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讓一條大消息感覺沒那麼顯眼,選在星期五發佈就對了──晶圓代工大廠GlobalFoundries (GF)就在上週利用了這種小手段宣佈該公司執行長更替,僅發佈了敘述訊息概略的新聞稿、沒有安排媒體採訪,而且因為週末在即,各家媒體也沒有太多時間思考。

但筆者還是多想了想這件事…或者可以說是對此事念念不忘;首先我注意到,當某家公司執行長被說是「離職」(step down),如果不是他主動辭職,就是被解雇。而如果GlobalFoundries前任執行長Sanjay Jha是主動求去,可能是另謀高就;就有業界評論家猜測,他可能會去接任高通(Qualcomm)執行長一職。

這種想法聽起來很瘋狂,有鑑於博通(Broadcom)才對高通發動了惡意收購(編按:最新進展是美國總統已發佈命令禁止此樁交易),感覺是從熱鍋上跳進火坑;不過因為Jha曾擔任高通營運長,如果高通收購恩智浦半導體(NXP)一案獲得中國政府批准,Jha在GF的經驗在管理恩智浦旗下的數座晶圓廠方面很有價值。

另一種情況是Jha因為倦勤而辭職,有鑑於GF在過去不到十年之間就換了4位執行長,這也是很合理的。GF的獨資大老闆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穆巴達拉投資公司(Mubadala Investment Co.),據說十分嚴苛;某任GF前執行長傳言就是覺得被Mubadala聘用的少數幾位麥肯錫(McKinsey)分析師綁手綁腳,甚至打造了一個被分析數據所癱瘓的公司環境。

而如果Jha是被「炒魷魚」的,就可能是因為他的表現沒有達標。曾擔任高通與Motorola Mobility高層的他,被寄望能協助GF贏得生產Snapdragon等高需求量晶片生產大單,不過迄今該晶圓代工業者的兩家最大客戶,仍是只有原本的母公司AMD與IBM,後者的半導體部門在2015年併入GF。這個情況似乎也是合理的。

或者Jha是因為在策略上與Mubadala領導的董事會有衝突才被解雇;如果是這種情況,我可以想到很多個理由。

在今年,GF必須花一筆大錢購入極紫外光微影(EUV)步進機,至少需要2台,或許得買到5台;這些單價超過1.1億美元的機器,是為了其7奈米製程所需。而若看得更遠一點,現在差不多是規劃5/3/2奈米節點新晶圓廠的時候了,競爭對手台積電(TSMC)在去年就發佈了在台灣興建3奈米製程晶圓廠的計畫。

GF得在短時間內進行那些動輒數十億美元的投資,才能讓大客戶AMD與IBM開心;不過該公司不太可能獲得像是蘋果(Apple)、高通、Nvidia或是賽靈思(Xilinx)等其他大客戶的青睞,台積電與三星(Samsung)等對手早就讓那些大客戶切入先進製程節點,而若要換一家新的晶圓代工夥伴會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事。

我希望我是錯的,但看來GF正面臨需要更大刀闊斧投資、但回收希望不高的關鍵時刻;該公司可能還需要認真使出一些政治手腕,才能為Fab 9 (編按:位於美國原屬於IBM的晶圓廠,正佈署7奈米製程)找到不錯的生意;此外該公司可能也需要說服一家以上的第一線無晶圓廠晶片業者,加入他們打造業界最後幾座大型CMOS晶圓廠之一的高風險投資計畫。

筆者對新上任的GF執行長Tom Caulfield所知不多,但曾經聽過他的一場演說;Caulfield曾任IBM位於美國紐約州East Fishkill晶圓廠的領導人,以及曾短時間擔任至少兩家晶片新創公司的營運長。我確信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但在他的履歷中並未看到有關於爭取美國政府以外類型融資,或是跟無晶圓廠晶片業者做成生意的經驗。

在這些方面,GF需要擁有像是張忠謀或是Andy Grove那般的人才;但我目前想不出來半導體產業界有任何合適的人選,因此在我看來GF的處境艱難。

我可以想像一個Mubadala的投資人認為「已經夠了」而停止注資,但擔任GF董事會主席的Mubadala代表在新聞稿中被引述的一段話是:「我們將繼續投入資源,讓公司與眾不同、成長茁壯,並藉由合作來強化整個產業,讓客戶享有更好的服務(英文原文:「to differentiate and grow the business and further consolidate the industry through partnerships」)。」

我覺得這段話聽起來像是Mubadala正在評估某種交易,可能還不到買下其他晶圓代工業者如聯電(UMC)或Tower的規模、但有可能與FD-SOI或其他特殊製程節點相關(或是2.5D晶片堆疊、晶圓級扇出封裝等目前台積電所擅長的技術);而Jha並不支持這些想法,於是連飯碗也一起丟了。

還有一種更瘋狂的、但我最希望是事實的可能情況,是或許Jha與Mubadala是唱同一個調子、而且是「中國調」;只是他們不想讓蘋果與三星等整合型公司全贏,他們也想成為玩家。或許他們師法了華為/海思(Huawei/HiSilicon)、Oppo、Vivo、百度(Baidu)與騰訊(Tencent)等公司的經驗。

或許Mubadala想更大膽地投資一家整合型的OEM/無晶圓廠公司,生產自家智慧型手機甚至是伺服器,或者是提供服務。確實,今日高科技產業界的大贏家,就是那些擁有最大資料中心的業者,接著是擁有整合性系統與晶片的廠商;而儘管晶圓代工業者扮演著基礎性的角色,也只能靠那些大客戶賞飯吃。

但這種想法最困難的地方在於,人口不到4億、擁有20個以上國家的阿拉伯世界,缺乏像中國那般廣大且統一的市場;所以說,這是個最瘋狂的想法。但因為GF的新聞稿中提及:「Jha則計畫和公司股東穆巴達拉投資公司密切合作,探索新的發展,建立有潛力的未來系統事業;」以上猜想仍具可能性。

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利用發展高科技脫離蕭條,韓國、台灣與新加坡也跟上其步伐,而目前的中國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在中東,僅以色列在英特爾等公司的幫助之下發展了蓬勃的科技產業,阿拉伯世界迄今在科技領域並無發展;GF是他們到目前為止最大的成果,未來仍大有可為…但願他們大多數人不會在週末前休息!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5 Thoughts on GF and Sanjay Jha,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