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似乎已經偏離常軌…市場除了爆出博通(Broadcom)試圖收購高通(Qualcomm)的消息,還有英特爾(Intel)與「宿敵」AMD握手言和,將推出一款結合自家處理器、半客製化AMD Radeon繪圖晶片與第二代高頻寬記憶體的多晶片封裝解決方案

Broadcom試圖收購Qualcomm可以用博通現任執行長Hock Tan想主導世界來解釋;Tan在稍早之前接受《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訪問時表示:「當某個企業在技術上排名第一,在市場上也排名第一,我們想收購它將之納入博通的平台,並透過那樣的策略取得成長。」這聽起來很合理,但是因為眾多理由,這樁交易恐怕很難實現。

至於Intel與AMD的結盟或許更有趣,特別是在不久前Intel還宣佈延攬了AMD繪圖晶片研發團隊的前任主管,第三次試圖開發挑戰AMD與Nvidia產品的分離式繪圖晶片。Intel可能已經展現了該公司想跳脫「非我所創」(not invented here)的教條,但當真正開始要實施的時候,還是偏好把技術抓在自己手裡。

一個我們從市場研究機構Tirias Research的Kevin Krewell首次聽到的有趣理論是,在經過幾十年的競爭之後,Intel與AMD破天荒合作應該是應了蘋果(Apple)的要求,後者需要一種結合Intel Core處理器與AMD Radeon繪圖晶片的解決方案,必須要夠小、讓Apple能放進超薄的MacBook。

Krewell表示:「因為AMD是Apple最愛的繪圖晶片供應商,將Intel的CPU與AMD的GPU放進同一個封裝,對AMD來說是一個勝利。」其他分析師也認為這樣的理論很合理,但有鑑於蘋果的超緊口風,以及對供應商有相同嚴格的保密要求,我們暫時無從得知其真實性。

另一家市場研究機構Linley Group總裁暨首席分析師Linley Gwenapp接受EE Times訪問時表示:「觀察Intel與AMD合作開發的產品將用在哪裡會很有趣;這是一種Apple會想要看到的產品,因此我認為它會用在高階MacBook,而它或許是來自Apple的主意。」

不過Gartner的研究副總裁Steve Kleynhans認為,Intel與AMD合作的新方案,為支援3D遊戲與虛擬實境(VR)應用的各種輕量化行動PC開啟了機會;他指出,Intel與AMD的目標市場都是Windows生態系統,並非Mac OS生態系統,沒有理由說兩家公司的合作出自Apple的手筆:「我不認為Apple在Intel的這個決策中具備比其他大廠更多的影響力。」

Kleynhans指出,Intel想確保旗下處理器產品覆蓋所有PC應用領域,而未來的AMD Ryzen會是一個風險:「與AMD發展夥伴關係,讓Intel能盡量避免那樣的情況發生,同時也為AMD對抗Nvidia提供了一些助力;Intel需要在未來幾季努力推升性能,以對抗正染指其PC市場領土的ARM處理器,因為微軟(Microsoft)提供了可在ARM處理器上運作的Win 10。」

而事實上幾乎所有人都同意,Intel與AMD合作是對Nvidia的公然挑釁,因為Intel選擇與該公司的宿敵AMD合作。Tirias首席分析師Jim McGregor猜測,Intel不選Nvidia而與AMD合作,是因為AMD試著「扮好人」,甚至在2015年將其繪圖晶片事業群分離為一家獨立公司Radeon Technology Group;這些舉措都是為了免除Intel的顧慮。

Gwenapp指出,Intel與AMD的共同敵人就是Nvidia;Nvidia跟兩家公司都有競爭,而且在很多方面對Intel來說一直是心頭刺,在諸如人工智慧(AI)與自動駕駛等未來技術上積極搶奪大眾心佔率(mindshare):「或許這是一個徵兆,顯示Intel感受到了比AMD更多的、來自Nvidia的威脅。」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Did Apple Make Intel and AMD Play Nice?,by Dylan McGr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