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輛優步(Uber)的自動駕駛車在美國亞利桑納州坦佩市(Tempe, AZ)撞死了一名穿越馬路的行人。這部Uber當時設定在自動駕駛模式,方向盤後也有人類駕駛進行監控。

根據坦佩市警方指出,初步的調查顯示,這部肇事的Uber自動駕駛車經確認為2017年款富豪(Volvo)休旅車XC90,當時正以「每小時40英哩(約60公里)」的速度行駛。

警方在記者會上指出,他們發現當這部Uber在靠近牽著自行車穿越街道的行人時,「絲毫沒有減速的跡象」。

這起事故可說是美國首次涉及自動駕駛車與行人的致命車禍,至於是否可能因此引發自動駕駛技術競賽的腳步放緩,目前還不明朗。

20180322_Robocar_NT01P1 Volvo XC90:Uber在去年11月向Volvo訂購了24,000部自動駕駛車(來源:Uber)

然而,這起事件在社交媒體論壇上引發激烈討論。LinkedIn上的一位投資人認為,人類文明進步的代價就是「死亡」:「我們可能失去了一個人但得以拯救數千人;這就是所謂『可接受的損失』(acceptable casualties)」。一位保險分析師則將這起事故視為一種異常且令人不情願面對的危險,他說:「…你很清楚可能遭遇酒駕的司機、汽車爆胎失控,以及一連串車子行駛於道路時的各種危險,因為這些都是人們在開車時會發生的情況…但到了自動駕駛車,沒人想到還要面對這些問題。」

這一悲劇注定會影響消費者對於自動駕駛車的看法,更重要的是,美國華府(Washington, D.C.)正就自動駕駛問題展開討論。

VSI Labs創辦人兼負責人Phil Magney說:「這起事故發生的時間,正值自動駕駛法案(AV START Act)等待美國參議院(U.S. Senate)進行最後審批之際。」他解釋說,美國眾議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在2017年7月27日還通過了另一項類似的SELF DRIVE Act法案。

Magney質疑,「參議院的反對派可能利用這次的事故,作為自動駕駛車仍然過於危險的『證據』。」

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and Safety Administration,NHTSA)和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NTSB)都被委以重任,針對最近這起Uber事故展開查。Magney警告道,「在NHSTA和NTSB發佈調查報告之前,任何的結論都為時過早。他在談到新的法案時指出,「政客們可不想在聽取調查報告之前針對SELF DRIVE Act法案進行投票。」

影像證據

根據警方指出,裝配在Uber車輛上的多支攝影機提供了有力的「影像證據」。警方說,這段畫面拍攝到了「多個角度」,清楚地顯示「Uber司機,以及車輛的前方和外面」。不過,由於這個案件正在調查中,這段影像證據並不會對外提供。

同時,Uber已經在本週一(19日)宣佈,將暫停在鳳凰城(Phoenix)、匹茲堡(Pittsburgh)、舊金山(San Francisco)以及加拿大多倫多(Toronto)等地的自動駕駛車路測活動。該公司並表示將全力配合警方調查。

Magney除了提醒大家不要急於作出判斷,也指出,「問題的關鍵應該在於自動駕駛車是否真的能比人類駕駛更安全?」

事故現場

這起致死意外發生在美西時間3月18日晚上10點左右,地點是在坦佩市的Mill Avenue和Curry Road兩個路口附近。當時,Uber自動駕駛車向北行駛,撞倒了一名牽著自行車的婦女,她在送醫後宣告不治。事發當時她正在穿越街道,但並未走在行人穿越道上。

Magney說:「Mill Avenue是一條雙向道路,南北雙向分別都有兩線車道,右側還劃有自行車道。我不確定速限是多少,但我猜大概40+mph左右吧!」

20180322_Robocar_NT01P2 這起意外是在3月18日晚上10點左右,發生在Mill Avenue和Curry Road道路附近。當時,Uber向北行駛,撞倒了一名牽著自行車的婦女。她當時正由西側穿越街道,但並未走在行人穿越道上

Uber自動駕駛車(AV)當時應該是在車道內並依據速限範圍行駛。Magney說,從這個例子來看,Uber不僅配備了AV感測器和軟體,車內還有人類駕駛可以隨時踩剎車或控制轉向。雖然具備了所有的條件,但車子還是撞到了行人,因此,Magney只能假設說「事故難以預測,或者是沒有足夠的反應時間」。

由於Uber AV配備了多支攝影機、雷達和光達(LiDAR),因此,Magney相信「調查人員應該能看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並補充說,「他們將能夠看到Uber AV或人類駕駛需要多少反應時間。這畢竟和其他車禍不同,自動駕駛車應該能夠快速提供有關這次事件的所有資訊。」

需要新的道路規則?

總部位於巴黎的AutoKab執行長Carlos Holguin認為,以當今的道路規則來看,自動駕駛車不太可能實現完全安全性。Holguin說,安全歸結於「速度與風險之間的權衡」。

在他看來,問題就在於:Uber、軟體設計師、亞利桑納州以及州長對於安全的看法是否過於輕率,或者是太熱衷而「將人群視為白老鼠」?他指出,每個人,不只是Uber,「都應該退後一步,想想看驅動這些車輛的軟體是否運作正常。」現在是該「審慎評估以避免再次發生致命事故的時候了」!

AutoKab是一家致力於「為商用車隊開發安全自動化」的新創公司。Holguin本身是高度自動化車輛安全和城市整合方面的專家。他同時也是2011年全球首次在公共街道實現自動化試行服務的法國開發團隊成員之一,之後並繼續參與第二、第三與第四個試行計劃的安全指標定義工作。

針對社交網站上有關「可接受的損失」、「犧牲一人而能拯救數千人」等評論,Holguin並不認同。「如果要以此論點為名,我的立場是從能不能接受失去自己所愛的人來看。」Holguin說:「這我沒辦法。」他進一步解釋,藉著「文明進步」的名義而犧牲自己的孩子、配偶或父母,應該沒有人能接受。

為什麼沒做第三方測試?

許多技術專家斷言,自動駕駛車由於載入了所有的感測器技術,使其得以較人類駕車更安全。

但是,我們如何得知每一部自動駕駛車都很安全,而不必進行嚴格的第三方安全測試?

針對如何規範自動駕駛車,無論是在矽谷(Silicon Valley)的科技公司還是底特律(Detroit)的傳統汽車製造商,都避而不談這個問題。至今,公共部門也將自動駕駛車的安全問題交由私營企業來決定。有關安全的問題,消費者在很大程度上只能相信汽車經銷商的話,就像我們一直相信把個人隱私交給Facebook和Twitter一樣…

Holguin說,自動駕駛車亟需第三方測試。但他解釋說,政客們也必須接受訓練,才能在「交通部(DoT)技術人員設計程序的協助下,設計出規定自駕車通過測試的法規」。

Holguin補充說,「現在並不是交通運輸業才剛起步的1920年代。我們身處21世紀,在打造更安全的交通運輸方面已經累積一世紀的經驗了。」

因此,他總結道:「因為自動駕駛車還很新,偶爾會發生致命意外」這樣的藉口,並不能成為讓自動駕駛車「典範實踐」(best practice)行動喊卡的理由。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Is Robocar Death the Price of Progress?,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