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國慶日(7月4日)假期前夕,我的iPhone收到一封電子郵件,敘述了關於底特律(Detroit)這個我出生的城市之轉型進展故事;我對這個故事特別著迷,因為收到信的時候正在往聖荷西(San Jose)機場的路上,要飛去卡拉馬祖(Kalamazoo,與底特律同在密西根州)看家人。

而近日我又從一個旨在推動密西根州西南轉型的「新經濟倡議(New Economy Initiative,NEI)」非營利計畫主持人Pam Lewis那裡得知了更多相關細節。Lewis表示,自2008年金融風暴之後,底特律的失業率飆升到近25%,低收入戶的比例也達到40%的高峰;更令人憂心的是,在這個汽車城有六成的居民沒有自用車。

我這幾年很常聽到親戚朋友提到關於密西根州經濟走下坡的情況,而最近兩年我試著出售我姑媽在卡拉馬祖的房子,終於親眼見證它的蕭條;當我走過舊時曾居住的區域,發現有好多棟房子門窗緊閉,有些看起來年久失修,有的以低於4萬美元的價格被拍賣。

反觀矽谷,企業家們認為一輛動輒數萬美元的特斯拉(Tesla)電動車價格很合理,而聖荷西的平均房價可以買二十台特斯拉電動車。

好消息是底特律的就業率正逐漸回溫,特別是在工業領域;而Lewis表示,這座城市的人口數終於出現十年來的第一次成長。底特律的進步無疑與美國政府積極扶植汽車產業東山再起有關,而另一部分原因則是來自於有像是Lewis這樣的人們,致力在底特律培育企業家精神,借鏡於我的第二個故鄉聖荷西。

NEI還以統計數據展示了一些他們的專案推動成果,特別是在多元化發展方面,而這方面可說是矽谷的專長。近幾年來NEI在底特律協助創立了1,600家公司,其中39%是由少數族群所擁有,高於美國全國的平均比例21%;在高科技領域,底特律有28%的新創公司是少數族群以及女性當家,而該比例在美國全國平均只有3~4%。

此外在最近9年,底特律的新創公司加速器以及育成中心從不到10個增加到50個,而當地風險資本投資案數量也在五年內增加三倍,反觀美國全國的風險資本投資案則是呈現衰退。

Lewis還舉了三個底特律新興的科技新創公司案例:其一是汽車共乘手機應用程式開發商SPLT,由Anya Babbitt創立,「畢業」於底特律一個較新的創業加速器TechStars Mobility。其二是一個名為NextEnergy的非營利組織,在底特律市中心擁有實驗室與辦公室,以支援廣泛的能源儲存與電力電子技術為目標,自2002年成立以來已經吸引15億美元的投資。

還有一家目標是建立全美房地產數位地圖的公司Loveland Technologies,以底特律為起點,期望能藉由他們的努力降低房屋遭法拍的比例、挽救衰敗的城市景象;而底特律轄下的韋恩郡(Wayne County)財政部長辦公室已經採用了該公司的服務。

SPLT的創辦人Babbitt最近也參與了在史丹佛大學(Stanford)舉行的年度全球創業高峰會(Global Entrepreneurship Summit)。美國總統歐巴馬(President Obama)在該場高峰會上發表專題演說並主持一場新創公司CEO座談會時,推崇創業精神是提升人類生活水準以及推動多元化發展的幕後力量。

矽谷的創業精神顯然已經散播到了底特律;而底特律的進步成果,也可以反過來激勵矽谷更進一步朝多元化發展努力。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How Detroit Passed Silicon Valley,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