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AI)無疑正在重新定義整個商業界的規則,但它對於整體經濟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還有待觀察;加拿大現在也正在投資AI技術研發,期望能有利於國家發展。

現隸屬於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總部位於英國倫敦的AI研發先驅DeepMind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Demis Hassabis在7月初宣佈,該公司首座跨國AI實驗室在加拿大艾德蒙頓(Edmonton)揭幕,將與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University of Alberta)緊密合作。

雖然這是DeepMind首度在英國總部之外成立的據點,事實上根據Bloomberg去年12月的報導,該公司在Google位於美國加州矽谷周邊的山景市(Mountain View)總部,已經進駐了一個「小團隊」;但DeepMind前進加拿大的訊息當然引起更多矚目。

除了投身研究以及教育,DeepMind也打算投資一些能促進「身為科技與研究中心的艾德蒙頓之成長」的專案;根據阿爾伯塔大學表示,這類專案的資金將會來自加拿大國內,而該校也對DeepMind助力加拿大推動AI研究表示歡迎。加拿大聯邦政府正在推行的「泛加拿大人工智慧策略」(Pan-Canadia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trategy),就將AI研發視為重要項目。

上述的加拿大聯邦AI策略,是由該國官方的先進技術研究機構CIFAR (Canadia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Research)負責執行,預計將投資1.25億加幣(約30億台幣),致力於讓加拿大能在AI技術領域佔有一席之地。CIFAR總裁暨執行長Alan Bernstein先前曾公開表示,他預期該策略計畫將帶來龐大的創新潛力。

他指出:「AI會是一種跨越幾乎所有領域經濟的平台技術,具備改善人類生活的潛力;它將有助於建立更強大、更具創新性的經濟,催生高價值的職業,改善交通並因此實現更高品質也更有效益的醫療照護與社會服務。」

這聽起來像是AI不只能提高生產力,還能改善各種事物;但實際上,這取決於你的立場。為此筆者聯繫了熟悉加拿大產業界的一位商業生產力專家Nigel Southway,他的看法是:「AI本身並非能在經濟上有助於加拿大或是任何一個西方國家的萬靈丹,也不能創造大量的工作機會;」而加拿大以那種「Me too策略」方式投資AI,只是為了顯示他們也有技術。

Southway表示,AI是「網宇實體系統」(Cyber Physical System,CPS)的關鍵元素,牽涉到「智慧機器人」(smart robots)以及其他圍繞著機器學習打造的零組件;不過這類系統傾向於會減少需要人類的工作,而不是帶來就業機會,新的職業也不會在舊的職業被機器取代之後就像變魔術一樣馬上出現。

這正是荷蘭烏特勒支大學(Utrecht University)的David Autor、Anna Salomons在一份題為《生產力的提升會威脅就業嗎?》(Does Productivity Growth Threaten Employment?)的74頁論文中所探討的議題;該論文作者研究結論的重點之一就是:「因為逐漸增加之自動化經濟而產生的新工作,很多都無法供應穩定、可持續的生活水準。」

雖然在「推進自動化」的情境下,確實帶來了一些「高薪職業」的機會,但這種機會只對具備必要資格的人開放;過去40年的歷史經驗證實:「技術進展(以及其他原因)使得薪酬的分配越來越往受過教育的菁英階層靠攏。」

這種觀察結果與Southway認為高科技職業只對「人口比例中的一小部分」開放之觀點不謀而合,而這也是為什麼在他看來,加拿大的AI策略只會是另一個政府無法為整體經濟帶來有利影響的失敗案例。

如同其他任何一種技術演進,要牢記的是,工具的實際價值衡量在於其效應;如果應用得當,AI確實能提升效率,但它也通常會減少工作機會。也許發展AI之路應該要考量的,不只是它對產業所帶來的商機,還有它能為人類的各種技能保留哪些機會。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AI Arrives in Canada: Will Prosperity Follow?,by Ariella Br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