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知名科幻小說家David Gerrold──為美國電視影集《Star Trek》(星際爭霸戰)的編劇之一,曾經寫過第一代星艦企業號系列故事中的《The Trouble with Tribbles》這一集──曾經在他的著作中首度提及電腦病毒,並曾探索人工智慧(AI)的本質(在其1972年出版的《When HARLIE Was One》小說中),還撰寫過從銀河帝國到時空旅行等等廣泛的題材;筆者最近好不容易抓住這位精力充沛的作家,請他聊聊對於未來科技的看法。

Gerrold在訪談中一開始就幽默地表示:「因為我是寫科幻小說的,所以預測未來會更困難;」他首先談的是關於能源與能源管理:「我們絕對會從使用石化燃料轉向採用潔淨能源,太陽能與風力是目前最具成本效益的選項,但我們可能也會需要核能發電,以釷(Thorium)為基礎的反應爐或許是最安全的發展方向。」

20171016_Gerrold_NT01P1

David Gerrold為《Star Trek》影集創造了一種名為毛球(Tribble)的外星生物
(來源:StarTrek.com)

他認為,有很多「安全的(能源)技術,但問題一直在於如何將電力傳送給消費者;因此在電池技術尚將會有大幅度的進展。在這方面我們已經看到在實驗室有一些不錯的進展,如果能持續擴展,會是很不錯的開始…但要在實際的容器中儲存足夠的電力,一直是整個產業鏈中最弱的一個環節。」

Gerrold接著將焦點轉向使用者:「我們絕對必須減少用電量;如果只是在市區開車,沒有人會需要300匹馬力。我想在未來十年,我們會看到更輕量化的地區通勤用電動車,還有社會文化轉向接受如Uber或Lyft等共乘服務。」

針對物聯網(IoT)的走向,Gerrold則表示:「IoT對於任何想預測發展路徑的人來說都是“黑天鵝”;」他列舉了過去某些技術突破做為佐證:「預測汽車的發展很容易,但你曾經想過提供得來速(drive-through)服務的速食餐廳嗎?你或許也可以預測手機的發明,不過你能預測所有我們使用智慧型手機做的事情嗎?這也會是我們預測物聯網時會遇到的問題,一切都是不可預測的協同連結、都是副作用,將改變我們與各種事物的關係。」

確保科技的安全性

我還問Gerrold,有那些潛在的科技相關顛覆性發展,會在未來二十年為人類帶來挑戰?是產業界對於人類勞動力的需求不再?從石化燃料轉向採用替代性能源系統?因為物聯網服務導致的隱私權蕩然無存?還是傳統內燃機引擎車輛將消滅?

他想了一會兒才回答:「最大的挑戰會是保衛我們的科技;我們需要為杜絕犯罪行為建立軟、硬體與文化屏障,我們需要相信我們的機器能不被駭客與惡意軟體侵襲。我們需要知道我們的隱私是安全的,我們的個資不會被竊,我們還需要確保我們的自動駕駛車輛不會被駭;更重要的是,我們要確信所聯繫的是真實的人,還有我們的新聞來源提供的是確切資訊。」

20171016_Gerrold_NT01P2

David Gerrold
(來源:www.gerrold.com)

Gerrold表示,目前的技術:「就像篩子一樣安全,每個方面都有被持續攻擊的可能性──就算不是垃圾郵件發送者或是詐騙集團、廠商業務,那一定也會是廣告商,他們將任何一個空白空間視為在你面前做廣告的機會。但有時候沉默比較好。」

「所以在我看來,最大的挑戰是給予使用科技的人們一個保證,保證他們不會被其他濫用科技的人攻擊;」他進一步表示:「我個人認為限制廣告量非常重要,這是一種文化噪音,人們一天只能忍受一定的程度。如果有人在那裡說我們很糟糕、需要買他們的產品才能變好,我們就無法真正與彼此或是與我們的環境連結。」

那麼有哪些領域的技術發展可能還沒有被人類社會察覺?對此Gerrold強調:「電腦以及所有我們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開發的相關技術,已經使得管理大規模資料集成為可能;這讓我們能對於所有事物有更精確的理解,從整體經濟到整體生態。我們正從軼事類型資料(anecdata)轉向以經驗證據(empirical evidence)做為源材料。」

他指出:「我們會最可能因為生物科學的研究而改變對事物運作的觀點,我們正在以一種過去不可能達到的理解深度來觀察各種事情;舉例來說,我們正以不同的角度看待癌細胞,而且正在探索能讓這些細胞自我毀滅的方法。」

「這只是其中一種我們正在改變與疾病之間關係的方式,我們也正在改變與健康之間的關係;」Gerrold表示:「我們已經理所當然認為人們可以輕易活到七、八十歲,這已經造成了文化態度(cultural attitudes)的轉變,而長期看來也會造成經濟結構的轉變。不過因為這種轉變是長期性的,並不像是新iPhone那般立即性,大多數人都還沒有注意到那些應該察覺得到的改變。」

關於人工智慧

Gerrold最為人所知的,是他的科幻小說為首度提及AI以及先進電腦的作品之一,因此筆者特別想知道他對於今日快速發展之AI技術的看法;在《When HARLIE Was One》這部小說中,他賦予那部就叫做「HARLIE」的電腦一種冷幽默個性,以顯示其智慧程度…所以這代表他認為「擁有幽默感」是一種顯示某人工系統擁有高等智慧的不錯指標嗎?還有沒有其他能讓機器通過圖靈測試(Turing Test)的重要指標?

20171016_Gerrold_NT01P3

《When HARLIE Was One》
(來源:Wikipedia)

有鑑於Gerrold時常在作品中加入的幽默感(例如為《Star Trek》影集創作的外星生物毛球-Tribble),他的回答並不令人驚訝:「我認為幽默感大概是一種最能代表智慧的特色,因為開玩笑是一種暫時抽離當前狀態、從不同情境來理解它的能力。」

「智慧──感性(sentience)、學識淵博(sapience)、具備自我意識(self-awareness)──需要模式識別(pattern recognition)以及受時間約束(time-binding),智慧引擎必須要能識別許多不同種類的模式、記憶它們,然後能在遇到新資料時綜合識別;」他解釋:「智慧是一種將數據轉換成資訊、然後將資訊儲存以供未來使用的行為,因為生存取決於知識。大多數高等生物都具備某個程度的這種能力,例如剛出生的小貓被暖爐燙過一次,就不會再去坐在上面。」

Gerrold補充指出:「幽默感是依照預期衡量模式、將之並列的能力;例如我們來想像“絕對不吃比…大的東西”,在此我們若代入“一輛汽車”,就打破了某種預期同時將自己推向一種超現實的模式中,與現實世界完全沒有關聯性,而且存在於它自己新創的情境中。」

「這需要一種高階的內部處理(internal processing);」他表示:「想想現在的人類,那些沒有幽默感的人難道不是似乎比那些懂得說笑──特別是能自嘲──的人,在某些方面的生活功能效率比較低?」

生物學進展將會帶來驚喜?

這位小說家也寫過許多關於生物戰爭的題材,例如描述外星人入侵地球、1983年初版的《War Against the Chtorr》系列小說,情節中很重要的一個部份就是在生態系統各個層面發生的生物戰爭;所以,Gerrold認為在未來二十年,生物學或生物力學(biomechanical)領域的進展將具備怎樣的重要性?

「生物學與生物力學的進展,可能會是這個世紀剩餘時間最重要的研發領域,特別是對於大腦是如何運作的研究;」他表示:「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們擁有能探索以往不可能探索之事物的工具。而最令人驚喜的,總會是關於生命如何找到出路…我預期在我的餘生會一天遇到至少六次這種驚喜!」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ribbles’ Creator Eyes Our Disruptive Future,by Alix Paul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