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晶片江湖已成三足鼎立之勢,高通(Qualcomm)、聯發科(MediaTek)、展訊(Spreadtrum)分別佔據一席之地,誰也無法把對方吃掉。不過高通借助與聯芯(Leadcore Technology)合作成立的瓴盛科技,意圖進入低端市場來「攪局」;同時建廣資本投資的瓴盛也盯著「國家隊」的牌子,這對專注低端市場的展訊造成了威脅。

從最低端市場拼殺起來的展訊,儘管已經成為「國家隊」,展訊董事長兼CEO李力游博士卻仍在強調展訊創業時期的「農民文化」。除了重提展訊的「農民文化」,也展示了展訊從入門機向中高端市場衝擊的信心,並展望了在5G、AI領域逐步追趕、甚至超越強大競爭對手的雄心。

“做不好也要讓路”

「我們做不好也要給別人讓路。展訊的成長是競爭的選擇,我們生存是打仗打出來的。做到6億多,全世界25%到27%用我們晶片,我們生存靠市場,不是靠國家扶持。」這句話是2017年8月15日,展訊全球合作夥伴大會舉行的同期,李力游在接受《電子工程專輯》記者採訪時的回覆。

這個回答的背景則是回應當天上午登台演講的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的講話,當天趙偉國再次向大唐電信開炮,稱大唐和高通成立合資公司是「偽合資」、「假合資」,「國內的企業有本事就做好,做不好就讓路。智慧財產權有國界,企業有國界,企業家也是,愛國不是餐巾紙,用過就扔掉。」

李力游說的這一句話與其幾個月前在惠州仲愷高新區簽約儀式上的講話一脈相承。當時他就提出了「控制半導體產業更多是國家主權問題」。事實上,目前展訊的身份保證了其可以承接許多敏感的政府、軍工專案:「展訊市場份額全球25%到27%,25%到27%手機全是用我們晶片,印度的手機10個有4個用展訊晶片。」

透過與Intel合作邁向高端市場

不過也有不少業內人士提出質疑,認為展訊與英特爾(Intel)的合作同樣是引進國外技術合作。李力游認為這裡的區別很大,因為聯芯是直接拿高通現成的低端晶片來做產品,沒有任何創新,也沒有任何技術積累。而展訊與Intel的合作,則是展訊在X86的架構上帶來很多的技術創新和用戶體驗。

「比如這次發佈的SC9853,這是第二款14納米晶片,性價比更高,更有殺傷力。雖然用的是x86,但是跟Sofia不同,這次全部是展訊自主研發的。我們研發速度比Intel快5倍以上的時間不止。」李力游同時表示,與Intel的合作一方面帶來了很多智慧財產權(IP),另一方面Intel的半導體製造工藝非常強。據瞭解,目前展訊將主要採用Intel x86架構的代工,ARM架構將採用台積電(TSMC)代工:「給ARM做代工以後是Intel的基本戰略,所以我們以後ARM的架構也會考慮Intel代工。」

「到目前為止,Intel的半導體製造工藝還是最強的,台積電最近幾年追得很快;」李力游表示,此前業界一直質疑x86架構的功耗很難做優化,由於台積電是給所有ARM晶片做代工、又不擁有ARM的CPU核心,因此無法做到針對每個客戶的具體需求做最徹底的優化。相對來說。Intel既有CPU又有製造能力,因此在具體的性能優化上會更具優勢。透過與Intel的合作,可以說展訊此次發佈的SC9853I已經大大的升級:「過去我們做低端,是因為更高端的東西做不了。最近推出的很多東西大家都覺得比對手做得好,我覺得很驕傲。」

20170823_LeoLi_NT61P1

展訊董事長兼CEO李力游
(來源:EETimes China)

自主研發CPU架構預計11月量產

李力游同時也重新提出展訊自主研發的CPU架構「javelin」。目前全球除了高通、蘋果(Apple)之外,展訊是第三家真正用ARM原始程式碼重新開發的CPU架構,也是中國公司第一次掌握自己的CPU架構:「ARM的商業模式就是賣IP,它只會給一些舊的原始程式碼給你們做。新的東西不會給你的,GPU也是一樣的東西。如果不掌握自主架構就無法優化,找ARM它也不會給你,只會說等著買下一代IP吧!」

「用這個架構的好處是,我們可以用四核的面積做六核的產品。另外,我們會用到超執行緒的技術,這個是以前Intel用在PC上的技術。我跟ARM的人說我做成了,它們不信,覺得我們一個農民公司怎麼可能做出來,我把東西給他們看了才信;」李力游同時表示,「javelin」的晶片11月份一定量產。

除了自主研發的晶片架構,李力游也提到展訊將不少高端旗艦機的功能加進入門級手機:「我們現在給千元機帶來兩千元到三千元的體驗和性能。對於展訊來說,我們保持性價比高,但是東西好。我們做了照相機及很多感知的東西,我們東西不但比對手便宜一點,而且比對手好;」李力游表示,展訊這次推出的手機3D建模和AR功能連蘋果都還沒做出來,高通也沒有。

5G、AI、IoT是進一步縮小與對手差距的機會

李力游同時也表示,很多人都說展訊要在5G時代實現彎道超車,不過他覺得彎道超車是偽命題,應該要換道超車:「5G算一個產業變化,但是還不能說可以超過對手,如果運氣好能夠大幅度縮短和對手的差距;」他認為,中國的5G關鍵不在於技術能否實現,而是能夠提供什麼樣的應用給消費者:「我們到美國跟運營商談,他們也說不知道5G用到哪裡,怎麼布網、怎麼連接?這麼高頻率怎麼用?怎麼變成局域網?」美國、歐洲的運營商在5G這一塊投入算是最多的都這麼說。

據介紹,展訊的5G晶片已經做了兩年,真正的回報將會在2021年,預計2017年推出支援行動網際網路5G SA晶片,2019年初會推出標準和非標準的R15晶片,覆蓋高寬頻、高可靠、低延時的場景;到2020年會推出R16晶片,解決高頻毫米波的器件研發,這是真正的最後的5G標準。據瞭解,目前美國對中國是禁運5G毫米波技術的,除此之外,展訊也在懷柔跟華為、愛立信(Ericsson)的基地台一起完成了對接實驗。

此外,展訊在路線圖中也透露要在2018年推出人工智慧(AI)晶片。李力游表示,目前手機裡針對AI的應用不多,主要的應用是攝像頭的目標識別,但是不會做特別強大的硬體:「我們非常明確的是,手機上必須要有本土的、本地的AI應用,不可能什麼都放到雲端。不過AI的故事我們講得比較少,很多公司是主業做不好才講AI,那是給投資人講故事。把產品做好,讓客戶成功,這才重要。」

李力游表示,不管是AI還是5G,這是展訊縮短跟競爭對手差距的機會點;未來展訊也會加強與AI生態公司的合作,比如與一些本土做演算法的公司合作,把演算法固化到晶片中。2018年,展訊與百度、阿里將有不少合作專案,在語音控制、理解方面會有一些爆發。

隨著手機業增速放緩,物聯網(IoT)成為電子產業發展新的發動機。在IoT晶片領域目前主要支援NB-IoT/EMTC/EGPRS等通訊標準。李力游表示,手機是全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單一電子市場。IoT相對來說比較廣義,並且市場比較細分,目前展訊已經在積極的進行智慧財產權的佈局,包括跟營運商一起來合作。比如目前很多的產業應用還基於2G網路,對資料支援非常差;展訊會把2G專用的對講網路和4G公網結合起來,既可以支援高效的語音通訊,又可以高資料連接。

重提展訊“農民文化”

展訊推動千元機體驗升級的大背景是中國智慧手機市場的消費升級。「為什麼我們做了這麼多新功能,不賣貴一點呢?因為我們要贏得市場,同時還能賺錢。高通絕對有品牌效應,我們的品牌是從低往高走,要克服的難度非常大;」李力游表示,目前展訊主要把「貴族化」的功能價格「平民化」。

「誰也不傻,中國的客戶比誰都精,光是價格低是不夠的,還要給他帶來價值;」李力游認為,《孫子兵法》中說「先生而後求戰」,打仗是一步一步來,如果說以前展訊是在打遊擊戰,那麼現在已經是戰略相持端段了,在未來還會迎來戰略反攻端段。

「以前我們做的就是低端的東西,你硬要宣傳我們有多高端,這是不切實際的。過個一兩年,我們花時間把東西做出高端來,到時候再講;」李力游認為,品牌建設是長期艱苦的投入,絕對不是一蹴而就的,比如手機業的一線品牌至少需要5年以上的長期投入,才有可能建立起來:「國就缺農民文化,老老實實、踏實事實、認真做事的企業文化,這在中國最缺,不是缺哪個產品,缺的是認真踏實的企業文化,這在中國特別缺,因為太浮躁了,恨不得第二天當馬雲,第三天當馬化騰。」

挖角台灣人才?

談到人才問題,李力游也特別提到目前台灣熱炒中國公司挖角台灣工程師的話題。他表示:「人才流動是自由流動,台灣工程師也不是奴隸,大陸有機會為什麼不到大陸來?美國矽谷有一個法律,工程師可以自己動來動去,不能隨便制止,法律不允許。台灣現在的人才政策是有問題的,15年來工資沒怎麼漲,沒有競爭,受益的只是幾個大公司。」

李力游同時表示,展訊今天的發展首先是「農民文化」的艱苦奮鬥,同時也離不開紫光的支持。紫光入股展訊三年多來,展訊與三年前已經有了本質的提升。對於未來展銳資本上市的問題,李力游表示,上市融資的主要目的是有更多錢來購買IP,雇傭更好的人才來投入研發。

對於三年來展訊的進步,李力游表示:「我們的通訊技術不比對手差,高端技術開始完備了,雖然是千元機,但不遜於市場上的旗艦機。雖然我們的技術不比高通更好,但是我們的價格是很平民化的。我們幹活比別人快,決策速度相對快一些,另外,我們比較認真的做對的事情。」

「我跟一個同行說我們競爭力是什麼?吃苦受累,非常辛苦,投入非常大,長時間的辛苦工作,一般人受不了;」李力游表示,展訊做了十幾年,有幾千人的團隊,為國家培養了很多人才:「以前高級幹部全是外國人或者海歸,現在基本都是本土人才。人比產品更重要,產品半年就換掉了,人可以一直創新。」

(本文原刊於簡體中文版《電子工程專輯》;另為忠實呈現原始訪談內容,本文提及之專有名詞主要維持簡體中文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