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幾年來,我幾乎每年都會到西班牙布魯塞爾(Brussels)拜訪位於市郊魯汶(Leuven)大學城的Imec研究機構。我曾經在那裡訪問過十多位世界級的研究人員,聽他們暢談如何讓技術突破極限,無論是從微影技術到醫療技術等領域,他們均不斷致力於發明各領域的下一件大事。

因此,當我今天早上從密西根州卡拉馬祖(Kalamazoo)的飯店房間中醒來後,一上網就看到那一幕幕熟悉的機場畫面以及我曾搭乘的地鐵站影像不斷映入我的眼簾。我曾經下榻於機場附近的飯店,早晨起床後還慢跑著經過北約(NATO)總部。我也曾在舊市區中央廣場附近吃過各種美食以及暢飲當地啤酒。我還曾經參觀位於市中心那座令人讚歎的古董樂器博物館。

如今它卻發生這樣令人震驚的新聞,我很快地寫了幾封email給在這幾年來從Imec認識的幾個朋友。這一天,心中所想的都是這一切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高科技可能提供了部份的解決方案來打擊恐怖主義。我們看到機場所部署的先進成像系統。而在幕後,還有巨量資料分析以及其他技術正忙著揭密以及阻止其他進一步的恐攻計劃。

當然,還有無人機。美國將繼續使用這些無人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滅恐攻份子。然而,很諷刺地,這總會讓我想起一句俗諺:「以眼還眼,舉世皆盲」(An eye for an eye leaves the world blind)。

我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出現一種技術解決方案,能夠偵測並預防穿載著炸彈背心的人進入機場、地鐵站、商場或擁擠的餐館中。我不知道人類能有什麼解決方案。

有時候,我想到世界上一部份的人口過著極端貧困的生活,而且缺乏良好的學校以及強大的企業。他們或許可以善用像Imec這樣的技術研究所,讓年輕人學習技能,從而能夠打造出像穿戴式心率計或提供更佳資料分析的工具。

我看到像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和中國等國家,積極地扶植與成長其高科技產業以提升生活水準。我在想這個世界是否需要更多這樣的推動力。

技術可能觸及恐佈主義問題的許多方面,但我們需要的不只如此。

就像發生在布魯塞爾的這一類恐怖攻擊事件總讓我感傷。他們讓我感到不解的是一個人怎能變得如此混亂,甚至穿上自殺背心去傷害他人?他們也讓我疑惑我們該如何確定不會再有人進行下一次恐怖攻擊?

我今天專程前來密西根卡拉馬祖市,主要是為了幫忙年老的阿姨順利適應居家輔助生活。Jerry阿姨自己可能不知道,但她讓我能夠暫時拋開在矽谷忙碌的生活,來此做一些比例行工作更重要也更有意義的事。尤其是在這樣的日子裡,我特別開心能有這樣的任務。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Brussels and What’s Really Important,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