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智慧手機、電動汽車、無人機、物聯網和智慧家電設備對於容阻元件的需求狂增,在過去兩年中,MLCC價格領漲,貼片電阻也緊隨其後價格快速上漲。但是鋁電解電容市場卻出現嚴重缺貨卻價格較少漲的情況?

《電子工程專輯》姊妹刊《國際電子商情》作為長期關注電子零組件供應鏈的專業媒體,對於零組件的漲價也是緊密關注。僅在2018年,國際電子商情就發佈了多篇零組件及上游材料漲價的報導,並受到產業廣泛的關注與轉發(參考下圖)。

20180511_MLCC_NT61P1

從上面匯總的漲價報導中可以看出,電阻、MLCC和電感的漲價幅度,遠遠高於鋁電解電容的漲價幅度。2018年初尼吉康(Nichicon)身為產業龍頭企業,宣佈公司旗下部分產品線如調整插腳式和螺杆式鋁電解電容所有型號漲價5%;2018年5月2日市場傳出的艾華(Taiwan Alpha)宣佈產品全線漲價8%,但據《電子工程專輯》從產業人士瞭解到,這個漲價通知,艾華剛剛發佈就在當天遮罩了,具體原因不明。筆者後面再作分析。

鋁電解電容的生產並沒有MLCC、貼片電阻和貼片電感這麼集中。據悉,日本、台灣、韓國和中國大陸是全球鋁電解電容器的主要生產國家和地區,全球前五大鋁電解電容器廠商有四家是日本企業,包括佳美工(Chemi-con)、Nichicon、Rubycon和松下(Panasonic)。日系的還有TDK-EPCOS等。韓國有三瑩(Samyoung)、三和(Samwa)等;中國大陸艾華集團、南通江海為鋁電解電容龍頭企業,台灣則有立隆電子、智寶,以及港資萬裕三信等。

而全球MLCC主要供應商包括村田(Murata)、TDK、太陽誘電(Taiyo Yuden)、京瓷(Kyocera)、松下、國巨、華新科、風華高科等。全球貼片式電感前三大分別為:TDK-EPC、村田和太陽誘電。MLCC和貼片電感這兩年的價格快速上漲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其核心製造材料都在該幾大日系供應商自己掌握,他們帶頭宣佈漲價,同行肯定樂於跟進。

為何鋁電解電容會缺貨?

事實上,鋁電解電容器從2017年起全行業也開始缺貨,但是價格卻沒有隨MLCC或貼片電感那樣快速上漲,甚至市場炒貨者或現貨商都不願意炒電解電容。原因是這類企業的價格即使是市場缺貨,卻沒有太大的炒貨的價差空間。這是為什麼呢?

據台灣工研院統計,全球鋁電解電容器應用領域分佈,為消費性電子產品佔45%、工業佔23%,資訊13%、通訊7%、汽車5%,其他7%。消費類鋁電解電容器主要用於節能照明、電視機、顯示器、電腦及空調等消費類市場;工業類鋁電解電容器主要用於工業和通訊電源、專業變頻器、數控和伺服系統、風力發電及汽車等工業領域。

從鋁電解電容的應用可以看出,受體積的限制,鋁電解電容並不會出現在可攜式快消產品上,而更多的出現在工業、汽車、家電、照明等領域。這些應用領域的需求基本上不會出現智慧手機這樣的超大規模的應用上,即使在過去兩年中出現的充電樁這樣的快速成長的應用需求上,鋁電解電容的產能擴張也基本能跟得上。

深圳市杰容電子董事長王瑞向《電子工程專輯》記者表示,快速普及的LED照明和急速擴張的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市場,變頻空調的使用等,是過去兩年中鋁電解電容的需求增長的主要原因;再加上汽車LED照明、變頻器、數控伺服系統等,也是中國國家節能減排、智慧製造政策支援的需求,對鋁電解電容的市場增長也有很大的促進。過去多年鋁電解電容供過於求的局面,得到了改變。

不過最根本的原因是2017年開始的環保風暴。王瑞認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鋁箔生產國之一,環保風暴讓大部分的小型加工廠整改或關門,產能一年內突然大幅減少。隨之而來的是大廠也產能吃緊,鋁箔是鋁電解電容重要的原材料,過去一年中,價格上漲了近三成。王瑞表示:「鋁箔缺貨就漲價,最難接受的是,有些生產鋁電解電容鋁箔的廠商,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優先供貨給日本廠家。我們國內廠家是漲價也很難拿到貨。」

不僅是鋁箔、導針、鋁殼、蓋板、電解液也在漲價,電解紙也在漲,可能也就是封裝膜還沒有漲價。鋁電解電容的材料,在過去一年中平均漲幅達到了三成。區區5%~8%的漲價,根本沒有辦法消化原材料的漲幅,更不能解決廠房租金和人力成本的上漲。另一位電解電容的企業老闆開玩笑說,還不如就不生產電容,直接把倉庫的原材料漲價三成賣給其他廠家更賺錢。

為什麼MLCC炒上了天,鋁電解電容價格還漲不起來?

MLCC價格不斷上漲的消息傳出來,在過去一年中,不僅是供應鏈上的很多人參與到MLCC的炒貨中來,甚至是很多行業不相關的人都投資進來炒貨。據稱,MLCC過去一年中漲價達10倍,這在歷史以往都不曾有過。

《電子工程專輯》就聽了幾個採購追貨、現貨商炒貨的故事:一個是某日系MLCC大廠在深圳的銷售,每天都會接到無數個追貨下單的電話;他表示,他每天的工作以前是伺候好大廠客戶,現在變成了每天要應付不同的炒貨商:「我每天都會在電話中罵人,不管是採購還是炒貨的,追貨的電話打到煩,到最後就變成接電話要罵人。」從業這麼從年,接“客戶”要貨的電話接到罵人,這是聞所未聞。

還有兩個炒貨發家的故事。深圳南山一位做美容的女老闆聽說了MLCC漲價的故事,把全部積蓄都押進來買了MLCC的現貨,屯在店裡等漲價,這不一年後價格漲了10倍。還有一個是深圳做零組件產業自媒體的老闆,據他說是他炒貨賺了大錢,成為了全球最大的MLCC現貨供應商。自媒體老闆發家不靠做媒體,而是靠炒貨,我作為電子行業最大的段子手(自吹的),都想不出媒體竟然還有這麼出色的人才?!

閒話少說,回到主題。為什麼鋁電解電容就缺貨難漲價?前面說的是日系三CON是市場領導者,他們基本按兵不動,中國大陸、台灣兩地的廠商也各有大廠,且均為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相比民營企業,其資本雄厚,打價格戰在過去幾年是基本戰略。價格戰之下,眾多民營電解電容企業已經被洗牌(關閉或被收購)。

這一年的上游材料上漲,讓產業利潤大降。2018年4月28日的艾華集團第一季度的財報顯示,其上市公司的淨利潤同比(與去年同期相較)下降了33.02%,環比(與上一季相較)其淨利潤減少了32.57%。財報給出的原因是「材料價格上漲、理財收益減少、研發投入增加、美元匯率貶值致財務費用增加等因素導致淨利潤下滑」。

另一家中國大陸電解電容龍頭企業南通江海的2018年度財報也顯示,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也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1.81%。不過環比南通江海還是處於增長。從財務上我們可以看出,艾華集團的財報的壓力明顯比南通江海要大。這也是業界推測為什麼會艾華發佈被很快遮罩漲價8%的通知。

為什麼鋁電解電容不能漲價?杰容電子董事長王瑞分析,雖然合理地漲價是業界眾望所歸,但是現在是任何一個廠家漲價,其市場份額預計很快會被同行對手接管。尤其是上市公司有錢,日本企業有利潤空間,唯獨民營未上市,沒有拉到外部投資的鋁電解生產企業,才是這波環保風暴帶來的原材料大漲造成的受害者。

那麼問題什麼時候可以解決?王瑞認為,一是後續更多龍頭企業承受不了成本上升適當地漲價,但這個平衡很難打破。更多的期望是上游企業解決了環保的欠帳問題,把環保設備引入後行業能快速提升鋁箔,特別是電極箔等產能的限制。

王瑞無奈地說:「期待一年後這個問題能緩解吧。現在是我天天都在找上游材料廠要貨,我的客戶天天在我工廠打卡上下班。」

至於屯貨炒貨,總有一天會炒爆倉的;也許就在明天。

後記:

在採訪寫作完成之後,電子工程專輯記者收到最新資訊,即台資(香港上市)鋁電解電容豐賓電子的漲價10%的通知:

20180511_MLCC_NT61P2

20180509-price-rise 豐賓電子將價格上調10%,會否帶來鋁電解電容行業的價格整體上調呢?《電子工程專輯》攜手《國際電子商情》,將會為大家帶來持續的深入報導。

本文作者為EE Times China資深編輯,歡迎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