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ffield, South Yorkshire-撰寫此篇社論之時,我乘坐的列車正從英格蘭北部轟轟奔向倫敦帕丁頓總站(Paddington Station);車內舒適宜人,車外的世界卻似乎末日將臨。北美和加勒比海的颶風、墨西哥的地震、亞洲的颱風、歐洲的洪水和非洲的土石流,在短短幾週內接踵而至,無不提醒著我們生命瞬間即可變得萬般脆弱。

世界各地的政府、民間機構和熱心公民紛紛探討還有什麼更多的措施應該實施,以緩解自然災害給人們帶來的痛苦和損失。儘管救援每起災害都有其獨特的技術和物流挑戰,但應急電子技術,諸如簡訊地形繪圖(text message mapping)、隨建即連網路(mobile ad hoc networks)和即時衛星影像等,在災害剛發生後的關鍵72小時常能起到最大化搶救生命的作用。

除外更有重量級救援工具,例如中國海軍的「和平之舟」提供500個床位、35間加強護理房和每天60手術次的連續操作容量;或英國陸軍的64.5噸泰坦級(Titan)野地工程車以第二代挑戰者號(Challenger)坦克底盤為骨架,配備加固推土機鏟和40公尺的折疊移動橋樑。此兩型工具都由大規模的電子硬體和通訊設施支援,連線加入陣容龐大的機動救援艦隊。

然而無論每個國家的救援團隊設備何般先進、經驗何般豐富,諸多技術問題仍困擾著今天的救援行動。這些問題並非皆需高深的技術知識。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電子工程系的師生,幾年前已示範用現有的技術就可在災區現場迅速組裝遙控機器人、掃描廢墟的無人機和救援犬佩戴的感測器和衛星定位儀。

其實除了技術專長,工程師在救援隊伍裡廣受歡迎的重要原因,還來自他們願意承擔解決問題的完全責任、設計出一份包含團隊他人要求的解決方案、並有效集結實施方案的流程和資源。不出意料,眾多專業界和學術界的工程師組織早已爭相建立了針對災後救援和災前防範的義工項目。

但AspenCore發現這些項目總體來看侷限在個體的組織內、並未達到規模效應。另外,雖然抗災救援工作日趨全球化,工程師界卻沒有一個全球化的論壇和溝通管道。作為一家為工程師群體服務的全球資訊社,AspenCore相信,透過把更完善的資訊呈現給工程師們、加強全球工程師間相互的聯繫、以及與責任心強有魄力的政府官員和慈善機構人員的聯繫,可以產生更多更有效的救援方案。

因此在未來幾個月,AspenCore將在線上和印刷刊物中介紹一些我們喜歡並推薦的工程師組建的救援組織。我們在歐美和亞太的編輯會採訪具有代表性的優秀政府和非政府組織。我們鼓勵您參與、向我們投稿,建議您認為哪些個人和組織應得到全球工程師社群的更大鼓勵和支持。

災害發生時我們不可能都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但我們能幫助現場的救援工作者搶救更多的生命和幫助倖存者重建他們的家園。猶如以往,您若有任何建議或評論,請隨時致函給我們或直接與您最喜愛的AspenCore編輯聯繫,也歡迎將意見投遞到我的信箱,謝謝您的支持!

20171012_VictorGao_NT11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