惑。
贊助廠商

加入我們官方帳號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