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Bowman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應用物理實驗室(Applied Physics Laboratory)的「新視野號」(New Horizons)太空船任務營運經理;她在2015年扮演了讓「新視野號」行星探測器成功飛越冥王星的關鍵角色,贏得了科學家同儕與業餘天文迷的讚譽,因為這項探測任務傳回了罕見的冥王星與其衛星的影像。

在「新視野號」飛越冥王星任務小組中,女性成員約佔25%──雖然仍是少數,但已經足夠讓人印象深刻、展現這個太空任務值得讓人特別注意的一面;「新視野號」目前正在準備2019年的另一個古柏帶(Kuiper Belt)飛行任務,而Bowman將再次擔任掌舵人。以下是EE Times「科技女力:堅持不懈的身影」專題報導與她的訪談記錄。

在您的職業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我一直對於太空探索任務非常著迷,我會說我最驕傲的時刻就是成為「新視野號」團隊的一員,而且完成了首度造訪冥王星以及其衛星的任務;指引一架距離我們數十億英哩遠的小小太空船、搭載著眾人的夢想與希望穿越某個前人從未到過的太空區域,是讓人難以忘懷的體驗,親眼看到那些驚人的冥王星影像更是進一步深刻了這種體驗!

成為一位頂尖工程師或是公司高層並非偶然;請問您選擇專業領域的動機為何?您是否一直朝著既有的目標前進?是否曾改變方向?是否預期在未來會有改變?

實際上我大學畢業後的目標是找一個能讓我發揮物理學與化學學位專長的、有趣的工作,而我也很幸運找到幾個符合這些要求的工作。至於未來,我會繼續留在「新視野號」工作小組,看著它在2019年元旦執行另一個飛越小型古柏帶的任務;在那之後我還不確定,還有好多好多讓我感興趣的事。

在工程領域中,女性仍是少數族群;無論是對或是錯,男性與女性之間的一些差異仍然是科技產業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讓您自己的表現與成就在這個環境中能「被看到」,您面臨的挑戰是什麼?您如何克服這些挑戰?

我從小就被教育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職業,我從來沒有放棄過這樣的信念,也從來沒有因為身為女人而對任何事卻步;當事情發展不順利,我會認為需要做得更好或是學習更多,然後再試一次,我一直專注於做自己、付出比我被要求的更多努力。

您在發展職業生涯的過程中,是否有一個模範或是導師?他們的指導或是人生經歷為您帶來了哪些幫助?

我的人生有過許多位導師,他們也一直都在。我母親是其中的第一個,她在我跟我妹妹才剛進小學時決定去上大學取得文憑。我親眼看著她如何一邊努力工作、一邊上課,還要照顧我跟我妹妹;而當她需要幫助時,我們整個家族都會挺身而出。

因此從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見證到,當妳非常想要某一件東西,是有可能夢想成真的,就算它需要花很多心力去規劃、並做出犧牲;我母親就成功在其中取得平衡,並在兩個女兒還小的時候完成她的目標。

我的兩個祖父是一直支持我的力量。我外公會參加我的幾乎每一場課外活動,當我沒有達到定目標,他會指導我以及提供所需工具,讓我下一次能達成。我的阿公則是一個很厲害的即興創作者,他會讓我看某樣東西,然後讓我猜猜它的用途;他還常常會跟我比賽猜字謎。

我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擔任生物學教授Jill Adler的研究助理;雖然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個領域,Adler博士花時間教導我,也讓我覺得我對她的研究帶來有價值的貢獻。對當時是剛畢業新鮮人的我來說,我發現能做出貢獻,絕對能激發一個人的自信心。

我在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物理實驗室的第一位主管Andy Good,對我非常支持也公平對待每一個團隊成員;他會在做出最終決定時仔細聆聽我們的想法。我到今天還一直有很多人生導師,他們身上都有我希望能學習與師法的特質。

女性通常會面臨家庭需求與事業成就兩頭燒的責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我很幸運有一個很支持我的老公,還有支持我的老闆;我先生會跟我分攤照顧小孩的責任,我的老闆與主管則讓我能有彈性的工作時間,甚至在需要時能遠端工作。而我現在也提供我的部屬相同的彈性。

您認為要鼓勵女性投入科技領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麼是應該做的?

我對科學的興趣是被水星計畫(Mercury)、雙子座計畫(Gemini)、阿波羅計畫(Apollo)等太空梭任務激發,我從其中立即看到了一個可以追求的科學與工程類職業方向。有鑑於我自己的經驗,我認為我們應該讓女孩們從越小的年紀就知道各種不同的科學、工程相關職業,而且是要有經常性的介紹,並不只是偶爾舉辦的職業分享活動。

讓年輕女性親身體驗這些工作,讓她們能追隨不同科學或工程領域的專業人士身影;而來自家庭的鼓勵也非常重要,還有讓每一個會參與年輕人職涯發展的人,包括父母、師長、人生導師,灌輸她們任何事情皆有可能的信念。

來自工作夥伴的證言

美國西南研究院(Southwest Research Institute)、新視野號任務首席研究員我是NASA費時17年、耗資8億美元的「新視野號」專案負責人,我們在2015年探索了冥王星與其衛星系統,這項任務成功地創下了過去五十年來太陽系偵察活動中距離最遠的紀錄──離地球30億英哩。而Alice從這項專案的一開始,就率領我們的飛行控制團隊。

Alice負責招募任務團隊成員,負責「新視野號」上所有成員的飛行運作,從發射到橫越整個太陽系的旅程。而她也負責「新視野號」已經進行或是即將進行的每一趟科學飛行執行;「新視野號」突破了低成本外太陽系探索的模式,在超過9年的旅程中完美無缺地抵達了冥王星。

沒有Alice的專業指導、技術長才、足智多謀,以及對細節的注意、領導技巧,「新視野號」不可能成功,也不會有那些冥王星的特寫影像傳回地球,特別是它讓人印象深刻的、呈現巨大心型的氮冰川,還有它的衛星。Alice現在率領我們的飛行控制小組執行一個五年期的擴展任務,要探索距離冥王星更遙遠的神祕古柏帶。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Alice Bowman: ‘I never had any thought that being a woman would hold me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