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要到10或20年之後,只有歷史才能判定軟銀(SoftBank)執行長孫正義(Masayoshi Son)究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唐吉軻德(Don Quixote)──也就是一個被強大自我意識驅動的、不切實際的夢想家──還是一個著眼因人工智慧而進化之未來連網世界、有先見之明的投資者。

軟銀宣佈收購ARM已經超過48小時,財經領域與電子產業專家對孫正義的320億美元「豪賭」究竟對市場以及科技產業的未來意味著什麼,依舊看法分歧;質疑觀點大多來自於這兩家公司的核心業務,感覺不到「綜效(synergy)」。

在單獨為日本媒體舉行的一場記者會上,孫正義被窮追猛打關於「綜效」的問題;他表示:「我在下日本圍棋(Go)的時候,總是會預想七步之後的局面再落子。」換句話說,在孫正義的心中,收購ARM就像是他的圍棋戰術,因為他預見此舉的潛在影響力,不只是在這一回合、而是全局;他指出:「那些人說他們懂懂懂…但其他人應該永遠都不會懂。」

那種未卜先知的態度以及居高臨下的說話方式,讓孫正義這個人很難被認同;但他並不因此卻步,仍以「川普式(Trumpishly)」的口吻吹噓自己在每次「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正確時機下賭注的輝煌紀錄。他聲稱,自己不只準確預測了每次市場的大變化,還因為及時採取行動而為產業帶來改變。

20160721 SoftBank NT03P1


軟銀股價在宣佈ARM收購案之後下跌了10% (圖片來源:Thomson-Reuters)

軟銀與ARM的市場重疊很大?

孫正義所提到的「典範轉移」,包括PC、網際網路、寬頻以及行動上網的崛起;而他認為,下一次的「典範轉移」就是物聯網。

根據他的統計,軟銀過去18年來的投資報酬率達到44%;而他也強調,每次軟銀的大手筆投資,例如收購Vodafone Japan、投資阿里巴巴(Alibaba):「大多數人都會表示質疑,說缺乏綜效,而且反對這些交易;但我們的投資通常是在5~10年之後,其實際價值才會顯現。」

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的嵌入式處理器首席分析師Tom Hackenber為軟銀收購ARM辯護,表示雙方有「強勁的市場重疊(overlap)」;他指出:「或許軟銀投資一家半導體IP供應商看來不尋常,但市場的重疊以及對未來成長性的願景,基本是相稱的。」

20160721 SoftBank NT03P2


軟銀與ARM的重疊市場 (圖片來源:IHS Markit)

ARM對軟銀的核心業務很重要?

而孫正義在接受日本媒體提問時,表達的一個最重要的觀點或許是:「ARM將在未來3、5或10年,對軟銀的核心業務發揮重要影響;」他指出,ARM是受人敬重、管理良好且運作縝密的公司,他不認為需要介入其公司業務日常運作。

不過他對於是否可能擔任ARM董事長表達開放態度,強調:「身為ARM管理董事會成員,我當然會參與和ARM團隊關於中長期策略的深入討論;」他並指出:「我將協助他們、激勵他們、支持他們積極投資技術開發以及業務擴展。」

孫正義舉例指出,他過去也曾鼓勵阿里巴巴擴展業務、成立淘寶線上商務:「我當時與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以及他的優秀管理團隊緊密合作,以個人角色在財務上贊助其新業務,並深入參與阿里巴巴的中長期業務策略規劃;」他暗示軟銀也可能有類似的機會協助ARM擴展業務,但並沒有多說細節。

孫正義強調對硬體的重視

半導體產業常抱怨財經社群低估硬體公司,而軟銀對ARM的收購、以及對ARM的重視,或許會改變這樣的趨勢;孫正義看好ARM將定義未來的安全物聯網、連網汽車以及人工智慧。

孫正義表示,ARM處理器核心以及採用這些核心的SoC、系統硬體,一直在平台創新的變化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如同在2000年代初期,NTT Docomo在定義手機平台方面也曾發揮重要影響力。而他認為,硬體技術永遠不應該被低估。

ARM將轉為私有公司

孫正義還確認,軟銀收購ARM將會讓後者變回私人企業,如此才能脫離法人投資者的束縛,讓ARM能在研發行動上更積極。

孫正義表示:「ARM的管理團隊跟我解釋,只要ARM是一家上市公司,就有義務要讓股東們開心;有很多事情可能是他們已經做了,卻無法成功;」他強調,ARM的管理團隊會很歡迎像是軟銀這樣具備遠見的策略投資者。

不過他並未說明軟銀期望ARM探索那些未來技術;IHS Markit的車用半導體分析師Luca De Ambroggi對此也表示他一時之間無法推測,不過如果從ARM的角度出發,「安全性」以及「人工智慧專屬架構」會是兩個可以利用軟銀市場定位來著墨的技術領域。

安全技術與人工智慧是ARM的未來發展重點?

De Ambroggi表示,安全性是物聯網以及車用領域必備的條件,如果能建立一個讓MCU/MPU/SoC都能佈署的正確「標準」,會成為非常重要的資產:「我刻意用標準這個詞,是因為安全性需要標準化,而ARM平台因為被大量佈署,讓他們可以成為既有標準。」

至於在人工智慧方面,De Ambroggi指出:「任何市場應用的AI,特別是車用領域的深度學習,需要階段性(step)的改變;IC (以及IP)大廠正在開發新一代的解決方案,跳脫框架思考並特別關注於最佳化AI架構。ARM或許能在這些方面帶來附加價值,我確信他們在被收購之前已經在AI領域有所著墨。」

對於軟銀收購ARM,前任NXP車用半導體部門主管、目前擔任獨立顧問以及投資人的Drue Freeman表示:「有點令人摸不著頭腦;」不過他指出,幾乎每一家車用晶片供應商都是ARM的授權客戶,不包括Intel。

他表示,ARM核心已經深入汽車架構的各方面,其未來在深度學習、AI或是自動駕駛車輛所需的多核心解決方案的定位值得繼續觀察:「不過對我來說還不明確的,是ARM能否獨力推動這些技術;」無可避免的,ARM需要在那些領域有更多投資,才能跟上這些未來新應用的發展步伐。

軟銀對ARM的青睞來自於都關注物聯網?

IHS Markit的Hackenberg指出,ARM的成功不只是在處理器核心上,該公司最近也針對物聯網領域有所投資,例如在2013年收購專長物聯網連結技術的軟體公司Sensinode,還有去年收購物聯網連結性IP供應商Sunrise Micro Devices。

在今年,ARM還收購了用於嵌入式視覺與攝影機影像處理的嵌入式成像技術供應商Apical,其技術可支援物聯網繪圖處理應用;Hackenberg仍強調ARM與軟銀在發展願景方面的相稱,並結論指出上述ARM的投資動作或許就是獲得軟銀青睞的引爆點。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SoftBank’s Son: Quixotic or Prophetic?,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