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滿的Atmel員工向EE Times美國版爆料,在一場Microchip高層與Atmel員工討論合併議題的冗長會議中,Microchip違背了當初Atmel承諾提供給員工的遣散費福利。而Microchip執行長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他本人將與一位董事會成員在某一季減薪五成,以彌補Atmel董事會傳達未經雙方溝通之承諾的錯誤。

據了解,Microchip執行長Steve Sanghi在一場於美國矽谷與Atmel員工舉行的、長達3.5小時的會議上,譴責Atmel董事會未能成功與Microchip董事會溝通遣散費配套措施;上述匿名Atmel員工則表示,如果Atmel員工簽署一份免責Microchip的同意書,他們將提供五成Atmel原本承諾提供給員工之遣散費。(編按:兩家公司已在美國時間4月4日宣佈完成合併)

該位員工表示:「他說你可以簽同意書或是不簽,而且如果不簽也別期望任何事情,因為我們將在法庭上勝訴;他還用房屋起火舉例了很多次,表示你可以不幫忙我或是房子滅火,看著房子燒燬、賣掉──他講了四、五次。」

Atmel先前將合併常見問題集(FAQ)發送給員工,聲明Microchip同意遣散費條件;但上述員工表示,當有人在全員工大會上提出那份FAQ,Sanghi把責任推給前(Atmel)執行長,說那是他不曾被告知、也並不重要的:「有很多指責;」他還表示,原本預期在那樣一場員工大會上可以有更多笑聲,但氣氛是對立的,而第一輪裁員即將展開,包括他所知道的所有副總裁。

但EE Times美國版編輯聯繫了另一位也參加該場大會的員工,卻得到了一些不同的觀點;那位員工表示:「時間太長了,我從來沒參加過要開3.5小時的會議;是有一些爭論點,他們正在做他們能做的事情來解決問題。」

Sanghi則在接受EE Times美國版訪問時表示,Microchip與許多Atmel員工一樣有受騙的感覺,而他正在努力達成折衷方案;他表示,公司已經在起草同意書的內容,將在短時間內提供給員工,並希望能在本週內解決所有問題。

而Sanghi也表示,在矽谷舉行的員工大會獲得了熱烈支持,幾乎有98%的員工都舉手支持他們所做出的犧牲──他將與Microchip總裁Ganesh Moorthy在某一整個季減薪五成。

Atmel是自去年開始經歷Dialog、Cypress與Microchip等幾家買家的出價,原本已接受Dialog的出價,後來因為Dialog股價下跌而拒絕該出價,轉而在今年1月15日接受了Microchip以每股8.15美元、總價約38億美元的收購提案。

在Atmel求售期間,該公司的管理層發送過三封信給員工承諾若公司被收購的遣散費方案;在第一封2015年7月9日發送的信件中,承諾遣散費是年薪的五成,以及由公司支付、至少六個月的COBRA保險、各種固定年度紅利等;但此承諾在公司於2015年11月15日前未能被收購就失效。

到2016年1月14日,Atmel又發送另一封信給員工,表示7月發出的遣散費條件仍然有效,並在一份單獨的FAQ中表示,Microchip已經同意兌現Atmel對所有員工的就業與補償協議,而且將在收購交易完成後立即生效。

但Sanghi在接受EE Times美國版訪問時則表示,Atmel在1月14日發送給員工的那封信表示所有先前的福利都有效,但實際上Microchip是在1月19日才簽署協議;他指出,Atmel應該要先有延伸遣散費計畫的董事會決議,然後將之提供給Microchip,好讓他們計算額外的成本並討論降低收購價格。

Sanghi並表示,Microchip董事會的律師也出席了Atmel的員工大會,表示Microchip沒有義務兌現先前Atmel承諾的遣散費條件,而如果告上法庭也會勝訴:「但我告訴董事會,我們不需要去贏這種官司,我們需要贏的是員工的心。」

因為Sanghi的提案,Microchip的董事會已經接受將支付Atmel承諾的半數遣散費給員工,而他與總裁Moorty將在一季減薪五成以作為彌補。他表示此提案立即生效,而他們不是壞人、Microchip也並非黑心的公司,這是一個他們先前未被告知而未納入收購出價考量的可怕狀況,因此他們決定以個人的減薪來彌補員工。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Severance Clash in Microchip/Atmel Merger,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