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救援公司從幾十年前開始從旋轉式磁碟中搶救資訊,他們擔心快閃記憶體(flash)和固態硬碟(SSD)的出現可能害得他們退場。相反地,它帶來了新的挑戰。

Drivesaver工程總監Mike Cobb表示,從flash和SSD中存取資料讓每一次的資料救援成為客製計劃。他已經在這家公司服務近24年了,由於IDE平行裝置價格較SCSI更便宜而日益成為主流,他最近開始致力於3.5吋硬碟(HDD)相關任務。「直到越來越多的公司採用SATA後,才開始出現許多變化版本。」

Cobb說,硬碟市場如今由兩家公司主導——希捷科技(Seagate)和Western Digital (WD),而SSD領域則出現爆炸式成長。多家公司來來去去,而像英特爾(Intel)、三星(Samsung)和美光(Micron)則隨著市場的鞏固而佔據了主導地位。

Cobb說:「flash剛開始發展的前幾年真的很瘋狂。」控制器、加密和介面都對於資料救援帶來了挑戰。

20171109_NVMe_NT02P1 相較於硬碟,從先前資料救援時學到的經驗可應用至另一個,在SSD上復原資料更像是進行一項研發計劃

Cobb說,「同一系列中的每個SSD可能會有很大的不同。」

Cobb表示,韌體在硬碟救援時發揮重要作用,在SSD也不例外。

這就是加拿大渥太華公司DeepSpar Data Recovery的業務基礎。不過,該公司並非專注於資料救援業務,而是與業界主要的資料救援公司合作,為他們提供因應儲存媒體演進所需要的新工具。該公司銷售總監Serge Shirobokov表示,業界主要的資料救援公司才剛開始關注於NVMe SSD市場。直到去年以前,大部份需要資料救援的SSD都是MacBook Air 筆記型電腦中內建的HDI PCIe硬碟。

DeepSpar最近發佈一款工具,有助於從故障的NVMe SSD中復原資料。該公司認為,要從故障或損壞的硬碟中救回資訊需要完全不同的控制功能,其中之一就是手動限制SSD使用PCIe通道數的能力。如果某一特定的PCIe通道發生故障,它能協助恢復資料的存取。例如在通道3出現電子問題,就只能使用通道1進行所有通訊,才能避免問題。以相同的方式,手動限制PCIe鏈路速度至最低設定,將有助於提高訊號雜訊比(SNR),並實現與SSD的穩定通訊。

另一種控制功能是在讀取超時或錯誤時發送各種PCIe級與協議級重設的能力,基本上它能讓該工具重新啟動SSD,以及在試圖讀取損壞的flash磁區而SSD沒反應時仍能繼續救援資料。同樣地,如果重置不足,這款工具還可以對SSD進行重新修復,以便繼續救援過程。

Shirobokov說,只要在SSD上的幾個flash單元失效,就可能讓一台電腦無法正常開機。使用DeepSpar的工具「能從不穩定的SSD中救援資料。在一段時間後,不穩定的SSD將會完全故障。但這款工具能給你更大的機會,在它完全損壞以前找回一些檔案。」

20171109_NVMe_NT02P2 備份到雲端也改變了資料救援的動態。它不再是軟碟和硬碟,而是手機和USB驅動器

在硬碟故障和資料救援技術方面,硬碟與SSD之間有許多相似與不同點。Shirobokov說,DeepSpar的新工具建立在其硬碟救援的成像器上,但與旋轉式磁碟不同的是,SSD在就算即將故障也不會出現異常雜訊等線索,而只是無法開機。

Shirobokov說,硬碟和SSD的損壞磁區都可能導致資料遺失,但SSD只有很小部份損壞導致磁碟無法存取,但控制器也可能停止運作。至於DeepSpar的NVMe SSD救援工具成功機率和復原時間如何呢?Shirobokov說目前還言之過早,但預計明年可提供一些統計數字。

Cobb表示,NVMe SSD的價格由於越來越受消費者青睞而變得更加普及,雖然介面將有助於資料救援,但板上各處都是每家製造商各自的不同元件。因此,「在SSD上成功進行資料救援的機會將會更高,但復原的時間將會延長。」

SSD改變了導致資料遺失的原因。備份到雲端也改變了資料救援的動態。它不再是軟碟和硬碟,而是手機和USB碟。儘管任務關鍵的資訊更可能被複製到輔助儲存陣列或雲端中,但僅有資料備份似乎不夠充份。因此,他強調,資料救援業務仍存在機會,它將變得更令人興奮,更具智慧。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NVMe Changes the Data Recovery Game,by Gary Hil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