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中國政府官員認為,台積電(TSMC)應該會感受到痛苦,損失不一定是在技術方面,而可能是人才──不過這並不直接與Globablfoundries的成都新廠投資案相關,中國政府官員們相信,台積電將會因為中國各界(包括GloFo投資案)對晶圓廠的投資而受到更廣泛的衝擊。

筆者來自美國矽谷的消息來源指出,中國政府官員表示:「這是簡單的數學題;」迄今中國對扶植本土半導體製造業的投資承諾已經超過1,000億美元,而除了檯面上的這些資金,其他投資還包括今年1月份紫光集團(Tsinghua Unigroup)將在南京打造300億美元的記憶體廠,以及Globablfoundries的100億美元成都新廠。

20170214 GF NT02P2

中國的晶圓廠投資活動
(來源:IBS)

而當我們提到新晶圓廠,通常只會想到是哪家公司得花多少錢來建立產能、採購設備;但對於IC製造實戰經驗不多的中國來說,其實晶圓廠必備的工程人才成本,會是更需要考量的。

上述消息來源表示,隨著新晶圓廠如雨後春筍冒出頭,中國必須延攬精通製程技術、良率、故障、生產線管理…等等事務的製造人才:「如果人力相關支出是可比較的,中國所需的人才數量大約是整個台積電員工數的三倍。」

該消息來源表示,台積電目前的硬體核心技術/製造人力估計不到1,000人,當然台積電擁有無與倫比的智財(IP)優勢,約領先同業超過5年;但如果台積電開始流失人才呢?假設招募一位人才需要100萬美元(包含獎金與紅利):「要建置相當整個台積電的團隊,成本約10億美元,而這只佔據中國投資半導體產業之預算的1%而已。」

那麼,中國是否有可能將當地某些晶圓廠的運作歸入台積電?或者說是否有一天,台積電會變成「中」積電?這聽起來像是酒桌上的玩笑話,而且會讓人覺得說這種話的傢伙真的喝太多,但這種想像其實多多少少有一些根據。

人才流失會是個讓台積電頭痛的問題?

事實證明,人才流失對台積電來說不是白日夢也不是秘密,在1月底一篇台灣當地英文報紙 《China Post》的報導就指出,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與行政院長林全會面時直言,未能遏止技術人才流失的現象。

根據該報導,張忠謀在該場於行政院舉行的會議中表示,那些技術人才被中國挖角:「政府應該努力思考如何留住人才,並吸納更多好人才到台灣;」而他也認為:「只提供補貼還不夠。」報導也引述了台灣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柯承恩(Ko Chen-en)的說法,他透露他幾乎有一半的學生都在畢業之後被中國公司延攬。

這並不代表台積電對中國視而不見,該公司──特別是張忠謀本人,曾承諾在南京興建一座晶圓廠,不過該投資案的金額僅30億美元,與其他競爭對手相較,規模小得多;並不清楚台積電是否只傾向於如此「小手筆」,也有人猜測是台積電負責執行的中階主管並沒有完全接受張董事長的原意。

有一件事情是很清楚的:雖然台積電並沒有因為中國任何一座新晶圓廠而喪失技術優勢,但確實有蒙受嚴重損失的風險,必須得找到一種能有效抵抗中國砸上千億美元資金扶植本土半導體製造產業的方法。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Winners & Losers of GloFo's China Deal,by Junko Yoshida)

參考閱讀: 格羅方德12英寸晶圓線在成都開工,投資超百億美元(EE Times China) 為格羅方德落子成都歡呼時,仍需冷靜思考細節(ED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