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類比半導體廠商近來為尋求「成本協同效應」而掀起的整併風潮,可能造成各家廠商的職位縮減並對工程師們帶來影響;對此在類比技術領域的知名人才招募網站Analog Solutions總裁暨創辦人Gary Fowler表示,類比工程師確實找工作會更困難,很多公司的人才招募已經凍結,而這一切都拜企業整併之賜。

Fowler指出,類比工程師的轉職活動在近來確實大幅減少,很多大型類比半導體供應商雖然在整併之後規模變得更大,但目前仍在業務/人員盤點階段;雖然大多數公司仍在繼續收集求職者履歷,但其中可能只有個位數的「實際職缺」需求。而且,因為類比工程師的薪資向來豐厚,他們通常不太會有離職或轉職的動機。

以Fowler的業務為例,他的公司不只是協助類比廠商針對特定的求才專案尋找「最佳人才」,也會去協助求職的工程師了解他們的職業生涯發展路徑以及什麼樣的職缺機會適合他們;但在目前的環境中,工程師們不太想離開現有工作,在美國可能只有30個尋求本土人才的專案,該數字還會因為新近發生的企業整併案而進一步縮減。

2016又是一個半導體廠商整併案數量與規模前所未見的年份,其中有不少都是為了尋求「成本協同效應」,可藉此出售閒置的晶圓廠、裁減行政人員,或是讓工程團隊縮減具風險的研發專案;而類比相關半導體廠商的整併情況特別嚴重,例如恩智浦(NXP)收購飛思卡爾(Freescale)──雖然NXP又將標準產品業務出售給一家中國控股公司成為獨立企業(參考連結)──成為一家營收規模98億美元的企業,不久前高通(Qualcomm)又宣布收購NXP。

其他類比領域的合併案(包括已經完成以及仍在進行中的)包括:安森美半導體(ON Semiconductor)收購快捷半導體(Fairchild Semiconductor,不過安森美又將IGBT產品線出售給Littlefuse),安華高(Avago)收購博通(Broadcom),以及ADI (Analog Devices)宣佈收購凌力爾特(Linear Technology);另外Microchip與Dialog競價收購Atmel、英特爾(Intel)收購Altera、英飛凌(Infineon)收購Wolfspeed、瑞薩(Renesas)收購Intersil等案例也不容忽視。

美國華爾街(Wall Street)對半導體產業向來有非常大的影響力,財經分析師們總是會告訴半導體廠商他們該賣什麼產品、該產生什麼樣的利潤;類比半導體業者的毛利率大約在65%或70%,一直以來都是投資者的最愛,但是為了要在目前的產業環境維持那樣的毛利率水準,公司管理階層被迫得嚴密監控員工的生產力。

有些工程師可能資格夠老,記得在過去某段時期,如果公司當周業績創新高紀錄,就會讓員工在周五下午暢飲啤酒、或是擁有三個小時的午餐休息時間;但同樣的那群工程師現在會發現,投資人對公司業績表現的衡量是錙銖必較,頂多能讓你偷個空去樓下販賣機投飲料。在那些投資人心目中,每個企業員工大概目標營收得達到30萬美元,否則你的公司就會被列為需要「改善利潤」的一員。

類比設計的本質已經改變了,不再掌控於能獨力研發並支援整個產品線、擁有創新靈魂的「類比藝術家」之手;那樣的時代已經隨著類比IC設計領域的資深工程師Bob Pease與Jim Williams之英年早逝而結束。混合訊號IC設計主要是由一系列EDA工具所支援的團隊設計專案,還有內含人人都知道的、混合訊號部分功能包括的「智慧」之韌體編程工具;而新的任務分配在於應用程式工程、嵌入式軟體與認證,而這擴展了硬體(SoC)設計所需的能力。

新一代的工程師不只得「取悅」ARM核心的整合商,當Apple或是Google、Softbank等等大公司基於任何理由想自己弄個半導體部門,你的工作就來了;如果你的職務是產品定義主管往下數三級,感覺會如何呢?你是會被視為「類比巫師」,能夠實現「會說話的房間」、「無人駕駛車」或是其他什麼可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東西,還是在那個位置上,你被告知只需要關心14奈米CMOS製程等等總之是你自己責任範圍的事情?

但Fowler表示,就算是在這個層級,酬勞也可以非常豐厚;你可以拿到華爾街分析師們預期你可以為公司所創造的營收的每一分錢,但你的工作可能會像是創辦一家新公司,每天下班的時間都是在晚上八點以後。而他認為,現在只有亞洲業者才會有大規模的人才招募(而且薪資水準恐怕不會很高);至於北美的類比人才市場已經因為大企業整併而變得「很可怕」,只有非常少數的「實際職缺」存在。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Recruitment in a Time of Consolidation,by Stephan Oh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