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berly Peiler是歐司朗光電半導體(Osram Opto Semiconductors)的應用工程資深經理,她在2005年加入歐司朗擔任應用工程師以及工程團隊的領導人,她先前曾在Yazaki North America擔任研發工程師。

Peiler一直記得在小學的時候看到過的光纖技術展示,因此她鼓勵「每一個科技人,特別是女性朋友,應該要積極參與社區學校的職業活動。」以下是EE Times「科技女力:堅持不懈的身影」專題報導與他的訪談紀錄。

在您的職業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幾年前,我開始在一個鎖定LED於園藝產業之應用的團隊工作;當時我強烈建議我的公司與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的一位教授合作,共同研究特定的光譜波段如何在受控制的環境中,如何從不同方面對對植栽幼苗產生影響。大家都知道藍光450奈米以及660奈米波段能促進生長,卻不一定確實了解如何應用這些波長與其他波長的光線;這是一個學習如何最佳化植物生長光線的機會。

透過上述合作案,我們瞭解到以特定方式施加遠紅光以及730奈米LED光線,能如何有效影響植物中的光敏色素感光器(phytochrome photoreceptor),讓植物能更快開花;而堅固耐用、省電的LED光源,顯然是該類關鍵應用非常需要的。這個重要的行動促使我的公司,歐司朗光電半導體將遠紅光LED導入產品中,並因此在國際性光電技術展會Lightfair International贏得兩項創新獎,讓我們在今日能從眾多競爭廠商中脫穎而出。

這項研究也讓我取得在國際光電科技研討會(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Lighting),以及照明技術策略大會(the Strategies in Light)等場合發言的機會;一同參與這些會議的演說者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高水準,而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也是其中之一,這些經驗絕對都是我職業生涯中的亮點。

成為一位頂尖工程師或是公司高層並非偶然;請問您選擇專業領域的動機為何?您是否一直朝著既有的目標前進?是否曾改變方向?是否預期在未來會有改變?

我首度對理工科目發生興趣,是在11年級的物理課堂上;當時我有一位對物理學充滿熱情、非常有趣的老師,促使我在大學投入實際工程領域的研究。我的各種工程合作經驗聚焦於我對電子工程的興趣,在海外留學時的大學畢業論文,則在我發現自己對光電技術的熱愛之後,進一步鍛鍊了我的興趣。

光是一種美感,會引發情緒的反應,但也是一種科學;現在我開始與我的工程團隊設計光的新應用──我們動手打造它們、看見它們,量化、改善它們。光從根本上影響所有事物,我到今天都覺得那十分迷人,也無法想像自己會去做別的事情。

在工程領域中,女性仍是少數族群;無論是對或是錯,男性與女性之間的一些差異仍然是科技產業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讓您自己的表現與成就在這個環境中能「被看到」,您面臨的挑戰是什麼?您如何克服這些挑戰?

在我上大學的時候,讀電子工程的女生不多──我想(電子工程系學生中女生)比例應該不到10%──但是我從來沒有特別感覺到什麼,我與就讀的凱特林大學(Kettering University)老師與同學之間互動良好,這對我一直留在工程領域發展職業生涯十分重要。在工作中,我也很幸運地遇到支持我的主管,有男性也有女性,他們給我很多鼓勵、也肯定我的貢獻。

我真的很感激我一開始進入職業生涯的主管以及導師們的知識與耐心,他們的指導給了我探索並解決技術問題的初始自信;我早期的導師們帶給我的最佳建議,是要有信心、別害怕發言,而且要相信我自己的決定。我學會了如何為我真正相信的事情奮鬥,以及展現我奮鬥的結果如何能有助於我的公司成長。非關性別,爭取成功對任何人來說都非易事。

您在發展職業生涯的過程中,是否有一個模範或是導師?他們的指導或是人生經歷為您帶來了哪些幫助?

我的第一個榜樣是我的母親,她教會我要與我渴望成為的那一類人交朋友;這對我個人以及學識的發展幫助都很大。我是跆拳道黑帶、也是教練,我的師父教我不要畏懼,要欣然接受與比我更強、技巧更好的男/女對手挑戰;接受優秀競爭對手之挑戰(有時候輸給他們),能讓你變得更強,也能讓你很快學會如何進步。

我在大學就讀電子工程系的時候,有好幾位女教授都是我的模範;還有跟我同寢室的幾位學姊,我也很感謝她們讓我知道女生如何能取得成功,她們在我剛進學校時帶著我一起用功。我樂於在許多大學研究專案中扮演積極角色,包括我還在校園的時候以及畢業之後;這些專案包括各種LED先進應用的開發,例如固態照明,農業、園藝照明,還有車用照明。

如今我仍然在尋求來自經驗豐富的同事與業界先進之建議,我也會主動與以前的主管、同學還有客戶們聯繫;我認為人脈網路是職業生涯很重要的一部份。

女性通常會面臨家庭需求與事業成就兩頭燒的責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這個問題對我來說一直是個挑戰;我有兩個比較年幼的孩子,而我的工作會需要我出差到歐洲、亞洲,以及橫跨整個北美,這確實很不容易。幸好我有很支持我的家人;我的先生也是一位工程師,他跟我偶爾都需要為公事出差,這時候就需要家人們的高度配合。也許這聽起來有點怪,但我們有一套能透明化溝通的系統,讓家人知道我們什麼時候需要出差、出差多久以及去哪裡。

此外我在上班時也委託經驗豐富、值得信任的褓姆們照顧孩子,她們都很專注、也對孩子們很有愛心,我真的感覺到孩子們每天被學習、遊戲與友誼排得滿滿。我們選擇住在距離辦公室比較近的地方,這種安排讓我們確保能總是能在孩子們需要的時候,很快到他們身邊。

而當我的孩子還是小嬰兒的時候,照顧他們真的是特別具挑戰性;回想在他們滿一歲之前,有辛苦的時候,也有讓人開心的時刻,我除了要尋求可信任的托育機構,在哺乳期間還要出差、見客戶,並找到能最大化與孩子們相處時間的方法。在很多情況下,我需要決定什麼事情是我得親力親為,以及什麼事情我可以找別人幫忙;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們一家人能擁有美好的共處時光,並且能創造在一起時的永恆回憶。

您認為要鼓勵女性投入科技領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麼是應該做的?

現在工程類職業的聲譽比我年輕時更高,這是良好的第一步,但還是有需要讓更高比例的女孩們加入這個領域;整體看來,我認為讓女孩們知道機器人很酷、而且她們也可以動手打造之類的很重要。理工相關科目(STEM)很酷,應該要從女孩們還小的時候就積極向她們介紹科學與工程,以及所有可以發展的相關職業。

我記得我讀小學時,一個同班同學的爸爸是從事光纖通訊相關工作,他到我們班上分享他的職業;在那時我完全不懂他做的事情,但他帶來一盞燈,示範給我們看從一束很長的纖細光纖另一頭照射,讓光纖的另一端發光。那種視覺記憶我一直到今天都還印象深刻,因此我想鼓勵所有科技人,特別是女性朋友,能積極參加社區學校中的職業分享活動。

我要特別表揚我那些在樂高挑戰賽(Lego challenges)與機器人俱樂部擔任志工的女同事們,她們主動利用閒暇時間與孩子們一起動手做,我知道她們的出現會吸引更多女孩們參與工程活動;我希望我也能透過在光電技術方面提供女性同事們指導而做到相同的事,同時鼓勵實習生與大學畢業生堅持她們選擇進入工程領域的初衷。

來自工作夥伴的證言

歐司朗光電半導體車用LED照明部門總監Mike Godwin我與Kim同事超過十年,她在擔任應用工程師與經理時,對我們整個應用工程團隊的成功貢獻良多;Kim為我們的團隊推動了許多具建設性的工程解決方案,催生了許多新概念,其中最具創新性的成果包括參與2017年Rinspeed Oasis未來自動駕駛車輛的開發,還有與密西根州立大學合作進行園藝照明相關的研究專案。她積極推動照明解決方案的熱情,激發了歐司朗光電半導體的許多正面成果,也為我們最近在密西根州Novi地區的規模擴張帶來貢獻。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Kimberly Peiler: ‘I have learned to fight for what I believe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