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的消費電子展(CES)上,我們意外地看到新一波的法國公司(共275家,其中包括233家新創公司)閃亮登場,同時,業界也開始密切地關注這些充滿活力的法國初創公司。

新當選的法國總統出席了今年6月下旬在巴黎舉行的Station F創業園區盛大開幕,印證了當今的法國是如何看重其新興的創業文化對於長期成長的重要影響力。

當然,這一波熱潮湧現出無數的物聯網(IoT)和穿戴式新創公司,他們致力於創新的軟體、應用和服務。

但可別忘了,法國是一個以「硬科學」(自然科學)聞名的國家。

軍用級成像技術

幾十年來,法國研究人員和工程師已經在成像領域累積了許多關鍵技術。其範圍從X射線和遠紅外線到可見光影像感測器、3D成像和軟體等。

法國軍用級成像技術的關鍵核心力量就集中在格勒諾布爾/里昂(Grenoble/Lyon)地區。

20170906_ImagingValley_NT31P1 圖1:法國格勒諾布爾地區的影像技術產業聚落——Imaging Valley (來源:Yole Développement)

法國對該於領域的大多認知深植於國防和軍工級技術,並經由在該地區的研發(R&D)、技術發展和測試/製造經驗而逐步累積。法國人將格勒諾布爾-伊澤爾(Grenoble-Isére)地區的影像技術產業聚落稱為「影像谷」(Imaging Valley)。

Chronocam感測技術和營運副總裁Jean-Luc Jaffard同時也是一位成像專家和顧問,他認為這個地區具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在25公里半徑範圍內,「將會看到所有基本的成像技術——感光耦合元件(CCD)、互補式金屬氧化物半導體(CMOS)、X射線和紅外線等應有盡有,且高度集中。」

影像谷就像矽谷(Silicon Valley)一樣源遠流長,但它卻不像矽谷那樣廣為人知。格勒諾布爾地區的高科技業務遠小於其美國同業,而其社群也相當地孤立。矽谷迄今已經孕育出英特爾(Intel)、蘋果(Apple)或Google等巨擘——至少現在還是。

然而,這並不是說,格勒諾布爾地區缺乏深入的技術專長。

格勒諾布爾是著名的歐洲同步輻射實驗室(ESRF)所在地。CEA——法國新能源(French Alternative Energies)和原子能委員會(Atomic Energy Commission)在50年前於格勒諾布爾建立了CEA-Leti。CEA-Leti的使命是致力於微電子和資訊技術的發展。

這也是法國政府將大量資金投入科學研究之處。

Yole Développement成像與感測器執行主管Pierre Cambou解釋說,50年前發展起來的軍事和核能技術,在1980年代轉型為半導體發展。進入2000年代,該地區成為先進研究、技術開發和成像感測器生產的中心。

據Jaffard表示,軍用領域和非軍工應用是影像谷的兩大支柱;共同撐起了在CCD、紅外線和CMOS技術等完整的產業鏈。

開「谷」元老

Jaffard認為,影像谷的最初締造者包括Thomson-CSF(後來成為Thales Group)、愛特梅爾(Atmel;收購Thomson-CSF的CCD技術)、e2v、CEA(開發紅外線技術)、Sofradir(拆分自CEA)和意法半導體(ST)等公司。

從這個名單可以看出,影像谷聚集著不少大型法國公司。該地區成為影像谷更多是偶然形成而非計畫中事。顯然地,在20或30年前,在這個地區還不熟悉「生態系統」一詞。

根據Jaffard的觀察,與矽谷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這裡幾乎沒有創業投資(VC),也很少有國外投資。這裡基本上並不存在創業文化。

Cambou:「我自己就是純粹的格勒諾布爾生態系統出身。」Cambou從學校畢業後,先後在Thomson-CSF、Atmel與e2v工作,最終成立了一家叫Vence Innovation的新創公司,現在更名為Irlynx,從事IR感測器的研發。

Cambou曾在影像谷生活和工作了20年,他說:「如果你瞭解法國,就會知道我們並不像德國或北歐的公司那樣之間那樣步調一致。」他解釋說,影像谷中的每一家公司基本上都是埋頭苦幹型的。

但那樣的時代正迅速發生變化。Jaffard強調,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這種單打獨鬥的態度「變得越來越不真實」。

例如,研究機構CEA-Leti已經向產業界開放了,透過業界合作鼓勵創新,培育實驗室內外的雙邊研究計劃。

而當討論到Leti從開發全耗盡型絕緣上覆矽(FD-SOI)的經驗中學到的最重要一課時,CEA-Leti執行長Marie-Noëlle Semeria提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生態系統的重要性。雖然Leti在開發FD-SOI時,她還未加入,但她告訴我們,作為技術先驅,「我們本可以從一開始就嘗試打造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包括所有關鍵環節。」

Leti現在也試圖將其研發成果擴展到法國以外的國家和地區。Cambou就發現最近宣佈的CEA-Leti與Fraunhofer Group合作計畫十分重要。

在與CEA-Leti合作推動歐洲的微電子創新計劃時,Semeria說:「藉由合作進行歐洲大型專案,我們可以更快地推動研發進展。」

簡而言之,格勒諾布爾區產出的成果不會僅留在當地獨享。

還少一塊拼圖?

根據Cambou的看法,影像谷生態系統的建構模組看起來幾乎完整——但其實還少了一塊。影像谷目前雖然擁有幾家新創公司、強大的研發運作以及關鍵的製造基地,如ST的Crolles廠。然而,缺少有能力大量購買該地區開發、製造的技術與模組之大型OEM——系統公司。

20170906_ImagingValley_NT31P2 圖2:ST位於Crolles的晶圓廠(來源:ST)

ST的CMOS影像感測器技術發展在1990年代末和2000年初期取得了巨大進展,因為其光學模組贏得了諾基亞(Nokia)的照相手機的大筆設計訂單。但是,隨著諾基亞在智慧型手機市場式微,ST的這塊業務也隨之步履維艱。

Jaffard指出,設計適合手機的影像感測器模組需要大量詳細的系統知識。他說:「ST若沒有先前在光學模組方面累積的經驗,就不太可能在飛行時間(ToF)感測器這塊看到如此巨大的成功。

吸引大型系統客戶進入影像谷至關重要。

令人鼓舞的是,十幾名蘋果(Apple)工程師進駐格勒諾布爾,在「影像谷」設立研發中心。許多人認為,這是因為該區已經證明在影像感測器和生產方面(由ST主導)確實別具專長。

像專門從事能源管理和自動化的施耐德電機(Schneider Electric)這樣的法國跨國公司,很可能是就智慧建築、智慧城市和智慧工廠等成像技術的大客戶。此外,法國智慧家庭系統設計業者Somfy,也可能需要影像技術設計人員和產品。

Cambou還觀察到,位於格勒諾布爾的數位技術創新育成中心Minalogic也正努力推動建立系統公司,以彌補這一空缺。

20170906_ImagingValley_NT31P3 (來源:Minalogic)

Jaffard也希望成長中的汽車市場將有助於推動成像技術的進展。他補充說,紅外線領域的技術將為影像谷的Sofradir等公司帶來「大量新應用」。Sofradir是專為軍事、航太和工業市場開發高性能紅外成像解決方案的領導廠商。

大廠地位不可或缺

至於推動影像谷的發展和繁榮,必須具備什麼條件呢?Jaffard說:「重要的是諸如ST等大廠維持其巨擘地位。」他並補充說,新技術的新創公司和紅外技術的新應用出現也將有所貢獻。

Cambou告訴我們,兩年前他對影像谷的未來還不是那麼有信心。「現在,我認為,接下來的五到十年前景光明。」他的樂觀看法來自於市場對ST 3D感測器的需求、紅外線的新應用,以及三星/Globalfoundries、Soitec和CEA-Leti之間就新晶圓結成的新興聯盟。

Cambou指出,影像谷曾經在2000年初經歷泡沫化。但他強調,「我認為星星將在此區再度閃閃發亮。」

20170906_ImagingValley_NT31P4 圖3:Grenoble-Isére地區的影像谷 (來源:AEPI)

(參考原文:Engineer's Guide to Imaging Valley,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