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有許多經濟學家認為,大量的工作機會被轉移至海外而使得「美國被掏空了」。漸漸地,美國的經濟開始專注於高階的服務——法律、醫療、工程、設計與IP等;而隨著貿易協定、網際網路以及委外工作轉移至其他區域,曾經作為這個國家經濟主體的藍領製造業就業市場也被掏空了。

ray bingham_160_1506293863

Ray Bingham

這種國家經濟形勢的演變引發決策者採取因應之道,以保護公民受到轉移的波及。在美國,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對於整併與收購(M&A)採取了新的審查制度,特別是針對那些涉及外資的併購交易。CFIUS對於像中國等國家的審查還特別嚴格,因為中國一直被認為存在著超出標準經濟驅動力以外的其他動機。

政府重視國家安全是天經地義的。但是,國家安全必須與進入這個國家的投資資本利益之間取得平衡。畢竟,如果沒有投資資本,區域經濟最終將付出代價。

如果少了新的投資,創新將停滯不前、產業趨於整併,最終,競爭將逐漸減少,就業機會也會越來越少。

這個問題的部份原因可能是由於誤解了投資審查的目的。可以理解的是,人們擔心工作流向海外。但是,組裝製造業的工作外包考量的是成本。這和外資投資於半導體、軟體等技術是是不同的,它牽涉到的是創新與專業知識。

在半導體與軟體方面,美國在當今全球經濟上佔據明顯優勢——高階服務、設計、工程與IP工作職位,反映了一家公司潛力背後的關鍵資產。西方國家也有著許多小型企業,他們擁有優質的技術、有力的管理團隊且基礎紮實。但是,還有許多公司仍得苦撐著自己的市場,還得與較大的競爭對手對抗。

如果少了外資投資,這些小型公司將得繼續掙扎求生——我們經常看到企業將其年營收的20-25%用於研發(R&D),但當其生存都成了問題時,很難再維持這樣的研發投資比重,還可能導致他們易於被大型競爭對手收購。一旦被收購後,其IP就會被歸入母公司的投資組合,許多工作職位也會被精簡至一家組織中。當然,削減成本和發揮協同綜效,才能真正取得收購的好處。然而犠牲的是工作機會,以及創新。

外資的投資方式與國內的收購方式不同,特別是在涉及私募股權公司等成熟資本的情況下。如今,由於技術產業中的企業需要強大的人才生態系統才能取得成功,因此必須將其視為固定資產。當然,你可以將會議桌和辦公室椅子打包好並運送至海外,但是,讓公司更具有價值的人才大部份都留在他們自己的家中和社區。

那麼,私募股權公司如何取得投資報酬率?其方式是藉由協助公司進入新市場,以及持續創新。這必須進行投資以維持該公司的研發,以及開拓新市場,透過雙管齊下的策略才能實現。

如今,當我們討論到中國市場時,這一點尤其重要。作為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正致力於滿足國內對於晶片和其他基礎材料的需求,以推動其新興的創新生態系統。決策者可能會感歎中國對於美國公司的投資,但同樣的投資可以為中小企業提供接觸並加速其立足於全球最大、最快成長的電子市場。

對於許多西方公司來說,滲透至中國市場可能是一大挑戰。提供這樣的機會,不僅能夠大幅增加客戶基礎,而且對於美國來說尤其有助於扭轉國家日益增加的貿易逆差。

對於需要資本挹注的美國公司來說,目前的情況正使其處於一個諷刺的困境——中國是未來幾年將產生最新價值的全球市場,但它所構成的威脅導致了保護主義,使得許多公司將被封鎖於這個巨大且富饒的機會之外。特別是在技術方面,「美國製造」(Made in the USA)的標籤掩蓋了這個產業的全球化本質。全球供應鏈為整個技術生態系統提供動力——隔絕了其中一個環節就意味著客戶將另尋他處。

如果這一波的保護主義繼續下去,可能會迫使中國企業加快發展腳步,西方企業將再一次看到原有的競爭優勢消逝。阿里巴巴(Alibaba)、百度(Baidu)和大疆(DJI)等中國頂尖公司如今已在支付、人工智慧(AI)和無人機製造等領域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了。

適度地開放外資投資有助於西方公司參與這一爆發式成長的市場,持續與中國巨大的創新生態系統競爭並獲得收益。但是,最終仍將取決於決策者如何做出明智的抉擇,讓具有建設性的資本流動,並保持經濟引擎處於最佳狀態。

本文作者Ray Bingham是美國加州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共同創辦人兼合夥人;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是一家專注於技術領域的全球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公司。Ray Bingham在投資於成長與成熟的技術公司方面經驗豐富,為這些公司帶來了新的生命,並協助他們實現長期的發展潛力。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National Security vs. Job Creation,by Ray Bingh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