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Anshel是成立於2004年的以色列公司SecureRF首席科學家,該公司專為物聯網(IoT)應用的低資源處理器開發抗量子(quantum-resistant)、公鑰安全工具;她是一位數學家也是密碼學家,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數學系教授Dorian Goldfeld,以及美國紐約市立學院(The City College of New York)教授、SecureRF共同創辦人Michael Anshel一起開發了所有SecureRF採用之協議基礎理論方法

Anshel表示:「任職新創公司不只能讓我追求我認為可能的研究,也能提供我所需的彈性;」以下是EE Times「科技女力:堅持不懈的身影」專題報導與她的訪談紀錄。

在您的職業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簡而言之,我最自豪的成就是利用我在組合群論(combinatorial group theory)的研究背景,創造了密碼學原根(primitive)以及協議,這是公鑰密碼學與整體安全技術的自然演化步驟。公鑰密碼學源於18世紀的數論(number theory),在20世紀的後期成為安全技術的重要元素;而電腦運算的強勁成長以及量子運算領域的崛起,促使更多對應用數學理論的需求。

成為一位頂尖工程師或是公司高層並非偶然;請問您選擇專業領域的動機為何?您是否一直朝著既有的目標前進?是否曾改變方向?是否預期在未來會有改變?

在組合群論研究領域固有的難題是演算法研究,但要了解密碼學的安全性必須仰賴那些難題,並與許多尚未開發的數學資源「交談」;我想要將這些不同的研究領域綜合在一起,而且很幸運的是獲得SecureRF同事們的支持,他們都願意投入他們不熟悉的數學領域,貢獻他們自己的專長、技術以及心血。

在工程領域中,女性仍是少數族群;無論是對或是錯,男性與女性之間的一些差異仍然是科技產業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讓您自己的表現與成就在這個環境中能「被看到」,您面臨的挑戰是什麼?您如何克服這些挑戰?

要從密碼學社群「舒適圈」之外導入數學理論是很大的挑戰,如果沒有被這樣的研究命題嚇跑的話…我不能說這與性別有關。

您在發展職業生涯的過程中,是否有一個模範或是導師?他們的指導或是人生經歷為您帶來了哪些幫助?

我很幸運能到美國紐約市留學,在那裡有很多機會可以參與各種數學講座,並與講師們互動;而那些經驗激勵我去探索不同研究領域之間未先經過驗證(而且可能也沒有立即應用)的知識聯繫。我想到的學習榜樣是活躍於20世紀的數學家,包括Wilhelm Magnus、Samuel Eilenberg以及William Thurston等,這些前輩具有革新思想、公正的胸襟而且鼓舞人心。

女性通常會面臨家庭需求與事業成就兩頭燒的責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儘管一代代的女性確實背負著照顧家庭的沉重負擔,但也有許多人致力於提倡父母雙方都要有與孩子們共處的時光,才是對下一代有益的,這無疑也改變了我的國家的傳統文化。而我任職於一家新創公司,不只能讓我追求我認為可能的研究,也能提供我所需的彈性;數學與密碼學的研究需要持續努力,而且與標準企業經營典範在本質上並不相符,這與觀察特定性別完全無關。

您認為要鼓勵女性投入科技領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麼是應該做的?

我被問過這個問題很多次,而我並不認為我有資格能針對這個「大哉問」提供恰當的觀點;我想我們應該是去看所有在理工(STEM)領域數量稀少的族群,從中發掘、培育人才。其進展無法以簡單的指標來衡量,而且是可能會衰退或流動的;整體看來我仍然對於我們是持續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抱持樂觀態度。

來自工作夥伴的證言

SecureRF總裁暨執行長Louis ParksIris帶來的是比對於我們所支援之非對稱安全協議之數學基礎的深度了解更重要的東西;她以堅持不懈的精神推動創意元素,催生各種我們公司正在行銷的解決方案。身為我們的首席科學家,她每一天都證明了能有所作為與性別無關,而在於自身的能力。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Iris Anshel: Progress on diversity ‘cannot be measured with simple metr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