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叫台灣「亞洲虎」(Asian Tiger;編按:中文裡我們所耳熟的稱號是包括台灣、新加坡、韓國、香港在內的「亞洲四小龍」,但在英文中其實是將這四個在20世紀中期經濟騰飛的地方稱為「四虎」),這個稱號會讓人負面聯想到飽受威脅與空間限制、被狩獵的弱勢物種,但是台灣──也就是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不像那些瀕臨絕種的動物,並沒有滅絕的風險;高速經濟成長讓經濟學者們將台灣歸類在被比喻為「亞洲虎」的國家,其實這座島嶼在全球高科技產業生態系統中扮演更關鍵的角色。

台灣是電子產業界眾多世界知名大廠的總部所在地,包括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TSMC),全球第一大合約製造商、銷售額排名全球前五大的高科技業者鴻海(Foxconn),以及電子零組件通路巨擘大聯大(WPG Holdings)、全球最大面板廠之一友達光電(AU Optronics)等等,都是誕生自台灣;台灣還擁有其他許多重量級PCB製造商、OEM、EMS業者。

不過當時間進入21世紀且繼續向前,台灣需要再一次強調,儘管環境快速變化,又面臨來自其他區域強權日益激烈的競爭,它仍然能維持關聯性。台灣面臨來自中國的壓力,諷刺的是,後者曾因台灣經濟影響力而受益,而且在電子組裝與供應鏈的主導地位有一部分來自於台資業者的融資活動。在中國於電子組裝製造領域取得領先的同時,台灣業者則是轉向深耕半導體市場,發展先進製程晶片製造技術。

這是一個久經驗證的處方;奠定台灣今日與未來發展基礎的,是幾十年來相繼多位政府與產業界領導者,他們讓這座島嶼跨越自然與地緣政治的障礙,確保它能蓬勃發展、與全世界各領先經濟體比肩。而因為缺乏重要的自然資源,台灣一直專注於發展關鍵技術專長,它的成功超出了先驅技術領導者如張忠謀先生的預期;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與麻省理工學院(MIT)出身的他創辦了台積電,並讓這家公司成為電子產業的頭號晶片供應商。

在87歲生日前夕,張忠謀即將於6月份正式從台積電退休,這位把台灣鍛造為電子產業巨擘的老將準備解甲歸田;而台灣電子產業新一代領導者所面臨的挑戰,會與張忠謀在三十年建立台積電那時一路開疆拓土的情況在某種程度上大不相同。

這一次,台灣的挑戰是找到一個應對中國的強勢、同時擺脫來自其他地方競爭對手的方法。台灣是讓中國崛起為電子產業供應鏈重鎮的幕後推手之一,來自台灣、日本與其他西方國家的龐大金錢與專業技術投資,幫助中國成為全球電子產業的製造中樞;不過,中國亦成為台灣的一個難解習題,在中國的爆炸性成長下,台灣是受益者、但也受到傷害。

除了來自外部的壓力,台灣本地的人口結構也被認為是一大隱憂,因為相對較低的出生率意味著老年人口比例持續升高,可能會損害其全球競爭力;根據國際貨幣基因組織(IMF)的研究,這是台灣與鄰近區域幾個國家都同樣需要克服的障礙。

「許多亞洲經濟體面臨重要的中期挑戰,包括人口高齡化以及生產力成長衰退,需要結構性的改革,並在某些情況下透過財政性支持來彌補;」IMF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指出:「全球經濟越來越趨向數位化,有部份新興技術具備真正推動轉化的潛力,儘管它們也帶來新挑戰。亞洲已經在數位革命的許多方面取得領先地位,但為了保持領先優勢並收穫來自技術演進的完整利益,需要在包括資通訊技術、貿易、勞動市場與教育等許多領域以政策因應。」

在接下來EE Times的「聚焦台灣」(Focus on Taiwan)專題報導中將可以看到,台灣一直積極訂定與執行IMF所建議的改革政策;或許台灣在下一階段轉型過程中能仰仗的最大優勢,就是其經濟的恢復能力與適應能力,以及像是台積電張忠謀這樣的領導人物,鼓勵培養新一代企業領袖、確保他們的經驗與能力得以傳承之決斷力。,

不過要成功做到這一點,台灣絕對不能因為政治發展而停滯不前,也不能減少創新。到目前為止,台灣的商界與政界領導者已經顯示出他們意識到了所面臨之挑戰,也找到了因應的方法;要展現並執行那些解決方案,需要的不只是一隻老虎能使出的魄力。從本週開始,EE Times將推出根據實地採訪的「聚焦台灣」系列專題報導;這些報導也將彙整為以上下兩集呈現的電子書,在6月份提供給全球讀者們下載,敬請期待!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So Much More than a Tiger,by Bolaji Ojo;本文作者為EE Times發行商ASPENCORE全球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