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美國亞利桑納州坦佩市(Tempe, AZ)發生Uber自駕車路測撞死行人的悲劇,讓自動駕駛車產業的聲譽遭受重挫,但由此引發自動駕駛車是否足以安全上路的爭論似乎放錯了焦點。

Uber Dashcam 美國亞利桑納州坦佩市(Tempe, AZ)警方發佈這起事故的行車記錄器影像

在這起悲慘的交通意外發生後,衝擊整個產業的危機餘波盪漾。有幾家公司在等待事態明朗之前,已經先暫緩其道路測試,而Uber在亞利桑那州進行道路測試的牌照也被撤銷了,顯然近期內不會繼續在加州進行路測。至於一般民眾對於自動駕駛技術的熱情將會有什麼長期的影響,目前還看不出來。

支持自動駕駛車道路測試的陣營指出,人類駕駛當然不可能是完美的;而且,相較於失去一個人的生命,傳統車輛的擦撞意外每天都造成更多人傷亡。反對陣營則說,由於技術不夠成熟而導致應該可以避免的致死意外,令人無法接受。從長遠來看,關於自動駕駛技術是否安全可靠到足以交付生命的討論雖然十分重要,但就這個案例來看,似乎是「劃錯重點」了!

未經驗證的系統

出了問題的其實是一輛「測試車」撞死了Elaine Herzberg——而不是完全自動駕駛車釀禍。這輛肇事的測試車基本上還沒有完美的自動駕駛技術。相反地,它其實只是仍處於開發中且尚未經驗證的系統,必須由車內的安全駕駛員確保即使技術故障也不至於造成傷害。無論自動駕駛技術是不是無法在夜間偵測到路口的行人穿越馬路,都不應該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明知可能存在這樣的技術故障,執行自動駕駛測試的安全人員卻未能避免這場悲劇的發生。

不過,指責安全人員或受害者(例如為什麼路人突然出現?)是個緩不濟急的藉口,並不能真的讓測試車更安全。經過幾十年來,我們知道讓一個人負責監督自動駕駛車,而無法保證他完全的專注力,其實是在自找麻煩。我們也很清楚上的行人並不一定都會乖乖遵守交規則。所以,為了確保這些測試車能真正安全開上道路,我們必須採取更深入的作法。

所幸目前已經有了一個得以持續向前進展的方法,而不必等到下一次在其他國家的原型技術下發生死亡意外才指出潛在的問題點,開發人員也不必在測試之前先證明其自動駕駛技術的完美程度。而且這種方法很簡單,只需要把這些測試車真的當做測試車來看,不要再把它們視為發展完全的無人駕駛車了。

或許,我們不應該要求營運商證明其自動駕駛技術的完美程度,但他們必須要能充份地解釋為什麼他們進行的道路測試方法夠安全可靠,而不只是告訴我們說有安全人員坐在車內進行監督。

解釋自駕車測試平台的安全性,並不需要公開有關自動駕駛專有技術的任何內容,也不一定要十分複雜。它可能就像三步驟安全策略一樣簡單:主動確保安全人員隨時保持注意力、確保安全人員在問題出現時有足夠的時間做出反應,以及當安全人員採取行動時,車輛會服從安全人員的指令。

值得注意的是,當安全人員必須接管駕駛任務時,除了確保系統隨即讓出主控權,自動駕駛技術是否故障都不能對其造成影響。

配置2名安全人員?

無疑地,對於自動駕駛車測試平台做出安全可靠的解釋需要一番功夫。畢竟,安全人員在經過幾分鐘後就可能失去注意力,這一點必須採取更有效的方式解決。如同許多公司一樣,最簡單的方式是配置2名安全人員,並在完整的測試過程中證實2名安全人員真的能實現持續的注意力。

還可以另行採用一些監測技術來追蹤安全人員的視線、駕駛人是否疲勞等等。此外,確保安全人員知道自動駕駛技術是否發生錯誤(例如未偵測到突然衝出來的行人),這一點也很重要。例如,抬頭顯示器(HUD)可以顯示是否有行人穿越,以避免安全人員因疏忽而未察覺的情況。對於不遵守交通規則和任意穿越馬路的行人等現實問題,自駕車測試平台的安全解釋也必須能提出有力的因應之道。

實現上述的一切可能極具挑戰性,但測試系統並不一定要是十全十美的。配置安全人員的測試車至少要達到像人類駕駛開著一般車上路一樣好,畢竟,就像自動駕駛車的支持者所說的,人類駕駛不可能是完美的。

我自己就住在賓州的西部城市——匹茲堡(Pittsburgh),這裡經常穿梭著許多的自動駕駛測試車,我也曾經像行人一樣在路上遇過這些測試車。目前,我只能相信這些自動駕駛測試車是安全的。畢竟,自動駕駛車的未來是如此重大的長期承諾。但是,我更希望有人能提供擔保,最好是來自一些獨立的安全審查單位,告訴我們目前在進行路測的這些公司真的能正確地提升其測試平台的安全性。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How to Make Self-Driving Car Road Testing Safe,by Philip Koop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