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PS架構仍然有營收來源。它還擁有ARM所沒有的多執行緒技術。有人說,只要想到半導體產業即將失去唯一能合理代替ARM的CPU IP,那才是「真正可悲的現實」。

Imagination Technologies在上週宣佈,將公司賣給中資凱橋(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並同意將旗下MIPS CPU業務賣給Tallwood Venure Capital,這樣的決定讓一些市場觀察家就算搔破了腦袋也想不通。

他們要問:「現在還有誰想要MIPS架構?」

The Linley Group資深分析師Mike Demler總結一般的感想是:MIPS「是一種較老派的CPU架構」。

我的同事Rick Merritt也觀察到,「MIPS並沒有太多的生態系統。近年來市場上都是ARM和x86架構。」

一開始,我在想中國的情況或許會有些不同。

MIPS架構最近的發展情況究竟如何?根據位於深圳的中國版《電子工程專輯》(EE Times China)同事描述,「MIPS核心並不是主流」。她告訴我,目前中國無晶圓廠晶片供應商——如神州龍芯(BLX IC Design Corp.;Loongson)、珠海炬力(Actions Semiconductor)以及北京君正(Ingenic Semiconductor)等業者仍然在使用MIPS。但她認為在中國的MIPS生態系統也僅限於少數幾家公司。

基於ARM的參考設計迅速擴展,讓中國設計工程師都能輕鬆地使用ARM。她接著說:「有太多的成功的故事都從使用ARM開始」。

說好聽一點就是:MIPS架構缺乏市場動能。

事實上,MIPS從五年前開始就一直遭受著「老派CPU症候群」的侵蝕。

在2012年底,當Ceva和Imagination Technologies雙方為併購MIPS而搶標時,許多業界觀察家們都很納悶Imagination要拿MIPS來做什麼,畢竟這個年營收約6千萬美元的MIPS是一個處於虧損中的業務。然而,當Imagination最終以1億美元的壓倒性價格贏得MIPS後,有些業界觀察家還宅心仁厚地評論,以這一高價收購應該顯示出MIPS CPU對於Imagination的未來發展有多麼重要吧!

雖然Imagination的管理階層當時可能看好MIPS策略的重要性,而今看來他們長期以來疏於管理MIPS業務及其發展藍圖卻也難辭其咎。

20170929_MIPS_NT01P1

MIPS架構將何去何從?

所以,我們現在還得去想:「MIPS接下來將何去何從?」

所以,我只好再問看看:還會有人想要MIPS架構嗎?

The Linley Group的Demler指出,「MIPS架構仍然存在營收來源,所以還是值得買的。」不過,他接著說,「在目前這個節骨眼上,我認為不會有人願意購買任何尚未到期的MIPS專利。它顯然是一個貶值中的資產,在不到五年的時間內從1億美元縮水到6,500萬美元(雖然,Imagination最初收購MIPS的起標價是從6,000萬美元開始)。」

事實上,目前採用MIPS架構的一些客戶包括像汽車領域的Mobileye (目前隸屬於英特爾旗下)以及網路領域的Cavium和Broadcom等死忠客戶。

很顯然地,MIPS還將進軍智慧型手機數據機市場。就在上個月,Imagination透露,聯發科技(MediaTek)採用「多執行緒MIPS I級CPU於其智慧型手機LTE數據機中」。聯發科首款採用MIPS技術的元件是其全新的MT6799曦力(Helio) X30旗艦級處理器,MIPS就位於其Cat-10 LTE數據機中。

儘管MIPS肯定存在「品牌」問題,而且顯然業務管理不佳,但有些市場觀察家仍抱持樂觀看法。他們認為MIPS仍然具有潛力。如果能有效經營,仍然有機會再次成為一項成功且賺錢的業務。

今年五月初,當Imagination開始出售MIPS時,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師Kevin Krewell指出:「MIPS仍然是具有可擴展性和成熟軟體生態系統的經典CPU設計。」Krewell認為,儘管MIPS應用在減少中,但仍然存在市場機會。

同時,還有其他人指出,MIPS CPU架構存在一定的性能和效率優勢,例如多執行緒技術。他們認為,MIPS能在一些即時、功率敏感的應用發揮重要作用,例如LTE、人工智慧(AI)和物聯網(IoT)。

然而,未來,Demler預測,「Mobileye很可能取代MIPS」。他認為,「MIPS架構的佔有率一直流失至ARM和ARC。」不過,Demler也表示:「無論是任何一方,都還是會有買家。」

那麼,目前MIPS究竟還剩多少價值?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業界消息來源告訴我們:「目前MIPS還有一支約200多名工程師的團隊在開發CPU技術,其中有些技術甚至比ARM所能提供的更為先進——例如多執行緒。」

其他人則更保守些。對於業界來說,圍繞著市場贏家——ARM打轉是一回事,而將ARM的競爭對手視為無望的輸家,卻又是另一回事。「想想半導體產業即將失去唯一能合理代替ARM的CPU IP,那才是真正可悲的現實啊!」

那麼,如果有一家公司希望能好好地經營MIPS,應該用什麼策略呢?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MIPS: Underdog or Dead Horse?,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