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FPGA即服務」商機崛起(上)  

對Accelize這樣一家想要在剛起步的「FPGA加速器即服務」市場搶攻一席之地的公司來說,與英特爾(Intel)的策略聯盟是必須的;市場研究機構Moor Insights & Strategy的高性能運算(HPC)暨機器學習技術資深分析師Karl Freund表示,Accelize面臨的挑戰是「需要快速擴展全球版圖,也許是透過更多的策略聯盟,特別在亞洲與美國市場。」

另一家研究機構451 Research的共同創辦人暨基礎建設副總裁John Abbott則形容Accelize是在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處境,需要讓足夠的IP進駐其雲端市場,才能讓其商機規模成長,並使其成為對更多開發者具吸引力的通路。

此外Freund認為,英特爾也會需要與Accelize的合作:「英特爾希望能超越因為亞馬遜(Amazon)的AWS F1運算執行個體而領先市場的對手賽靈思(Xilinx)。」

Accelize市場行銷與策略聯盟總監Stephane Monboisset同意以上的看法,指出英特爾看到了與該公司合作的巨大商機與責任;他甚至預測,所謂的「雲端FPGA」(FPGA-in-the-cloud)市場恐怕將一蹶不振,因為對於想在雲端服務中尋找加速器的使用者來說「幾乎沒內容」。

Monboisset表示,內行人都了解FPGA編程太複雜,現在並不是說服使用者「只要你動手,夢想就會成真」(if you build it, they will come)這種概念的好時機;「英特爾知道他們需要加快腳步,」Monboisset指出,相較於賽靈思,英特爾正要「更往前一步」,而該公司已經設計了一款採用英特爾方案的板卡並將之應用於雲端加速器服務。

20171024_Accelize_NT02P1

許多大型資料中心業者都已經推出採用FPGA方案的雲端服務
(來源:Accelize)

英特爾會想搶Accelize的生意嗎?

451 Research的Abbott認為,Accelize與英特爾的結盟有助於建立一個強大的跨產業生態系統:「如果英特爾不想要這樣,有可能會透過收購Accelize以避免市場競爭。」

那英特爾有可能也開始做Accelize正在做的生意嗎?Moor Insights & Strategy的Freund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實際的選項:「目前這個市場還很小,」其次如果英特爾認真想經營這種生意,可能也得支援賽靈思的方案,就像Accelize所做的:「英特爾不會想這麼做,但是客戶會希望有選擇,而不是只有單一供應商。」

此外,如果英特爾想搶Accelize的生意,可能面臨一個更大的問題──如Abbot表示:「英特爾會需要開放其工具給另一個加速器架構選項,包括來自Nvidia、ARM與AMD…等競爭對手的方案,該公司不太可能做出這種讓步;舉例來說,英特爾視FPGA為GPU的替代方案,但GPU在任何一種牽涉資料平行(data parallelism)的任務中都很強,不太可能被取代。」

Abbot的看法是,FPGA將「可能會在功能平行(functional parallelism,例如在相同處理器上執行的編碼以及加密),還有繁重的輸入-輸出任務如TCP卸載以及雲端娛樂等方面的應用擴展市場版圖。」

20171024_Accelize_NT02P2

Accelize可提供的服務
(來源:Accelize)

「晶片即服務」的未來趨勢…

如果像是「FPGA即服務」這樣的趨勢繼續發展下去,是否會有可能出現其他「晶片即服務」商業模式?又將為半導體業者帶來什麼樣的變化?畢竟從銷售實體產品轉向銷售「服務」的生意模式,已經改變了硬體世界。

Abbott認為:「晶片供應商需要支援異質運算(heterogeneous computing)架構以及軟體層的新興標準,打破採用上的障礙;現有生態系統夥伴必須要能進入更廣泛的雲端加速器市場,而不是只被鎖在單一架構中。」此外他指出:「他們的晶片專屬開發工具會需要能支援開放架構,才能保持關聯度。」

那些重大變化是大多數晶片業者沒有準備好因應的;Abbott還指出:「伺服器製造商,包括所有白牌業者以及Dell、HPE等品牌廠,已經打造了專門為結合不同種類加速器所設計的新一代伺服器。」

Freund則認為傳統硬體供應商並不會參與雲端佈署,除了中國的聯想(Lenovo);但他很快補充指出:「注意某些應用可能會以即服務的形式在雲端開發或測試。」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Intel to Battle in FPGA-as-a-Service Race ,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