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務部(DOC)在上週(4月16日)決定了對於中興通訊(ZTE Corp.)的制裁行動,禁止美國企業在7年內銷售半導體與軟體給這家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此舉不僅足以拖垮中興國際這一家公司,而且,如果中興成為這場貿易戰的犧牲品,也將破壞年營收近50億美元的整個美國製造元件供應鏈。

市場研究公司IC Insights總裁Bill McClean表示:「這項禁令讓人非常震驚……它打擊了中國電子產業的驕傲之一(指中興國際)及其主權,因為美國決定了中興是否能經營這項業務。」

McClean以及一位前中興通訊行動工程經理等人都認為,如果無法使用來自美國公司提供的晶片或軟體,中興通訊就不可能再重新設計其眾多的電信系統和手機了。對於這家估計有74,000名員工的公司來說,這無疑是一場致命的噩夢。

幾十年來,中國的貿易逐漸擴展至廣闊的海外市場,並取得了西方的技術。這種動態使得中國成為美國科技公司開展業務時最夢寐以求同時也是最令人受挫的地方。

去年,美國半導體公司提交了一份長長的申訴清單,作為美國政府對中國進行調查的一部份。美國川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對於中國科技產品徵收25%進口關稅的決定則仍在審核中。

各方都希望加劇的緊張局勢將會快速催生一項足以緩解雙方長期緊張情勢的協議。近來在美國和北韓之間的政治角力轉機似乎帶來了一線希望。但迄今為止,中國對於中興通訊的禁令以及美國下一步的反應都還不明朗。

McClean說:「這些貿易戰終究都是沒有贏家的『滑坡謬誤』(slippery slope)。」

而在技術政治發酵的同時,即時生效的中興通訊禁令也造成了衝擊。

20180425_ZTE_NT01P1 中國版《電子工程專輯》(EET China)在上週一篇有關中興通訊禁令的報導中引用了一張卡通版「嚴厲的山姆大叔」(heavy-handed Uncle Sam)打擊中興的圖片

認識中興通訊——中國的另一家電信巨擘

雖然中興通訊的智慧型手機業務備受關注,但該公司大部份的營收來自於電信設備的銷售。2017年,中興通訊的電信產品營收為100億美元,消費產品銷售約56億美元,相當於其5,000萬部手機銷售量收入的一半。

在許多方面,中興通訊都可說與華為(Huawei)齊名。兩家公司都是具有強大半導體實力的高度多元化電信設備製造商。兩家公司都獲益於中國不斷成長中的通訊市場,並佔有大部份的市場比重。但華為的規模更大、更複雜,且更廣泛分佈於全球市場。

根據市場觀察家Dell'Oro Group估計,中興通訊在全球每年800億美元的電信設備市場中約有10%的佔有率。因此,除了處理器廠商高通(Qualcomm)和英特爾(Intel)以外,還有幾十家部門高度分散的美國公司將會受到美國銷售禁令的影響。

有鑑於中興通訊在整個電信系統銷售的地位舉足輕重,InPhi和Macom等光元件製造商成為這項禁令宣佈後首批股票受挫的業者。不過,Macom旋即表示,該公司在中興通訊部份的季銷售額並非最重要部份,最近一季約為160萬美元。InPhi則告訴股票分析師,其於中興通訊的銷售額還不到整體營收的百分之一。

上週才宣佈裁員消息的高通公司,很可能會在近日發佈財報時針對中興通訊事項首度發表聲明。英特爾則將在週四發表財報消息。

Dell'Oro Group資深分析師Stefan Pongratz說:「業界對於這項禁令提出了很多的疑問。」他希望在本週稍晚評估對於市場和晶片級的影響。

如同其他許多人的看法,他也指出,這項決定對於希望政府主導折衷方案的產業普遍造成了負面影響。如果中美貿易戰持續,它還可能影響到在2022年以前高達120億美元的新興5G蜂巢式業務——畢竟,這一市場大約有一半在中國。

Pongratz說:「中國預計將成為世界上最先進的5G市場之一,來自中國的5G經驗與知識對於在其他市場複製成功非常重要。」

包括華為與中興等本土供應商在中國電信系統業務中佔有高達70%的市場。過去幾年來,他們也一直在擴大其於全球的能見度,而使得歐洲電信系統巨擘愛立信(Ericsson)和諾基亞(Nokia)的市佔率節節下滑。

20180425_ZTE_NT01P2 華為和中興通訊持續在電信設備領域取得更高的市佔率,瓜分歐洲大廠愛立信與諾基亞的市場(來源:Dell'Oro Group)

美國禁令有理?中國加以反擊…

短期來看,中國可能會拒絕批准高通與恩智浦(NXP)的合併案,儘管這項決定已經一再推遲了。而從長遠來看,中國領導人據稱正考慮進一步加速其已積極推動資助自家半導體產業的行動。

但McClean認為,缺乏晶片技術才是中國建立國內供應商的主要障礙,中國並不缺少資金。他指出,中國主要的晶圓代工廠仍在嘗試製造28奈米(nm)晶片,而其於台灣和美國的競爭對手早已領先其四代之多。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中興通訊行動工程經理表示:「中國與美國政府之間必須解決這個問題,不然中興通訊就玩完了!」他並指責中興內部的組織鬆散及其應付美國監管機構的公司文化。

根據美國商務部於4月16日發佈的禁令,中興通訊坦承認了380起違反美國出口規定和96項規避行為。該禁令中聲稱「中興通訊從伊朗取得了數億美元的合約,並銷售美國法律所禁止的路由器、微處理器和伺服器。」

美國商務部提出的7年禁令中還引述了中興反覆作出虛假陳述,而且也未懲處參與售賣禁運設備至伊朗的39名員工或減少獎金。美國還得到了一份「中興法務部門在2011年8月撰寫並由其執行長批准的文件,目的在於規避美國出口管制法律,並促成對於伊朗的未經許可出口」,並將這份文件視為一種「國際陰謀」(an extensive conspiracy)。

中興則在上週的聲明中表示,如今已經對於懲處涉及售賣禁運設備的員工並將減少其獎金。該公司表示,去年還花費了5,000萬美元努力地遵守美國的出口管制,並向監管機構提交了一份長達132,000頁的文件。

從網路上的兩條推文反映出兩造間的不同反應。美國的一位中國專家支持禁令決定,因為中興「違反了與美國的和解協議」。一位中國餐館老闆則為中興通訊員工提供一星期的免費用餐優惠,表達對於該公司認為決策不公平的同情。

很顯然地,川普政府選擇了對於中興通訊採取破壞性禁令,將破壞性的能量注入長期的技術爭端中。然而,藉由這種「殺雞駭猴」的方式是否足以讓一些國家走上更好的道路,還是刺激它們展開更深入的作戰計劃,一切還有待觀察。

與此同時,這一家經常被誤解的大公司之命運及其供應商基礎仍深陷危機…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ZTE and the Unknown Unknowns,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