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Intel)在本週發佈了一篇新聞稿,表示Mobileye執行長暨英特爾資深副總裁Amnon Shashua在日前於南韓首爾舉行的世界知識論壇(World Knowledge Forum)上發表演說時,提出了一套為確保自動駕駛車輛安全性而開發的數學公式。

該新聞稿指出,同時擁有教授身份的Shashua與他的同事Shai Shalev-Shwartz (Mobileye技術副總裁),共同發表了一篇學術論文與方便大眾理解的摘要,詳細說明如何以一套正規的數學公式,確保自駕車以審慎負責的態度上路行駛,且不會引起交通事故。

而或許更重要的是,Shashua的演說表達了Intel/Moblieye與產業界共同推動標準的渴望,特別是在人類駕駛與自駕車發生難以避免的碰撞事故時,應如何判定法律責任歸屬。

Intel/Moblieye的目標是用專門的數學模型讓自動駕駛車輛在交通事務中「免責」──Shashua表示,只要遵循一套由產業界與政府主管機關預先明確定義的規則,可確保自駕車只會在「安全」的框架內運行而不會成為肇事主因。

新聞稿中引述Shashua的談話指出:「究責的能力至關重要。自駕車和世上最優秀的人類駕駛一樣,一旦遇到難以掌握的狀況,交通事故也無可避免地會發生。如果能擁有360度視野以及像自駕車一樣迅捷的反應速度,小心謹慎的駕駛人因為疏失而造成事故的可能性則極低。」

乍看這個想法,我覺得是冷酷無情而且自私自利;不過看到Intel在新聞稿描述Mobileye是「為自駕車產業說明如何證明自動駕駛車輛的安全性」,讓我又覺得需要好好思考…而市場研究機構Linley Group的資深分析師Mike Demler提出了一針見血的看法:「在什麼世界會發生“球員兼裁判”對產業界來說是好事的情況?」

的確是如此。不過在我仔細閱讀了Shashua的論文之後,還是得承認在全球自動駕駛車輛技術開發者中,Mobileye確實是領先者;他們在這個領域耕耘已久,也提出了很多想法。

有鑑於此,我發現有趣的地方是Mobileye坦承了幾件事:

  1. 完全避免交通事故是不可能的;
  2. 若無「公式化的事故模型」,汽車產業就無法開發駕駛策略軟體以避免自動駕駛車輛成為交通事故中的肇事者;
  3. 產業界需要一個解決方案,避免「大多數自動駕駛車輛開發者似乎已經在規劃的資料密集驗證程序」;Mobileye認為這是不可行的(無論是在實際道路上或是模擬環境中)。

20171019_Mobileye_NT01P1

用以計算車輛安全車距的公式
(來源:Mobileye)

換句話說,Mobileye的技術論文揭露了許多觀察者長期以來懷疑的事情──除非汽車產業開發出堅實的安全驗證程序,還有一套能讓廠商開發決策軟體的規則,以及提供大眾「可證明之安全性擔保」,自動駕駛車輛不可能真正上路。

如同Mobileye的論文作者們所指出的,他們有各種理由擔心,缺乏安全保障標準與可擴充性,會讓目前產業界對自動駕駛車輛的濃厚興趣漸漸縮小為特定學術研究,並讓整個自動駕駛車輛領域面臨寒冬;不過那些棘手的問題迄今產業界無人有意願提及、遑論坐下來談。

Intel/Moblieye願意率先為解決這些問題付出努力,值得一些掌聲鼓勵;有產業分析師認為,Mobileye的提案「具備改善自動駕駛技術的潛力」。

根據Mobileye的邏輯,如果你有一個公式化的「事故責任歸屬」模型,工程師們就能輕鬆地開發出駕駛策略演算法,避免自動駕駛車輛造成交通事故;此外這種模型還能讓工程師針對自動駕駛車輛開發「具效益的驗證程序」,不需費力進行詳盡的道路測試與模擬軟體測試。

Mobileye的論文作者指出,自動駕駛車輛具備360度的環景視野與無干擾、非常快速的反應時間,而藉由結合這些優點以及公式化的責任歸屬模型:「自動駕駛車輛開發者能設計出一套系統,具備能根據這種模型評估每一個指令的軟體。」

20171019_Mobileye_NT01P2

在超車策略的案例中,計算車輛周遭的安全通道(corridors)可判斷責任歸屬
(來源:Mobileye)

從工程觀點來看,Mobileye的提案似乎有可能成為克服開發無事故自動駕駛車輛之挑戰的解決方案;不過真正的問題在於,Mobileye的邏輯令人遺憾地抽離了現實世界由人類維繫的特定社會規範、習俗以及行為。

需要預先定義的規則

在論文中,Mobileye作者其實擔心自動駕駛車輛中就會與人類駕駛的車輛發生碰撞,他們表示:「如果這種情況發生,相關單位將會進行調查,這可能耗費數個月的時間;甚至如果責任在於人類駕駛的車輛,其歸屬也可能無法立即證明。在事故涉及自動駕駛車輛時,會獲得社會大眾高度關注。」

Mobileye因為相信其方法能將事故過失責任的「常識」(common sense)公式化而帶來舒適與自信,論文作者表示它們能「公式化駕駛情境,以及優先權與讓路(give way)、變換車道(take way)等概念,還能加入速度、距離等等參數,結合到用以判定責任的數學公式中;但不太清楚作者所說的「常識」代表什麼,對誰來說算是「常識」?

最後Mobileye信心十足地表示:「我們的解決方案能根據數學模型,預先為過失責任建立明確的規則;如果這些規則預先確立,事故調查時間就能非常短而且是根據事實,並確定責任歸屬。他們認為,當這類事故不可避免地發生時,能釐清消費者、車廠與保險業者之間的責任風險,將會強化大眾對自動駕駛車輛的信心。」

但…這是要如何運作?

我看到了一個問題…Linley Group的Demler也是;針對Mobileye提出的「事故調查時間能非常短而且是根據事實,並確定責任歸屬」,他的看法是:「這真是讓我不敢相信的天真。」

Demler被逗樂了:「這是以為整個世界照著工程師的想法運轉嗎?顯然Mobileye的人從來沒上過法庭。法庭上你會帶著你的事證,我也會帶著我的;你會請律師,我也會聘一個。然後我們會辯論、交叉訊問,接著是法官或陪審團判決。法庭就是這樣運作的,沒有引理(Lemma)會出現改變這樣的過程,律師與金錢介入之後也不會。」

當然Mobileye的人也沒有說只靠他們就可以解決問題,他們說:「與全球性標準團體與政府主管機關共同合作,為安全性驗證建立一個方法與標準,對汽車產業來說非常重要。」而最大的問題是這種進一步的「合作」、討論何時將會發生?

Mobileye認為自己已經盡了力;上述論文作者寫道:「與Mobileye的合作理念一致,我們在最近發佈的一篇學術論文中公開闡述了這種數學模型的技術細節。」

不過Demler建議:「如果Mobileye想要在安全性方面合作,他們應該要公開的是他們的自動駕駛演算法,或是至少為EyeQ處理器提供軟體開發套件(SDK),如此軟體開發者與汽車工程師們就能將其車輛安全性與那些更開放的平台比較。而且是用一套獨立的測試。」

做為總結,Demler同意一套通用的自動駕駛車輛測試絕對有需要:「但那些測試不會出自於處理器供應商撰寫的演算法;該種演算法無法發揮作用,因為這並非社會運作的模式。」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Mobileye's Safety Formula Doesn't Quite Add Up,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