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ia Cathelin是意法半導體(STMicroelectronics)的院士(Fellow),她在該公司從事先進半導體技術研發將近二十年,曾於2012年獲頒ST技術委員會創新獎(STMicroelectronics Technology Council Innovation Prize),並曾擔任國際固態電路研討會(International Solid-State Circuits Conference,ISSCC)與超大型積體電路研討會(VLSI Symposium on Circuits)的多個委員會主席。

Cathelin在展開職業生涯之初並沒有女性導師,她從那時候起透過IEEE的各種會議建立女性專業人脈網路:「她們都是了不起的年輕世代楷模。」以下是EE Times「科技女力:堅持不懈的身影」專題報導與她的訪談記錄。

在您的職業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在我職業生涯中最驕傲的成就,就是在去年1月獲得ST院士的頭銜;我是在十九年前剛完成博士論文答辯後就加入ST,在公司歷任過數個不同的職位,但一直是在先進技術研發單位,而且我持續提升自己的科學、技術以及組織方面的能力,以在這個軸心上達到更好的表現。

我很自豪獲得了ST內部技術專家們的高度肯定,也很榮幸能為在這個領域提供成長機會的組織工作;在將近二十年的時間裡,我致力於研發ST最先進的、鎖定行動通訊應用的CMOS與BiCMOS技術,為IC設計研究提供指南以及技術訣竅。

成為一位頂尖工程師或是公司高層並非偶然;請問您選擇專業領域的動機為何?您是否一直朝著既有的目標前進?是否曾改變方向?是否預期在未來會有改變?

我是在一個「科學世家」長大,是我們家第三代的電子工程師;對我來說,我從青少年時期就很清楚科學的嚴謹度、公平性以及堅持不懈的態度,是發展職業生涯的關鍵元素。不過我也很快發現自己想把發展重電放在應用科學上,研究有一天能讓人們過更好生活的事情。

我知道擁有博士學位能讓我在未來有更好的理論基礎,受雇於一家跨國公司則為我的職業發展提供寬廣的空間。從加入ST以來,我的「路」就被鋪好了,而且我一直努力開發最好的技術,以催生符合最佳通訊標準的最高性能晶片;當所需的標準還不存在,我們也會帶頭推動。

在工程領域中,女性仍是少數族群;無論是對或是錯,男性與女性之間的一些差異仍然是科技產業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讓您自己的表現與成就在這個環境中能「被看到」,您面臨的挑戰是什麼?您如何克服這些挑戰?

顯然女性在科技領域是少數,而且職位越高,女性的比例也越低;我在產業界工作了十年之後確實開始感覺到挑戰,當時我正往中高階職位邁進。從那時候起,我總是覺得我必須比男同事努力兩倍才能成功;這並不是說男性「聯合陣線」對抗女性,但他們傾向於在考慮某個既定工作或任務的候選人時,將女性排除在外。

我認為這種運作模式是人類歷史文化的遺留,是人們與生俱來滲透於思考方式的傳統、習慣以及信仰;隨著遺傳與思想的演化會有所改變,但需要好幾代的時間。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我的結論是如果身為女性的妳想爭取某個特定職位或是任務,妳需要提出一個明確無誤的例證,顯示妳自己是一個理想選擇,然後經常提醒每個人這個事實;我們每一個女生都可以為性別平等做出貢獻,讓改變一點一點發生。

您在發展職業生涯的過程中,是否有一個模範或是導師?他們的指導或是人生經歷為您帶來了哪些幫助?

我有很多位導師以及模範,其中有三位是男士:包括我在ST的第一個主管Ernesto Perea,他指導我如何在產業環境中從事先進電路設計研發;還有第二位主管Marcel Roche是一位BiCMOS技術專家,他教我如何為既有應用定義最佳技術,因此催生最高水準的產品、並能領先上市。同時我也與負責合作研發專案的Eugene Mackowiak合作,從他身上我學到跨全球、跨產業界/學界、甚至是與競爭同業的合作研發之價值。

我有兩位母親,一位是大學教授,另一位則是企業高階經理人;她們讓我看到女性在男性主導的世界中能如何發展自己的事業。而雖然我很希望能在職業生涯發展初期擁有專業的女性導師,可惜當時在工作環境中並沒有;後來我透過IEEE各種會議提供的絕佳人脈網路建立機會,見到許多在高科技領域工作的女性朋友,她們都是了不起的年輕世代楷模。透過她們,我在我的人生選擇上找到安慰,因為我們一起面對個人與職業進展的挑戰。

女性通常會面臨家庭需求與事業成就兩頭燒的責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我並沒有在這個方面遇到特別的問題;一個父母雙方能分攤家庭責任的、良好平衡的家庭,就能讓日常生活取得平衡。我認為社會已經打破了一些關於家庭的舊觀念,例如預期「媽媽負責煮飯」(順帶一提,我其實還蠻愛烹飪的,而且也會盡可能做菜給家人吃)。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對我來說比較有問題的,是當我開始需要為工作頻繁出差;幸好我的家人很包容這一點,我們會珍惜每一刻能相處的時間。

您認為要鼓勵女性投入科技領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麼是應該做的?

這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都是長期抗戰,我們應該從孩子們還小的時候就宣揚科學與技術職業的迷人之處,特別是在國/初中階段;我們應該要進入校園,解釋如何進入科學領域,以及科學能為日常生活帶來什麼。在高中階段,我們可以邀請年輕學子來觀摩我們的工作環境,並透過實際展示、提供實習機會、或是一對一輔導來吸引學生;而且應該要建立一個讓導師能彼此交換經驗的網路。

此外我們應該將兩性之間的關係、以及男性與女性在社會上扮演之角色的彈性,非常謹慎地傳授給年輕世代;我認為我們是可以建立一個兩性之間更平和的科技世界,這需要時間、以及所有人的付出與奉獻,每個相關行動都是建立穩固堡壘的基礎。

來自工作夥伴的證言

IEEE院士、TI(退休)院士、非營利組織Design Connect Create主席Wanda Gass我是在幾年前認識Andreia,當時我們都是國際固態電路會議(ISSCC)程序委員會以及固態電路學會(Solid State Circuits Society,SSCS)管理委員會的成員;而這兩年我們是密切合作建立「Women in Circuits」委員會,為改善SSCS女性成員的招募、留任以及升遷。

我對於Andreia在自身能力以及專業領域方面的自信印象深刻,她所提交的IEEE論文總是帶來強大的技術貢獻,並能確保每一個細節的精準與條理分明。她是學會中年輕世代成員的良師,總是在尋找讓她們能發聲或在SSCS擔任志工的機會;Andreia不但是技術的有力推手、辛勤的工作者,也是親切的導師。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Andreia Cathelin: ‘I am a third-generation electrical engin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