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 Lloyd是ADI醫療健康和消費性電子系統部副總裁。這位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第三代工程師表示:「我認為勇於冒險的精神對促進職業發展的作用不容低估。」以下是EE Times「科技女力:堅持不懈的身影」專題報導與她的訪談記錄。

在您的職業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我非常自豪能成為ADI首位從應屆畢業生晉升為業務部門副總裁的女性;一路走來,我擔任過很多職位,從設計工程師、工程經理到業務主管,我在職業生涯中任職的每個階段都有所收穫。身為工程師,我感到自豪的是我擔任電路設計師協助開發的產品所達到之創新水準,而且這些產品中的一部分至今仍在為ADI創造收入。

在我職業生涯早期,最受歡迎的產品是AD9874,一款採用高性能帶通Σ-Δ技術的中頻數位化子系統(IF-digitizing subsystem),為專用行動射頻通訊提供超寬動態範圍和低功耗;該產品在發佈當時是開創性的,因此獲得了多項專利,包括我所獲得的第一項專利。

作為一位領導者,我最自豪的成就是與我的團隊合作,將精密線性元件和轉換器領域一項已經很成功的技術業務推向更高水準的成長,建立了更緊密的客戶合作關係。除了核心元件技術,我們還在訊號鏈和系統創新方面不斷提出挑戰,由此打造了一支技術高超的工程師隊伍。我為這項業務的未來感到非常興奮,很開心我們為客戶所提供的附加價值最終協助他們成功實現了產品差異化。

成為一位頂尖工程師或是公司高層並非偶然;請問您選擇專業領域的動機為何?您是否一直朝著既有的目標前進?是否曾改變方向?是否預期在未來會有改變?

我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是希望從事能影響市場、難以解決的工程問題和解決方案,雖然那時我還沒有對我的整個職業生涯做出規劃。我很幸運一畢業就能加入ADI,立即處於能向一些業界最優秀工程師學習的環境中。雖然那時只是一位新進員工,但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貢獻和見解得到接納。

漸漸地,在某個時刻,我開始考慮我可以透過影響涉及產品方向的更高層次決策來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於是我開始向這個方向發展。這需要我在工作中更上一個臺階,從已定義產品的架構和設計工作進階到定義產品並制定產品組合戰略。

我一直致力於找到對人類有重大影響的領域,以便將我正在做的工作與在某方面能改善人們生活的成果聯繫起來。我非常榮幸現在能負責ADI的消費電子和醫療保健業務,因為在這些業務中很容易找到這種聯繫。我們的工作是應用我們的技術為我們的客戶及其客戶解決更大的難題,這種能力將改善醫療保健品質,並實現更豐富的人機互動。

在工程領域中,女性仍是少數族群;無論是對或是錯,男性與女性之間的一些差異仍然是科技產業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讓您自己的表現與成就在這個環境中能「被看到」,您面臨的挑戰是什麼?您如何克服這些挑戰?

在像我們這樣的科技領域中,盡己所能、持續不斷地分享自己的關鍵工作成果非常重要,不僅是在公司內部,還要在更大的產業範圍內;可以透過發表文章和申請專利來實現這個目標。多年來,我參加了IEEE客製化積體電路大會(IEEE Custom Integrated Circuits Conference,CICC)和IEEE超大型積體電路研討會(IEEE Symposium on VLSI Circuits)的程序委員會;這是非常好的方式,能促進我專業領域的進步,同時建立人脈並得到認可。

對我來說,談論我自己的成就和貢獻、為推進職業發展和提高薪酬而自我宣傳,曾經是一個挑戰。我不得不學會去和自己抗拒「自我標榜」的潛意識鬥爭;不過我發現,當我把自我宣傳的重點放在具體成就和技術信譽時,這就容易多了。

更有意思的是,我發現我理解為「自我標榜」的宣傳從來沒有讓對方厭煩。有一次,我所在的組織高層有個重組,我毛遂自薦擔任一個關鍵職位,其實我也沒什麼把握,但結果我被賦予了更大的職責,因為其他人認為這個變動是解決組織問題的最佳方案;事實證明,這樣的自我宣傳很值得,我因此也變得更自信。

您在發展職業生涯的過程中,是否有一個模範或是導師?他們的指導或是人生經歷為您帶來了哪些幫助?

我一直很幸運,在我的人生中有許多榜樣和導師影響了我的職業軌跡:高中老師、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和同事們、ADI的領導人、業界同行以及實習期的同事。我會提及幾位在我職業生涯初期真正激勵我的人。

我的父親和祖父都是電子工程師,因此我很早就接觸到我們這個行業正在解決的一些有趣問題;我會和父親一起旅行,見到許多他的同事,除了瞭解他們的工作以外,我還深入瞭解到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以及純技術工作與管理角色之間的差異。

ADI共同創辦人暨董事會主席Ray Stata,以及貫徹執行他願景的ADI其他領導人也一直激勵著我;Ray營造了以世界一流品質的工作為中心、同時創造商業價值的良好氛圍,他鼓勵人們互相合作、向最優秀的人學習、勇於擔當,而我也努力在工作中實踐這些品質。

ADI院士Susan Feindt在獲得成功職業生涯的同時平衡和整合工作與生活,在這方面,她是我的導師和榜樣;我見證了Susan在照料家庭的同時仍不斷取得新成就。鑒於她平衡不同角色的能力,她被任命為院士(Fellow),這是ADI的最高技術榮譽,這一點對我來說特別有意義、也令我深受鼓舞。

ADI技術長Peter Real和院士Dave Robertson也是我職業生涯的導師;他們一直是我的好夥伴,不斷向我提出挑戰,以做出有助於ADI實現整體成功的業務決策。

女性通常會面臨家庭需求與事業成就兩頭燒的責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我實現家庭與工作平衡的經驗,更多是如何成功結合這兩方面的角色、而非平衡它們。我已經提到過我對女性角色榜樣的欽佩,甚至在成為母親之後,她們還繼續實現職業生涯的成功的進步。對我來說,另一個關鍵是與真正支持我的主管合作。幸運的是我的主管都很理解我,在需要時,他們允許我在工作時間或出差安排上有一定的彈性,但在工作成果方面仍對我保持高標準要求。

例如,我大兒子出生後,有好幾個月我可以每週工作四天。我確保自己在工作時全心投入,以便在縮短的工作週內保持最大影響力。重要的是不要被自己需要靈活性這個事實嚇倒;相反,專注於確保自己仍然能做出有價值的貢獻,並且保證同事和上級都能注意到這一事實。

毫無疑問,隨著職涯進展,我的工作時間會越來越多,於是我透過鄰居、褓姆和司機來分擔我的家庭事務,盡可能兼顧各方面;向行動平台的轉變使我在辦公室外也能像在辦公室裡一樣高效率工作,這使得兼顧工作和家庭需求更容易。

做為一位主管,我知道女性和男性員工都會需要彈性調整時間來完成他們的工作。對員工和經理來說,根據最終結果和對個人職業發展的影響來處理每種情況至關重要。要考慮對整個組織健康發展的全域。

您認為要鼓勵女性投入科技領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麼是應該做的?

第一個障礙是如何接觸到在數學和科學領域嶄露頭角的中學女生;這些女孩們需要有機會接觸她們在工程職業生涯中可能遇到的令人神往的有趣問題,以及隨之可能帶來的職業機遇。我很幸運有這種早期接觸的機會,一部分是透過我的家庭,另一部分是透過一個名為賓夕法尼亞州長科學學院(Pennsylvania Governor’s School for the Sciences,PGSS)的計畫。

我透過這個計畫在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校園裡,花了幾週時間完成了一些有意思的專案,並且從教師和學生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我建議女生去尋找這樣的專案。在ADI,我們一直承諾支持STEM (科學/技術/工程/數學)教育,現在越來越多的女生投入這個領域,特別是ADI在FIRST機器人大賽(FIRST Robotics)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提供支援和指導團隊。

對於女性如何在科技領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我認為勇於冒險的精神對促進職業發展的作用不容低估。我鼓勵女性建立自己的信譽,但不必在這方面花費過多精力:如果想接受更多或更大挑戰,就要抓住機會,站到台前大膽嘗試。對我來說正是如此,強大的導師和支持技術社區非常有用,可以為工程領域女性所面臨的特殊挑戰保駕護航。我感到特別欣慰的是,ADI在女性領導力專案和指導方面不斷創新,我期待繼續為這些方面做出自己的貢獻。

來自工作夥伴的證言

ADI工業、醫療保健、消費電子和物聯網解決方案與安全部門資深副總裁Yusuf JamalJen才智非凡,集智慧、合作型工作風格和目標導向於一身,工作成果顯著。在我職業生涯與我共事的人中,沒有幾個像Jen這樣開明、樂於合作並才華橫溢。她能解決最複雜的問題,擅長通過將小組打造成為高效團隊來解決問題。

目睹她從技術的深入對話到對文化和業務影響的討論,所有一切都以行動為導向,將想法轉變為成就,這讓我印象深刻。我非常尊重Jen,並將在未來繼續向她學習。她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莫大的鼓舞。

本文編譯/原刊於EE Times China;責編: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Jen Lloyd: ‘Find a human aspect to the imp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