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n Lightman是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智慧城市計畫Merto21執行總監,她並非工程師出身,擁有卡內基美隆大學的公共政策碩士學位,但她擁有將學術研究計畫推向商業化、建立產業聯盟,以及率領團隊開發市場商機的專長。

Lightman的工作經驗橫跨了消費性電子、軍用、醫療保健、製造以及車用領域,她協助成立並領導MEMS與感測器產業組織MSIG (MEMS & Sensors Industry Group),還監督了該組織併入SEMI。「我們的公共政策需要做更多努力支持家庭與孩子們;」她表示:「當我聽到朋友們選擇離開職場,是因為她們所有薪水全部得拿去支付幼兒托育費用,我感到很難過。」

以下是EE Times「科技女力:堅持不懈的身影」專題報導與Lightman的訪談記錄。

在您的職業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我最愛的職業生涯成就是參與了MIG (MEMS Industry Group)以及後來的MSIG (MEMS & Sensors Industry Group),見證微機電系統(MEMS)從一項技術成為一種產業的過渡;對於能透過協助企業以及協助人們發展自己的職業生涯成就,因而促進了MEMS產業網路與供應鏈的成形,我感到非常驕傲!

成為一位領導人物並非偶然;請問您選擇專業領域的動機為何?您是否一直朝著既有的目標前進?是否曾改變方向?是否預期在未來會有改變?

首先我很榮幸能進入EE Times的科技業女性領導者名單,回顧過去,我走的路當然是沒有經過規劃,有更多是因為在正確的時機到了一個正確的地方,而且透過大量努力工作與有意識的挑戰極限所達成之結果。我喜歡挑戰,所以成為組織領導者主要是來自於接受新挑戰、全心投入、盡力掌握每一個機會的成果──同時我會從錯誤中學習、勇敢繼續前進。

我的職業生涯中影響最大的決定,是我在我的兩個女兒分別只有5歲跟8歲時重回全職工作崗位(在我生第一個孩子時我一直都是做兼職工作);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風險以及挑戰,我很感謝我先生的支持,以及來自親友、保姆/托育系統的支援,他們讓我的女兒在我需要工作與出差時獲得很好的照顧。我也很感謝MSIG工作人員、顧問、會員以及董事會成員的支持。

在工程領域中,女性仍是少數族群;無論是對或是錯,男性與女性之間的一些差異仍然是科技產業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讓您自己的表現與成就在這個環境中能「被看到」,您面臨的挑戰是什麼?您如何克服這些挑戰?

令人難過的,現實情況確是如此,而我還要強調的是,女性在主管職位的比例也是少數,這也需要改變;如果職場環境更多元、整合並且給予女性成就自我的平等機會,企業與社會會變得更好、更有生產力。事實上研究也顯示,當一個組織的成員組成是多元化,會表現更好、發展更具創意的問題解決方案,特別是複雜的問題。

我在讓我自己以及我的成就被其他人看見這方面遭遇的挑戰,是透過導師與專家的指導磨練我的溝通與公開演說技巧;我一直是「發現問題就指出問題」(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的支持者,在我職業生涯中有好幾次我必須要做出不受歡迎的艱難抉擇來做正確的事。長期以來,我認為這種榮譽與誠信惠我良多,我贏得了同儕的尊重,這是無價的。

我還可以列出許多我在職業生涯中因性別而遭遇的許多不公平待遇,但我選擇不去反思那些事情;當我處於一個我覺得自己因為性別而被貶低的情況,我會調整心態擺脫那樣的情境──「當他們走低級路線,我要越往高格調走」(When they go low, I go high)──我不會向霸凌者或是反對者屈服,只要我相信我做的是對的,我就會堅持下去。

您並沒有接受過工程師專業訓練,這在您領導MSIG期間有什麼影響?

因為我職業生涯的大多數時間都是與工程師一起工作、也為他們工作,我獲得了「在職訓練」以及專業知識;和工程師們一起工作是我的職業最棒的部分之一,我很喜歡工程師「可以做」、「我們工程師自己可以解決這個」的態度。

工程師通常是腳踏實地的人,並非虛偽或自負;所以我的工作環境一直非常正面(大多數情況下),這要感謝跟我一起工作的工程師們。當然,在我遇到不懂的事情時,我有很多同事以及朋友能解釋給我聽。(還有Google也總是能幫大忙!)

您在發展職業生涯的過程中,是否有一個模範或是導師?他們的指導或是人生經歷為您帶來了哪些幫助?

我很幸運在人生中有許多位女性榜樣,最早是我的祖母以及我母親,她們生活於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以及之後,在中美洲與歐洲都過著相當艱苦的日子。我也有很多位女性導師以及顧問(名字太多在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其中對我職業生涯影響最大的是我任職於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時的老闆Judy Samuelson,還有在早期擔任MIG執行總監的Cleo Cabuz,以及在MIG與MSIG擔任重要領導角色的Alissa Fitzgerald,還有我的主管領導能力教練Carolyn Maue。

以上所有的女性導師們都一直鼓勵我變得更好、做得更多,以及接受挑戰,讓我的職業生涯發展更上層樓、同時擴展我的影響力;她們在我遭遇到許多挑戰以及機會時扮演我的發聲板。我也堅信「把愛傳出去」(paying it forward)、很願意扮演科技領域眾多女性的導師,包括正式或非正式的。

女性通常會面臨家庭需求與事業成就兩頭燒的責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這真的很像是在鋼索上耍特技,而現實往往是雞飛狗跳、手忙腳亂;身為外出工作的媽媽,我面臨很艱鉅的挑戰,特別是當我有孩子生病或受傷時。家人是我的第一位,不是工作,而感謝我的同事能理解這一點並給予支持;對我來說選擇當職業婦女是正確的,不過我也支持那些選擇不同道路的女性朋友。

我強烈相信養育孩子不能說是「女性議題」,而是一個「家庭議題」(實際上也是社會議題);我們的公共政策需要給予家庭、兒童更多支持,幼兒托育費用應該要更讓人負擔得起、而且是人人能享受到的福利。每當我聽到有朋友說她們選擇離開職場,是因為她們全部的薪水都得拿去支付幼兒托育費用,我都感到很難過;這表示在很多層面都是一團糟,意味著女性在職場上並沒有獲得公平的報酬。

您認為要鼓勵女性投入科技領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麼是應該做的?

我最近在一場「感測器工程領域的女性」(Women in Sensors Engineering)會議上發表演說,題目是「挺身而近、舉起妳的手」(Lean in and Raise your Hand);如果有更多女性想成為科技領域的主宰,她們需要積極投入自己的事業,需要在技術會議上發表論文,需要自願參加組織的董事會以及尋求成為領導者的機會,她們還需要全力投入建立人脈、提升自己。此外那些科技領域的領袖人物(現在主要是男性)需要邀請更多女性扮演領導角色,包括董事會的職位。

科技領域不乏具天賦的女性人才;舉例來說,卡內基美隆大學出現史上第一次在校學生是女性佔大多數的情況。不過玻璃天花板仍然存在,要真正有效改變,我們需要有更多女性擔任高階主管、進入董事會,以及扮演其他領導角色。我有信心,當女性獲得平等對待、她們將會成功。

來自工作夥伴的證言

2 The Point Advisors創辦合夥人暨執行長Jeffrey L. Hilbert我認識Karen超過十五年,在她擔任MSIG不同職位期間與她頻繁互動;她運用在業務、行銷以及領導能力方面的技巧,引領MSIG從萌芽階段到成為定義、促進並繁榮MEMS技術成為跨眾多產業主流的產業組織。最近Karen主導了MSIG併入SEMI,為該組織的繼續成長以及成功奠定基礎,她展現了創意、韌性以及奉獻精神,確保一切都有更好的成果;雖然每一個組織通常會反映來自許多人的貢獻,但總有一個人的遠見、熱情以及活力,扮演著讓一切發展、成長且繁榮的催化劑,而在我心目中Karen無疑就是MSIG案例中的那樣一個角色。

(參考原文: Karen Lightman: ‘Lean in and raise your h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