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N雜誌(美國版)在2008年6月曾經歷過一次縮編(包括編輯人員的裁減),不過仍維持每兩周發行一期印刷刊物的規律;而儘管篇幅縮水,「設計實例」這個單元仍然被保留。其實DI單元的編輯並不是固定職,通常是由雜誌社的正職編輯或是自由兼職(freelancer)技術編輯輪番上陣。

筆者曾經任職於EDN的姊妹刊──《測試與量測世界(Test &Measurement World》;原本EDN與這本刊物各自擁有獨立的編輯群,但因為兩本雜誌都縮編,編輯們也開始相互支援。而在那一次的人員縮編之後,Test & Measurement World主編Rick Nelson突然發現,他自己變成兩本雜誌的主編;因為面臨預算縮水,Nelson不得已將原本委託freelancer編輯的DI單元收回,交由一位正職編輯負責。就從那時候起,我經歷了漫長的3年EDN設計實例編輯生涯。

在收到我將接任DI單元編輯消息的那一刻,我馬上聯絡前任DI編輯們哭訴:「救命啊…他們剛剛叫我當DI編輯,現在我該怎麼辦?」

我收到的回應包括:「做個深呼吸,盡量撐久一點,希望你能撐到下一個人來交接工作」;「可憐的孩子 …你將會充分體會什麼叫做鞠躬盡瘁」;「DI編輯原本感覺是我下半輩子的夢幻工作,但過了3年之後我真是迫不及待想放手、我已經被榨乾了…這是個沒人想做的夢幻工作」…他們還提供了一些工作「撇步」:

˙「要仔細檢查每一篇DI文章;因為有些人,特別是學生,會從產品規格表或是設計白皮書抄襲電路冒充他們自己的創作,只為了拿稿費。」 ──確實如此,有次我收到一篇投稿,內容是6年前就已經在EDN雜誌上刊登過的。 ˙「要小心永恆能量(perpetual energy)電路。」──沒錯,我看到過一些這種的。 ˙「要確實檢查每一個IC規格表,並驗證接腳數量是正確的。」 ˙「有些讀者想看可準備量產的電路,但是要記得,那些電路設計有的只是想法。」

所以,是什麼原因讓這麼多編輯敗在擔任EDN設計實例單元編輯,且讓我一一道來。

儘管EDN雜誌(美國版)在2008年之後只剩不到100頁(有時還不到60頁),印刷雜誌仍然是王道,優先性遠高於線上版本;而無論如何,我每兩個禮拜要「生」出5~6頁的DI文章。在我一開始接手DI單元時,前任編輯留給我一長串已留用的DI文章供編輯與出版,因此我還有相當大的選擇性可挑文章。大多數DI單元投稿者得等上6~8個星期才能看到他們的文章出版。

但一段時間過去,備用文章逐漸用罄,終於我無法再擁有寬鬆的選擇性;結果是,有些文章雖然不合格,還是得拿來用才能填滿頁數。當這種情況發生,就會發現文章刊出後的線上評論大不相同,工程師讀者們會指出有些電路在某些狀況下無法運作。

請記住,EDN的讀者們大多十分熱血,他們通常會模擬DI文章裡的電路、甚至親手打造,看看其運作是不是真的那麼順。於是在一段時間之後,我不再看那些評論,因為對一個編輯來說它們實在是對個人自信心的嚴重打擊。

最常看到的線上評論是:「我三十年前就用過這種電路了,來點新鮮的好嗎?」對於這種評論,我通常會想:「這只是因為你經驗豐富,但不表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只入行五年,甚至工作十年、二十年的工程師們,可能就從來沒見過那種電路,而對他們來說那是新知識。

還有人會抱怨,某個電路可能無法在所有溫度條件、供電電壓、零組件耐受度等情況下運作;雖然我們全體編輯都很感謝讀者們花了時間去分析那些電路,但請注意,也許對文章的作者來說,他所構想的電路並不需要能在廣泛的條件下運作。

......繼續閱讀請連結EDN Taiwan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