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Keller面臨的任務可能會是他微處理器工程師傳奇生涯中最有趣的挑戰──為2020年之後的新時代重塑英特爾(Intel)的x86處理器。

部份是因為與微軟(Microsoft)作業系統綁定所帶來的好運,英特爾處理器架構稱霸PC市場;經過多年努力,x86也取代了根深葉茂的Linux架構伺服器處理器,在資料中心市場取得主導地位。而未能在今日iPhone數據機晶片佔據一席之地的x86雖錯過智慧型手機熱潮,卻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新時代的起點──機器學習正在重寫運算市場規則,可能會讓微處理器領域再次大洗牌。

過去的領導者往往會在技術更迭中隨著新領導者崛起而被取代;要抵擋新浪潮的侵襲,英特爾的管理階層與工程師得使出渾身解數,用盡所有的技能與運氣。

20180508_Keller_NT01P1

到目前為止,英特爾執行長科再奇(Brian Krzanich)在率領這艘龐大的「企業郵輪」轉型、以因應即將發生的改變浪潮方面,表現還算不錯;他在2015年底從高通(Qualcomm)挖角了Venkata (Murthy) Renduchintala,大幅重整英特爾組織架構,近兩年又陸續收購Movidius、Nervana、Mobileye與Altera等公司,讓英特爾取得打造AI架構的軍火庫。

現在則是需要有一個人來搞清楚該如何、在何時把所有的東西放在正確的位置,這也是在去年4月底離開特斯拉(Tesla)加入英特爾的Keller正要做的事情。

Keller在任職於AMD時期曾主導Zen系列x86處理器核心的設計,現在正讓AMD恢復盈利,此外在更早之前也曾參與K8 Athlon設計;Keller也曾為兩家新創晶片設計公司工作、在博通(Broadcom)擔任過數個職務,還曾在蘋果(Apple)設計iPhone與iPad的SoC。

但就像有人說過的,以往的表現並不能保證未來的成功;英特爾的傳統文化動力是需要對抗的一大力量,此外仍不清楚人工智慧(AI)將如何重塑運算領域,此外還有其他正發揮作用的巨大阻力。

英特爾也面臨CMOS製程微縮速度趨緩的問題,該公司過去的成長引擎,以及整個半導體產業正顯現老態,甚至英特爾自家晶圓廠在10奈米製程節點的量產上也不甚順利。

在此同時,晶片市場正朝向超級分散(hyper-fragmentation)的時代邁進,沒有一種單一系統能在PC與智慧型手機領域佔據顯著份量的版圖,因此未來的公司得奮力同時在不同的領域──從物聯網終端節點、智慧手錶到自駕車、資料中心網路等等──爭取設計訂單。

這是一連串相互交織的挑戰,毫無疑問,像是Jim Keller的這樣的資深產業老將應該對此情勢有透徹瞭解;筆者有幸能坐在看台上,興奮地看著接下來3~5年Keller終於告老還鄉──或者轉向下一個生涯挑戰──之前,將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Intel’s x86 Meets Jim Keller,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