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代,當時我還只是個小孩子。有一年的聖誕節,我的爸媽送我的聖誕節禮物是「Marx卡納維拉爾角導彈基地」(Marx Cape Canaveral Missile Base)玩具。我一向對於外太空十分感興趣,不過那時代還是一個在甘迺迪總統(President Kennedy)宣佈準備將人送上月球之前的60年代末。

20180105_EELife_NT03P1

我記得那組玩具中有一個45轉(45-rpm)的唱片會播放這樣的訊息:「Marx Cape Canaveral導彈基地開始運轉了!」伴隨著還會有倒數計時以及火箭/導彈的發射。我想那是我成天都夢想著成為「火箭人」(Rocket Man)或「火箭男孩」(Rocket Boy)的時候。

雖然這個盒子說是「原子」和「導彈基地」,但在我看來,這就是一個可以把人送上太空的火箭發射基地。1950年代中期的科幻影集——《飛俠哥頓》(Flash Gordon),是我最喜歡的電視節目之一,而且我相信總有一天這一切都會實現。

飛俠哥頓(Flash Gordon)是我的英雄;他的冒險故事進一步激發了我的想像力,而科學狂人Hans Zarkov博士則是我的第一位人生導師。還有還有,Dale Arden也讓當時的我戀愛了。當然,殘酷的明無情(Ming the Merciless)是整個宇宙的主要敵人!

我後來還有機會看到Buster Crabbe飾演的1936年原始《飛俠哥頓》版本——這也很酷!

當然,真正加深我想要成為電子工程師的意念,則是1960年代的水星計劃(Mercury Program),以及我小時候打造的Heathkit電晶體收音機。當我打造了這台簡單的無線電接收機,而且成功地調諧至某個頻道,聽到廣播電台傳來的聲音時,開始深深地迷上了探索和打造電路的生活。

今天,年輕工程師以及未來的工程師都有許多的機會,可以在網際網路和所有的社交媒體平台上找到自己想要成就什麼的熱情。這些地方提供如此廣泛的資訊,但如果資料流沒有得到適當的監控,或許有時就會出現太多的資訊。在一個結婚的人才能睡在同一張床上、暴怒時脫口而出最難聽的話是「該死!」(Darn it!)的那個純真年代,我的父母只需要監控收音機和電視節目/廣告即可。

我希望新的一代能夠獲得他們需要的正確指導和資訊,幫助他們激發對於喜愛之事的熱情,並引導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發揮作用,為所有人謀求利益。而最理想的狀況是希望年輕的一代能夠跟我一樣從小就有一個好的開始,在小時候就開始接觸並思考自己想要的生活。

關於這個主題,你有什麼想法和經驗分享?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或哪些事情啟發讓你想成為工程師?請與我們的讀者共同分享與討論。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When toys, Heathkit and TV/movie serials made the engineer,by Steve Taranovich, Editor-in-Chief, Planet Ana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