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 Times在9月初宣佈我們將著手進行「科技女力:堅持不懈的身影」(Women in Tech: Profiles in Persistence)特別報導的計畫;動機是因為看到我們的讀者、編輯還有整個科技社群之間,對於在理工(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STEM)工作領域的性別差距問題爆發了爭論。

首先要聲明的是,EE Times同意男性與女性在一些先天條件上有所差異,不過我們反對用生物或情感上的性別差異刻板印象(請參考:她們反而比你更適合當工程師!),來解釋──或者證明──女性在工程領域比例較低的現象。

為了支持以上論點,我們在全球透過EE Times出版商AspenCore遍布全球的編輯群以及廣大讀者推薦,選擇了多位在科技領域表現傑出的女性接受採訪並寫下她們的故事;這些「科技女力」有的是公司執行長、也有的是投身研發的科學家或基層工程師,

這次特別報導,EE Times編輯們對受訪者們提出的不再是關於零組件技術細節、系統設計選擇、市場競爭、公司成長策略等等偏「硬」的問題,我們很罕見地從柔軟的個人觀點出發,因此從一系列訪談報導中,你將會看到那些在全球科技社群的進展中扮演要角的女性朋友們,是如何從技術研發設計、經營管理或是教育指導下一代等不同方面貢獻她們的力量。

我們採訪這些「科技英雌」的問題,包括她們選擇專業領域的動機,以及她們是如何一路堅持朝著所選擇的方向前進、又是如何達成她們設定的目標。我們想要讓科技領域「能見度」較低的女性朋友們的努力被更多人看見;更重要的是,我們想要突顯女性不願提及的那些安靜的堅持與個人努力──這通常是違背系統性的阻力。

儘管受訪者們的背景大不相同,她們的回答卻有一些共通性──例如很多位受訪者都表示,「對工作的熱情」是讓她們能堅持不懈的重要原因;此外來自家人以及導師的肯定支持,還有主管偶爾潑過來的冷水,都會成為她們勇敢向前的動力。失敗不是會讓她們放棄的理由,反而是提醒了她們要更加努力。

為何特別強調女性?

在我們宣佈這個特別報導計畫後,就有讀者直接問:為何只強調女性?科技領域的女性從業人員數量減少確實是一個值得憂慮的現實問題(參考MIT-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一篇報導);根據統計,仍有20%的理工科系畢業生是女性,女性在整體工程領域從業人員中佔的比例僅13%。

我們都渴望在一個性別中立的世界生活、就業,但看來今日的世界距離那樣的理想仍然遙遠;還是有人以偏頗的觀點鼓吹科技業不該聘用更多女性員工,讓人對於這個世界聲稱推動兩性平等的說法存疑。我們不能假裝沒看到女性在科技領域仍是少數族群,而且平均薪資水準往往低於男性的現實情況。

藉由這一系列「科技女力」特別報導,我們希望能激勵更多在工作職場、學校甚至是一般輿論對女性投入工程領域相關話題的討論,她們不只是統計數字,而是我們的朋友、同學、同事,甚至是老闆、導師,也是需要被保護、真實的人。

在這個男性主導的產業中,女性面臨的艱辛是不該被忽略的;如果有人相信「女性對於成為工程師沒興趣」、「她們安於較低薪資水準」、「她們對於在科技世界扮演領導角色沒有準備也不積極」…這些說法,他們需要跟那些真正身在科技領域的女性朋友們聊聊,而她們恐怕沒有人會支持以上說法。

必須付出雙倍的努力

在採訪過程中,我們發現這些女性受訪者都展現過人勇氣、洞察力以及堅持不懈的毅力;當然她們都特別勤勞,她們也必須如此。

例如擔任2017年IEEE總裁暨執行長的Karen Bartleson表示:「我必須要比我的男性同事更努力工作,才能讓自己跟他們一起被相提並論;我得透過工作證明我自己可以做得更棒、更快。」總部在台灣的專業材料分析實驗室閎康科技(MA-Tek)創辦人暨董事長謝詠芬則與我們分享,她在生產期間甚至只請了一個禮拜假期就返回工作崗位。

從少女時代開始,職場女性就面臨著基於性別障礙的難題;各種歧視或許是非常微妙的,但總是存在;例如在一場需要相互溝通的會議中,有些男性就是會對於在座的女性視而不見。高通(Qualcomm)軟體工程副總裁Vanitha Kumar將這種情況稱為「隱性偏見」,但很多男性都對於他們自己的女性親友或同學同事遇到的這類問題視而不見。

Cadence Design Systems車用解決方案軟體工程部門總監Alessandra Nardi主張,在這樣的議題上不只是女性應該要被指導,男性也同樣需要;只教女性同胞們如何追求成功是不夠的,還需要提醒男性不該存在無意識的偏見,認為女性在技術上就是會比較弱、不能當好主管,或是缺乏天生的自信。

溫婉美德不該成為弱點

很多女性都可能意識到,她們最大的弱點就是太謙虛,這也是傳統觀念上認為女性應該要有的品格;如台灣RF晶片設計業者立積電子(Richwave)總經理王是琦就認為,女性通常被教育要溫婉、善解人意,但也因此會為了表現禮貌或在意別人的想法而放棄很多堅持。

IEEE的Bartleson也表示:「太愛表現自己就好像是在吹牛一樣,我們會被教育不能這樣。」ADI (Analog Devices Inc.)醫療與消費性系統副總裁Jen Lloyd則說,她被教育要隱藏自己的意向:「不要標榜自己;」但是她還是鼓起勇氣這麼做了,而且發現這樣的「標新立異」很值得:「我因此獲得了很大的自信。」

我們的受訪者並不是要譴責男性公開對女性表示敵意;意法半導體(STMicroelectronics)院士(Fellow) Andreia Cathelin就表示:「男士們並沒有統一陣線對抗女性,但他們傾向於在考量讓誰來負責某個既定工作或任務時把女性排除在外。」

那…女孩們該怎麼做?Cathelin認為,當妳決定爭取某個特定職位或任務時,需要提出明確無誤的例證指出妳自己是很棒的選擇,然後經常提醒每個人這個事實;立積電子王是琦的經驗則是,女性可以溫柔,但這不代表可以輕易對現實妥協,只要是對的就要勇敢堅持。

不可避免的「多重身份」

在我們規劃這個專題報導進行內部討論時,一位編輯質疑詢問女性受訪者「如何兼顧工作與家庭」這個問題是否恰當;最後我們還是決定把它放進訪綱中,而有幾位受訪者對這個問題的回應,確實驗證了我們編輯同仁的顧慮。

對於這個問題,比利時研究機構IMEC獨立的氮化鎵磊晶供應商EpiGaN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Marianne Germain做了最好的詮釋:「有一天當人們停止詢問女性這個問題,或者是對男性與女性都提出這個問題時,我們才是真正實現了兩性平等。」

確實如此。然而遑論公不公平,我們的社會仍然預期女性必須要對家庭負擔更多責任,但對於男性卻沒有這樣的期望;我們不能對這樣的現實視而不見,因此我們還是想請這些表現傑出的女性朋友們分享她們究竟是如何因應「蠟燭兩頭燒」的壓力?

而幾乎每個女性受訪者都指出來自家人支持的重要性,包括願意相挺的另一半;例如立積電子的王是琦就有一位無論在事業或是家庭上都給予有力支持的好老公、也是立積電子董事長馬代駿。閎康的謝詠芬則表示,在她的孩子們還小、而她必須要為事業奔波的時候,提供托育服務的保姆們是非常重要的支援。

誰會是女性們追求卓越的模範?

我們採訪的大多數女性都坦承,傳統社會壓力對她們的職業生涯帶來衝擊,或是分享她們在事業與家庭生活之間分身乏術的掙扎;而除了感謝家人提供的支援,她們也強調曾經在她們堅持自我以及追求專業的過程中,盟友與導師們帶來的重要價值。

感測器/通訊元件設計業者Melexis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Francoise Chombar認為:「只要擁有一個夥伴、一位朋友或導師能完全理解並支持她們,女性就能充分發揮智慧解決任何迎面而來的挑戰。」可惜問題在於科技領域的女性實在太少,從其中很難找到一位能夠從她走過的路學習經驗的導師。

美國哈佛大學(Harvard)教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前任執行長Latanya Sweeney是第一位取得麻省理工學院(MIT)電腦科學博士學位的非裔女性,她說:「我在職業生涯中幾乎找不到任何一位導師。」

IMEC半導體技術暨系統部門執行副總裁An Steegen是比較幸運的一位,她表示,現任AMD執行長暨總裁蘇姿豐(Lisa Su,她也是我們的受訪者之一):「對我來說一直是一位不可思議的教練;蘇博士教我,一位真正的領導者不會等別人來告訴自己該怎麼做,沒有人要求也會積極行動。」

這個系列報導分享的故事,並不只是要說給女性讀者聽;這些傑出女性可能是每一個科技人的明燈,照亮我們通往一個兩性真正平等、互為夥伴的未來之路。

追本溯源,激勵所有女性和男性工程師的最大動力,是為這個世界棘手問題尋求解決方案的熱情。如德州儀器(TI)副總裁暨總經理Cecelia Smith所言:「那些“做不到的事”激勵我不斷向前,促使我致力解決無解的問題。」

此特別報導是由EE Times國際首席特派員Junko Yoshida擔任專案主持人,率領EE Times全球編輯團隊──包括美國矽谷採訪中心主任Rick Merritt,以及歐洲的Sally Ward-Foxton、台灣的Judith Cheng與中國的Echo Zao──分頭採訪或收集各地受訪者的故事而完成。她們包括:

英文版全文請參考下方原文連結;中文版的內容我們將陸續為您呈現。讓我們一起為這些「堅持不懈的身影」喝采!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Women in Tech: 25 Profiles in Persistence,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