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PS最近以一家獨立公司之姿重新回到了矽谷——加州聖塔克拉拉(Santa Clara),在美國創業投資(VC)公司Tallwood Venture Capital的帶領下,已經準備好吸收更多的人才,積極投入嵌入式技術本業,並放眼下一代人工智慧(AI)領域。

去年十月,Tallwood Venture Capital聯手Paxion Capital Partners,從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手中收購了MIPS。Paxion是以MIPS的投資人身份加入Tallwood為主導的這項收購;此外,似乎還有另一家不願透露名稱的VC參與。

MIPS重返舊金山灣區對於死忠的MIPS團隊成員來說是值得開心消息。

據報導,MIPS的客戶和OEM也同樣欣然得知MIPS回歸其嵌入式根源。MIPS行銷總監Majid Bemanian告訴《EE Times》,該處理器核心IP供應商在上週於拉斯維加斯舉行的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與其現有、過去和未來的客戶以及OEM們進行了會談。

MIPS的優先重點在於重新回到嵌入式領域,重新調整其資源,並探索未來在炙手可熱的人工智慧市場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成為一家獨立自主的企業實體。

Dado Banatao_160_1506294128

Tallwood Venture Capital管理合夥人Dado Banatao

Tallwood Venture Capital管理合夥人Dado Banatao如今身兼MIPS董事會主席,將親自參與並經營MIPS的未來。Banatao一直是深深紮根於矽谷的投資者、企業家和工程師,也一向被稱為「夢想家」(visionary),在整個半導體產業備受到尊崇。在投入創業投資業務之前,他曾經共同創立了S3、Chips and Technologies以及Mostron等公司。

就在MIPS重新成為一家獨立公司的第一天,Banatao召集MIPS團隊中的每一位成員,發表了一席激勵人心的談話,並重申他將致力於帶領MIPS走向未來的承諾。

「每個人都受到Dado這番談話的鼓勵,」Bemanian認為,這有助於留住大部份的MIPS核心工程人才。

然而,MIPS並未透露公司目前的規模,也絕口不提自Imagination Technologies五年前收購MIPS以來流失多少人。Bemanian說:「我們必須先重新組織自己,但很快地就會招聘更多成員。」

市場地位、知名度盡失?

當MIPS被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收購開始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後,就失去了發展重心、自身的身份和市場地位。Bemanian在接受採訪時坦承,許多MIPS工程師認為,為了支持母公司的發展方向,他們被迫置身於不已的處境——Imagination希望MIPS能成為行動市場的處理核心。Bemanian說:「我們感覺好像失去了技術傳承。」

MajidBemanian

MIPS行銷總監Majid Bemanian

他說,自從Imagination決定讓MIPS獨立而出約兩年後,MIPS的團隊成員們開始凝聚起來了,試著找到一條路徑重新回歸嵌入式市場。「除了功能安全和保護以外,我們知道MIPS可在即時支援、多執行緒架構與虛擬化方面提供許多功能。」他並聲稱過去兩年來所完成的成果,最近開始獲得了市場動能。

無疑地,MIPS是一個指標性的CPU架構。但是,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在RISC-V正崛起的市場上,它能夠持續多久?

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師Kevin Krewell對《EE Times》表示:「MIPS當然能夠保有其市場相關性。它仍然是經典的RISC架構,而且也已經使用多年了。例如,微芯科技(Microchip Technology)的微控制器(MCU)仍然支援MIPS。而且MIPS架構是可擴展的,因而可能進一步添加推論加速指令。」

不過,Krewell也補充說:「它所缺少的是主流作業系統(Android和Windows)的支持。甚至嵌入式作業系統(OS)的支持也開始減弱。」而且,他還看到了這樣的問題:「MIPS的發展軌跡曾經走錯了方向,如今,隨著RISC-V崛起,越來越難找到什麼理由來支持MIPS作為ARM的替代方案了。」

他說:「許多用於網路的高性能MIPS設計都轉向了ARM64,而來自思科(Cisco)的支持也正逐漸消失中。」

然而,Bemanian仍然對MIPS的前景充滿希望。除了Microchip以外,還有Mobileye (如今隸屬於英特爾)和聯發科技(MediaTek)等仍是MIPS的大客戶。此外,日本一線汽車零件供應商Denso也支援MIPS。

例如,聯發科技為智慧型手機的LTE數據機晶片採用多執行緒的MIPS CPU。Bemanian解釋,這家台灣消費晶片巨擘轉向MIPS,利用MIPS多執行緒技術的效率來提高LTE的響應時間厶及電源效率。

此外,Bemanian表示,MIPS與Denso的合作也很有前景。MIPS的最佳應用就是進入高度自動化的汽車市場。利用MIPS的多快取一致性架構,可以在一個叢集中處理100個執行緒,有效地處理分佈式工作負載。

放眼未來AI之路

在他看來,隨著MIPS更深入AI市場,將更有利於MIPS的多功能性和效率發揮作用。MIPS可以處理資料面的酬載,而在邊緣管理控制面的資料也非常有效。Bemanian說:「MIPS可以是推論引擎的一部份,也可以用於管理GPU和FPGA的加速器。」

至於MIPS將如何從迅速發展中的AI市場獲利?該公司仍在擬定詳細的發展計劃。但由於Banatao擁有龐大的人脈網路,再加上Tallwood Venture Capital對於AI公司的投資,這些都可能對MIPS進軍AI市場有所幫助。

一方面,Wave Computing正在設計一款大規模的平行資料流架構,稱為‘Wave’「資料流處理單元」(DPU),用於深度學習。Tallwood就是其投資者之一。

Wave Computing執行長Derek Meyer表示,Wave Computing和MIPS目前還沒有業務來往,而唯一的共同點就是「Dado分別投資了家公司」。

而當提及MIPS目前的相關性時,Meyer說:「我一直都很喜歡MIPS,更開心Dado投入這個領域。他是一位真正有遠見的人。」

此外,MIPS的客戶Denso也投資了另一家AI晶片公司。Denso是加州新創公司ThinCI的主要投資人,該公司開發了一種名為‘Graph Streaming Processor’的機器學習和電腦視覺晶片。

John Hennessy也回來了!

MIPS最近還把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前任校長John Hennessy拉進MIPS技術諮詢委員會;John Hennessy曾經是MIPS Computer Systems的共同創辦人。瞻博網路(Juniper Networks)創辦人兼首席科學家Pradeep Sindhu、快捷半導體(Fairchild Semiconductors)前任策略長Steve Fu也都被網羅於此MIPS技術諮詢委員會中。

JohnHennessy

史丹佛大學前任校長兼MIPS Computer Systems共同創辦人John Hennessy

Hennessy在新聞發佈中說:「隨著AI出現在應用中,它將以令人難以想像的方式觸及我們所有人的生活,看到 MIPS 定位於AI世界的中心,這確實是一個相當令人激動的時刻。」他並強調,由於MIPS具有原始簡單性、高效和可擴展性,將為「不斷變化的應用領域提供優勢」。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MIPS Is Back, With An Eye on AI,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