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6年,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充斥著與5G通訊網路相關的承諾,當時的供應商們都說5G與4G不會一樣,將為電信營運商開啟全新商機;隨著像是軟體定義網路(SDN)、網路功能虛擬化(NFV)等元素導入核心網路,他們承諾電信業者將可以在相同的基礎建設上提供多種形態的差異化網路服務,在2016年MWC所描繪的5G遠景除了令人興奮,也讓人震驚。

一年過後,剛落幕的2017年MWC現場,4G仍然是熱門話題,各家技術供應商探討產業界如何能在接下來幾年充分利用LTE網路;同時5G標準也是被熱烈討論的議題,但產業界焦點悄悄由原先的「核心網路(core network)」轉移到了「新無線電技術(new radio)」。

筆者注意到這個趨勢是因為「非獨立5G (non-standalone 5G)」計畫的宣佈──就在MWC 2017開幕前夕,一群電信業者與技術供應商共同發表了這個計畫。

以「加速推動5G」為名,包括愛立信(Ericsson)、華為(Huawei)、中興(ZTE)、高通(Qualcomm)、英特爾(Intel)等廠商,以及網路營運商如AT&T、Deutsche Telekom、KDDI、KT Corp.、NTT Docomo、SK Telecom、Sprint與Vodafone等等,宣佈將支援「非獨立」5G新無線電技術(NR);此一新提案將在近日舉行的3GPP無線接取網路全體會議(Radio Access Network Plenary)上提出。

但說實在的,到底什麼是「非獨立」5G?它與5G有什麼不同?是什麼類似4G強化版的東西嗎?更重要的是,這個另外冒出頭的標準會對邁向5G的整個市場有什麼影響?

高通技術長Matt Grob在接受EE Times獨家專訪時解釋,「非獨立5G」是以4G為基礎的5G「準」模式(“set-up” mode)。透過導入一個「中介」步驟,營運商將可以在一個稱之為「非獨立5G NR」的配置下,利用現有的LTE無線電並發展封包核心網路。

這可以讓營運商在2019年開始試營運並佈署5G NR,不必等到2020年;在此同時營運商也可以添加新的5G無線電接取載波,支援2019年之後的5G使用情境。

而或許「非獨立5G NR」最引人矚目的地方,在於它能「鞏固」完整5G標準的時間表,包括Release 15的獨立5G NR──特別是在某些電信營運商如Verizon、Korea Telecom的5G版本超越其他競爭對手的時候。

簡而言之,支持非獨立5G的廠商是想在樂團集結完成之前定調,希望3GPP能盡可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5G NR規格的訂定,以免出現一大堆pre-5G預先標準。上述推動「非獨立5G」計畫的廠商們在共同聲明中表示:「根據目前的3GPP Release 15時間表,以符合標準5G NR基礎建設與裝置為基礎的5G NR佈署,最快要到2020年才會展開。」

而高通技術長Grob雖然在接受EE Times專訪時盛讚Verizon扮演了加速5G標準的「催化劑」,卻也擔憂:「有一個大哉問是──Verizon會(在追求自家版本的5G規格之後)回頭支持(3GPP的5G)業界標準嗎?」這個問題的答案現在還無從得知,也不知道「非獨立5G」的問世能不能把飛出瓶子的精靈們給收回來。

在此同時,在MWC期間也證明了行動通訊產業並非全體一致積極非獨立5G,為何如此?舉例來說,諾基亞(Nokia)顯然不在支持非獨立5G的陣營中,而該公司在MWC的記者會上也一直迴避這個話題;但該公司似乎擔心,加速NR標準的發展可能會與實現例如網路切片(network slicing)等關鍵功能的5G封包核心發展不同步。

在MWC展場還有相同的質疑聲音指出,今日急著敲定5G NR規格的廠商們,都是特別專注於以他們所知的現有4G應用為基礎,發展5G的使用情境。

每次行動通訊產業著手開發新無線電標準,技術供應商與營運商都傾向於忙著政治操作,以及讓新標準炒作機器超速;可預見的是,媒體也會跟著起鬨。我們已經看過一次又一次相同的劇情重演,隨著蜂巢式通訊標準從2G演進到3G、再從3G演進到4G;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是,5G不只是關於開發速度更快、頻寬更大的新無線電標準

顯然,盡快穩定5G NR規格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其他與5G核心網路相關的東西呢?我們已經進展到哪裡了?我們是否已經考量到所有4G網路無法提供的全新5G使用情境?如果這個新拋出的議題只是某些公司想要領先其他公司,趕得那麼急是要幹嘛?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What’s Behind ‘Non-Standalone’ 5G?,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