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幾年,我們通常會將消費性物聯網(IoT)業務的成長緩慢歸咎於市場多頭發展,然而最近看來所謂的「連網家庭」(connected home)裝置領域,正被少數幾個由Amazon、Google、Apple與Microsoft等大公司主導的「生態系統」整併中。

當然,改善智慧家庭產業的多頭馬車情況是好事;理論上,某個生態系統的原生裝置應該要能順利互相連結、共同運作。但是,當生態系統公司開始併吞小型新創公司,如Amazon在不久前才宣布以10億美元收購Ring,我們所有人應該開始憂慮──因為像是Amazon這樣的公司掌握了優勢主導權,在數以百計的物聯網裝置供應商中決定贏家與輸家,也會開始與他們的生態系統「夥伴」相互競爭。

「百花齊放」這種情況在新興的智慧家庭市場可說是屢見不鮮,在不久前那或許是個不錯的宣傳口號,但別開玩笑了…資本家們當然是喜歡更少數、更大朵的花,最好是把其他小花朵需要的陽光都擋住──他們甚至想把整座花園都買下。

與Ring競爭的新創公司,甚至是ADT這樣有歷史的安控大廠可能會說,Amazon收購Ring驗證了他們的家用保全產品/服務概念;理論上是這樣沒錯,但同樣別開玩笑了…Amazon這樣的大公司開始排擠競爭對手、積極成為智慧家庭保全市場最大的那朵「花」,只是時間問題。

而在智慧家庭生態系統戰場上,Amazon與Google之間的競爭可說特別激烈,已經是到達全面開戰的程度。在2月初,為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一員的智慧家庭裝置製造商Nest,宣佈將再度加入Google與其硬體部門合作;顯然Google此舉是為了將所有人工智慧(AI)硬體裝置垂直業務歸為一體。

充分意識到Google整併智慧家庭業務企圖心的Amazon,則決定不再銷售任何一款Nest新產品,因此Nest也決定不再透過Amazon賣東西、同時開始限制目前仍掛在Amazon網站上銷售的Nest裝置數量;業界消息預期,Amazon現有庫存Nest產品售罄後,Nest將完全從Amazon線上商店消失。

我想這種以牙還牙的策略,在狗咬狗、激烈競爭的商業世界是標準常態;但料想不到的後果是,物聯網產業正在逼迫沒有技術知識的一般消費大眾,在採購任何一種連網家庭概念產品時「選邊站」──你要選Amazon還是Google?

如果讓我選,我會說我要等一等,直到智慧家庭戰場的煙硝散去之後再來決定;而我可能只會想到一件事情:我真的需要一個比我自己聰明的「家」嗎?我不信任Amazon或Google,以及那些今天以利潤為先、罔顧消費者的大企業;因為安全以及更重要的、個人隱私權問題,我對它們抱持懷疑態度。我已經知道得夠多,在所謂的連網家庭並沒有隱私權這種東西,而在美國也沒有法規可以保障我的個人資料。

那些網際網路巨擘對於我的了解已經夠多,我為何要──只因為生活在一個「連網」家庭──透露更多我的個人喜好、我的日常作息、接下來要去哪裡、以及何時離開家?更嚴重的是,因為所有這些個人行為的曝光,能讓我因此從遠端打開我家門鎖,讓Amazon的物流快遞進去送貨放包裹,甚至可能到處看看我家把備用鑰匙掛在哪裡…還有我的衣櫥裡有什麼…

或許Amazon會跟我保證,他們(去年底收購)的Blink電池驅動連網攝影機,能讓我隨時遠端監看我家裡的情況。對於那些偏愛迂迴解決方案的科技迷來說,還有一種能結合Amazon最新連網攝影機Cloud Cam與相容智慧門鎖的「Amazon Key」;該攝影機是一個控制中樞,透過家用無線網路連結網際網路,然後以Zigbee與智慧門鎖通訊。

所以當一個帶著包裹的快遞員來到消費者家門口,掃描包裹上的條碼之後就會發送出一個請求至Amazon雲端,如果快遞員身分驗證合法,雲端就會送出一個許可到連網攝影機、接著攝影機會開始錄影;在這種使用情境下,正常程序是快遞員會從一個應用程式取得提示,然後操作智慧門鎖的螢幕開門、放下包裹,再次透過智慧門鎖把門鎖好、接著離開。消費者在包裹成功投遞後會收到通知,以及能看到一段包裹投遞過程的錄影視訊。

真的可以這樣?如此看來是得用更多的技術──包括雲端、Wi-Fi、Zigbee、智慧型手機、智慧攝影機、智慧門鎖、智慧簡訊──來解決一個因為科技帶來的問題。而所有這些繁瑣程序的最大始作俑者就是Amazon自己,只為了減輕他們最頭痛的問題──包裹被偷。

你可以說我老古板,比起讓一個陌生人能輕鬆打開我家大門,我寧可在外出時去斟酌那些生活中的不確定性與不便;而讓我相信那些網際網路大頭公司們只是想賺我的錢、解決我不會有的問題,會比讓我相信那些公司本身更容易!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IoT Forces Amazon vs. Google Choice ,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