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長尾效應」(long tail)的產品通常被認為是理想且穩定賺錢的「印鈔機」。畢竟,一旦你的產品開發與工具成本攤銷後(通常約一年左右),這些產品的利潤才真的開始增加。其想法是當你推出產品後,它就會儘快並加速量產、取得設計訂下單或成為暢銷商品——取決於它是一款OEM或零售的產品,最終並開始獲利。

然後,再經過幾年,銷售逐漸減少,但仍然會有一些訂單出現。由於已經涵蓋了所有的成本,加上製造成本也會因為經驗累積等其他因素而逐漸降低,高利潤率的收入源源不絕。我們甚至還看到了一些晶片在過了10年、20年或更多年後,仍然由其原始供應商提供(不過顯然不建議新設計使用),以及來自像Rochester Electronics等專精於製造「過時」元件的供應來源,他們採用向原始供應來源購買的工具進行製造。

這是好消息。但不利的一面是,重要產品的壽命長可能會導致一種兩難的處?,因為產品仍在使用中,或者換人接手,但卻無法提供支援了。這正是《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的新老闆所學習到的一課。在收購了這家報社後不久,《波士頓環球報》從其具有歷史代表性的總部撤走了記者、編輯、銷售、行銷、藝術和版面設計人員,以及一台60多歲的舊式機電印刷機(如下圖)。印刷業務移至新的設施中,並以僅20-25年的較新機器取代這台古老的印刷機。

20171207_EELLife_NT01P1 這台古老的報紙印刷機約有四層樓高、重達542噸,每週印製400噸報紙,每捲重達1,400磅。(來源:The Boston Globe)

對於較新的印刷機需求很簡單:雖然報紙印刷業務持續下滑,但仍然是需要的收入來源。不過,這些印刷機並不需要每週7天每天24小時地全天候運作。因此,《波士頓環球報》打算也承包印刷一些其他的地區報紙,包括來自最大的競爭對手以及廣告、傳單和小冊子的標準商業印刷。原則上,這一切都很合理,而且負責這個新設施的公司也對此感到非常自豪。

但這其間出現了一個問題:他們購買這些較新的二手印刷機很難再重新配置用於其他不同的商用印刷任務。相較於非電子版的「恐龍」級印刷機,這些較新的印刷機可經由軟體控制或用戶編程,但要找到人員去編寫這些古老的程式碼以及可用的工具並不簡單。德國的原始供應商正在尋找仍然記得這些程式碼與工具使用的「資深前輩」——而且他們也剛好想工作賺一點錢的話(畢竟對於The Boston Globe來說,在這方面的升級投資並沒什麼長遠的未來)。長話短說,《波士頓環球報》將會面臨虧損,因為這些機器不但不能可靠且準時地印刷自家的日報,而且也無法承接外包工作。

這種情況有點類似於我們在20世紀末面臨的Y2K危機。一些專家預測,「一切」將會停擺,而另一些人則表示這種影響微不足道且可加以控制。最終的現實則是介於二者之間,尤其是因為已經出現足夠的老派FORTRAN和COBOL程式人員來處理這些問題了。此外,Y2K的問題有許多不同的應用,因此具有更廣泛的知識基礎,它並不像《波士頓環球報》的印刷機那麼獨特。

因此,我們學習到的一課是:在許多應用中,產品的壽命和效用往往比我們所想像的更長得多。相較於以智慧型手機為中心的消費世界及其僅二或三年的產品生命週期,在工業、醫療、儀器儀表和軍事領域中,一款好的產品不僅要能使用壽命長,備件和軟體維護也是必須考慮的重要問題。

至少,一些可靠的評論文件至關重要——請把它寫出來!因為你所使用的軟體或線上文件規格在20+年後不一定還存在。至少,你可以這樣說,你已經完成負責且專業的工程事務了——也就是說,管理團隊將會支持你。

在你曾經維護或升級過的產品中,最古老的產品是什麼?在你曾經參與設計的產品中,哪些產品最長壽?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Long Tail” & Legacy: Good, or Maybe Not,by Bill Schweber, Engineer, Author,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