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朋友不久前帶著兩個分別是15歲與11歲的孩子來美國波士頓(Boston)過週末,某個時候,那位媽媽把她的iPhone 6拿出來,要給我看手機的夜視護眼功能,也就是能讓你設定一個時間,顯示器會自動調整背光以減輕眼睛的壓力。

這種功能在我的iPhone 4S上似乎沒看過,所以我也拿出我的手機,然後就聽到那位媽媽說:「孩子們來看,這是iPhone 4S耶…你們應該沒看過吧?」這時候,那個11歲的小妹手上拿著她自己的iPhone 5S,很驚奇地叫了一聲:「哇…快看!」我很懷疑她如果知道我那支iPhone 4S只有8GB記憶體容量會有什麼反應。

20161020 iPhone4 NT01P1


iPhone 6的iOS 9.3作業系統支援自動調整螢幕亮度的夜視護眼功能

我為什麼還在用這麼「舊」的科技產品?因為它還能用;其實我也有一支iPhone 6,但它是公司配的──當我有資格換支新手機,EE Times (還是前老闆時代)的IT部門告訴我不必把之前那支公司配的iPhone 4S送回。而事實證明,這讓我節省了大量的時間與金錢。

7月26日那天,我到芬威球場(Fenway Park)去看美國職棒比賽,帶著我工作用的iPhone 6跟我私人的iPhone 4S;那兩支手機都放在我的工作短褲褲管上的口袋裡,iPhone 4S在我左邊的褲袋,而因為我沒注意到坐我左邊的人正把座椅放下來,我的iPhone 4螢幕被砸裂了。

20161020 iPhone4 NT01P2


我的iPhone 4S雖然螢幕裂了還是能正常運作

幸好,手機仍然正常運作,而且那天紅襪隊的David Ortiz還擊出再見全壘打。

20161020 iPhone4 NT01P3


美國職棒紅襪隊的David Ortiz在2016年7月26那天的比賽擊出再見全壘打,這是他跑回本壘的畫面

看完比賽之後我回到家,把那支螢幕破裂的iPhone 4S備份,然後把所有的應用程式、設定與資料,重新安裝到公司不收回的那支iPhone 4S上;如果我沒這支備用機,我可能得去買一支(大概會去買二手iPhone 5S),或是嘗試去更換破裂的螢幕…我應該還是會嘗試換螢幕吧,因為真的只有幫手機換零件的預算。

這件事只是另一個反映不同年齡世代會如何以不同眼光看待這個世界的案例,對年輕的孩子們來說,那些還在用iPhone 4S (現在的iPhone已經又進化了三代)的人很難想像,但我並非最新技術不可的人,雖然我也有一台Windows 10筆記型電腦就是了(是Windows 7升級的)…

我傾向於讓科技產品能超越它被預期的生命週期,我相信很多工程師也是如此:我們樂於將各種東西改裝升級或是把它們修理好,而非買新的來替換它們。修理東西的好處很多,不只能省錢,比起每兩年丟掉一支舊的工作用手機,那更有環保概念;幾個月前我才修理好一台已經用了20年的HP LaserJet 4P印表機。

但我猜我還是得在一年之內換掉現在的iPhone 4S還有我的iPad 2,不只是因為硬體可能會失靈,或是電池因為耗損而有過熱與爆炸的風險,主要是因為那兩台裝置都不能安裝最新的iOS 10作業系統,有一天我裝的那些應用程式將因為不能升級而停止運作;當那個時候來臨,就算再好的硬體也得被丟進回收箱…把我那iPad 2拿來當會發光的托盤好像不錯?

20161020 iPhone4 NT01P4


很快的,我的iPad 2除了能拿來當會發亮的托盤,恐怕再沒有別的用處…(題外話,你知道它的觸控螢幕對礦泉水的寶特瓶也有反應嗎?)

另一方面,或許我可以把即將被淘汰的iPhone 4S拿給我岳父用,取代他的那支折疊式功能手機…(想像一下當那些小朋友看到這種可以放進博物館的東西會有什麼反應)。事實上,我最近要陪我岳父去買新電腦,他終於準備好放棄那台還在用Windows XP、已經12歲的Dell個人電腦。他不會修理東西,總是找我幫忙解決電腦問題,但他的PC還用得比我久。

你呢?你家裡的電子產品通常會用多久?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Look Kids, It's an iPhone 4S,by Martin Rowe;本文作者為EE Times/EDN 資深技術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