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楚天都市報》(編按:中國湖北省的地方媒體)在5月14日報導的新聞,湖北武漢警方日前破獲一起共用汽車遭遇偷窺改裝的刑事案件,這是目前國內報導的第一起共用汽車被盜竊的案件。

新聞中指出,該共享汽車車身上明顯的外觀標識被撕掉,車輛牌照也做了破壞、塗改,儀表盤下面的一套車機系統和兩套隱蔽的GPS設備被拆除。這說明嫌疑人對共用汽車的防盜技術比較熟悉,應該屬於“技術類人才”。

20180517_CarTheft_NT61P1

涉嫌被盜的共用汽車
(來源:楚天都市報)

根據綠馳公司的反映,該車市價20萬元左右,嫌疑人朱某的同夥於5月4日租車,共用汽車被嫌疑人朱某進行了很大改裝,車身上明顯的外觀標識被撕掉,車輛牌照也做了破壞、塗改,儀表盤下面的一套車機系統和兩套隱蔽的GPS設備被拆除,連結車鑰匙的鏈子被剪斷。

由於在盜竊共用汽車破壞現場時被他人看到並舉報,其他活動也被城市監控攝像頭拍下,種種跡象說明嫌疑人雖然懂技術,但是對防偵方面敏感度不高。當時如果是在無人少人區進行,也許這個傢伙就成功了。現在嫌疑人已經被武漢市青山區新溝橋派出所員警依法刑事拘留,等待進一步的審查偵辦。

其實說穿了,偷共用汽車的難度肯定比普通汽車要高,個人認為這是蠢賊一波練手失敗,也建議任何這樣的想法的人立即縮手,合法勞動致富才是正道。

現在正在興起的技術是無人駕駛汽車,那麼如果有壞人想對無人駕駛汽車下手,是不是更簡單一些?理論上做一個分析:

一是目前有牌照的無人駕駛汽車,取得上路的試駕牌照之後,車內都必須有試驗駕駛員。在路上行駛時,駕駛員必須在車內隨時注意路況進行干預,保證行車安全。

二是車內外有多個攝像頭,車外360度的行車視頻時刻都被記錄下來,作為實驗資料記錄下來,並上傳到伺服器。

三是車內也有多個角度的攝像頭,全程記錄試駕員的行動和車內狀況。萬一出現安全事故,車內視頻也是法律上的證據。估計無人駕駛汽車正式商用之後,車內外的視頻會作為保險公司理賠方面的主要證據。

四是汽車行車電腦的資料。在實驗階段,這些資料包括感測器、汽車引擎制動轉向等各種資料,都會是寶貴的資料,實驗室資料很有價值,市政道路實地跑的資料更是無價之寶。任何一個無人駕駛汽車要拿到上路商用牌照,沒有這樣的資料,肯定是過不了上牌審核關。深圳騰訊公司無人汽車領到了獨一張的上路牌照,真是價值連城。

最後一點,汽車也是GPS、北斗、4G通信定位;任何一種定位技術,都可以隨時發揮作用,並且肯定有防拆除自動報警。

想偷一輛無人駕駛汽車,暴力動手是完全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遠端駭客,從底層作業系統進入,先disable掉汽車的自動駕駛權,再去獲得汽車司機的駕駛權,遠端手動操作駕駛,進行非正常目的的操作。

最後一點,也許才是無人駕駛最大的隱患。沒有任何必要去升級防盜功能,但是要對防駭客奪駕駛權方面,做最堅實的技術防範。

好了…無人駕駛汽車在中國也已經上路了。駭客們也許已經盯上了。

本文作者為EE Times China資深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