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enrascar;」我的東道主湊近,重複了一遍這個葡萄牙語詞:「給我們再大的難題,我們都能解決,儘管我們的動作不一定優美;」他略為得意地解釋道。我們坐在里斯本(Lisbon)以北半小時的卡石卡伊石鎮(Cascais)的一家海濱餐館,當地的特色菜是海鹽裹著烤的全魚(peixe ao sal)。

喜愛金庸大師的讀者可能記得,《射雕英雄傳》第十二回中,黃蓉在江邊偷了雞,「用峨嵋鋼刺剖了公雞肚子,將內臟洗剝乾淨,卻不拔毛,用水和了一團泥裹住雞外,生火烤了起來。烤得一會,泥中透出甜香,待得濕泥乾透,剝去乾泥,雞毛隨泥而落,雞肉白嫩,濃香撲鼻。」此道菜當然就是引洪七公出場的江南美食叫化雞,以美魚代肥雞、海鹽代江泥,讀者即可以想像我們今晚的魚的做法。

熱情款待我的是若澤弗蘭卡(José Franca),前葡萄牙國務卿兼教育部長和美國IEEE院士。「我教你這個葡萄牙語詞可不是厚著臉誇自己的國家喔…嗯,起碼不完全是…哈哈!」他一邊為我盛魚,一邊接著暢談。「其實問題在於,為什麼葡萄牙老是避不開麻煩難題?」弗蘭卡的臉色開始嚴肅。

看著今天的葡萄牙,很多讀者會把弗蘭卡的提問理解成這個歐洲最西邊的小國的謙遜溫和。雖曾為殖民時期西歐列強之一,葡萄牙在1970年代「康乃馨革命」推翻本國法西斯政權後,極力改善和前殖民地以及世界各國關係,外交側重和平友誼。1999年澳門順利回歸中國以及之後持續升溫的中葡關係,亦見證了葡萄牙在歐亞之間的橋樑價值。

經歷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葡萄牙果斷採取的一系列措施迅速促進了本國經濟恢復成長、貧富懸殊縮小、就業擴大、以及財政赤字降低。儘管有些政策公然違背了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要求的財政開銷緊縮,布魯塞爾(編按:歐盟總部)卻似乎毫不介意。歐洲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今年3月在歐盟議會上,更當面稱讚現任葡萄牙總理科斯塔(António Costa)政府領導之「美麗的經濟復甦」。

但弗蘭卡,前類比半導體設計公司Chipidea的創辦人,並非葡萄牙經濟發展的圈外人:「近年來葡萄牙的創新創業廣受海外媒體關注推崇,這當然是好事,但我們不能太相信自己的宣傳而忘記了實幹。早期取得的成果應該回種地裡、生根發芽,換來以後更大更持續的豐收。」

一個典型的例子:Web Summit是一場被《富比士雜誌》(Forbes Magazine)評為「地表最強」的科技峰會,彭博社(Bloomberg)則稱其為「極客版世界經濟論壇」(Davos for geeks);兩年前該會議搬到里斯本舉行後,吸引了眾多科技金融界的甲級明星,如滴滴出行總裁柳青、英特爾(Intel)執行長柯再奇(Brian Krzanich)、已故英國劍橋大學教授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以及顯赫風險投資人和科技媒體大亨,加之逾七萬多名國際參會者。

然而,會後似乎並未看到有外資進入葡萄牙建立科研中心;沒有這些投資,葡萄牙的優等大學每年培養的成千工程系畢業生仍不得不出國求職。比人才流失更嚴重的是:沒有雄厚工程設計力量的國家只能充當科技的「消費者」,而非「生產者」。這種國家將缺席於設定未來科技標準、搭建未來供應鏈架構、以及主導對本國有長期結構性優勢的未來國際遊戲規則的討論圓桌。

追溯世界歷史,只有科技生產國推動了長期持續的經濟發展,也收割了經濟增長的絕大部分紅利。在1998年為全國報刊《公眾報》(Público)的一篇署名社論中,弗蘭卡把這種國與國之間的等級關係稱為「科技版國聯」(technology league of nations),並力倡葡萄牙的工業策略側重培養新一代敏捷、眼觀國際但身居本國的工程人傑,以推動葡萄牙晉身科技生產強國。

說到敏捷,您也許注意到最近ASPENCORE全球活動和覆蓋面超於往常;我們真誠感謝參與3月在上海落幕之「中國IC設計領袖峰會」的所有演講嘉賓、與會朋友和贊助商夥伴們。鑒於中國在全球不僅領頭製造供應鏈還在人工智慧等高端科技領域屢奪新制高點,本社將於今年11月主辦第一屆「ASPENCORE全球雙峰會」,主題為智慧中國,廣聚歐亞美各地CEO和CTO等級的領袖。

現已確認出席講演的嘉賓有:美國Silicon Labs執行長Tyson Tuttle、歐洲 STMicroelectronics即將上任的CEO Jean-Marc Chery、以及台灣半導體協會(TSIA)常任理事盧超群博士等;我們亦很榮幸再次邀請到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積體電路設計分會理事長魏少軍教授。我們邀請您11月在氣候宜人的深圳,於本社和各國科技界精英彙聚一堂。

話回葡萄牙。好客的弗蘭卡教授飯後堅持親自駕車送我回里斯本皇家校場邊的酒店。下車時我突然想起了兒時聽家長講過的一個典故:古時有七歲小童,舉止莊重像成年人,「聞講《左氏春秋》,愛之,退為家人講,即了其大旨。自是手不釋書,至不知饑渴寒暑。群兒戲於庭,一兒登甕,足跌沒水中,眾皆棄去,光持石擊甕,破之,水迸,兒得活。」

北宋司馬光滿腔愛國激情編撰《資治通鑒》,年少時就表現出破甕救友的機智。而這機智何嘗不是急中生智?誠然,遇到緊急難題會讓誰都頭疼,在執行宇宙探索等高風險科學任務時,問題解決不妥更立即有生命危險。但人類在面對逆境時的勇氣和智慧──我們desenrascar的品質──有史以來都是每一個民族生存和進步的決定性因素。此亦可謂強國之本。

猶如以往,您若有任何建議或評論,請直接寫信給我或與您最喜愛的編輯聯繫。謝謝您的支持!

20180319_Victor_NT11

餐館名:Restaurante Porto Santa Maria 地址:Estrada do Guincho,2750-642 Cascais, Portugal

  • 葡式叫化魚 90€
  • 紅葡萄酒(兩杯) 15€
  • 冰淇淋蛋糕(弗蘭卡) 12€
  • 法式布丁(高) 10€
  • 服務小費 15%

合計 146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