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電視台CCTV2直播節目「盲測」中國國產作業系統時,採用不同的瀏覽器來測試下載網頁速度,讓眾多觀眾吐槽測試不專業;本人本來沒有關注這個節目,無奈《電子工程專輯》的姊妹網站《電子技術設計》(EDNChina.com)也對此作了頭條報導,讓我們感覺大眾科學需要更多嚴肅專業的普及推廣。

本人認為,其實過去幾十年,宣傳上的不專業引導了過去大眾對尖端科學的很多誤區;最早的時候科研成果還是採用「突破國際封鎖」、「國內首創」等用詞,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雖然我們並不知道是怎麼個突破國際封鎖、國內怎麼個首創出來的。

後來慢慢地知道了,是利用了國外的設備、軟體、核心晶片,在某個系統應用上咱們也能設計出來同類型產品了,這都被稱之為突破封鎖、國內首創。要知道,這些國外半導體公司要來中國開拓市場的時候,這些方案基本上都已經是現成的啦…問題是,老百姓不知道這背後的秘密。

後來中國企業可以做出晶片、甚至是在國內的晶圓代工與封裝測試企業內,完成晶片設計製造的全過程了。這類的企業本來都很低調,因為大家都知道,做出來已經不容易,要晶片上市賣出去,還得儘量不要讓國外同類IC企業知道,以避免人家有針對性地做競爭,畢竟pin to pin的替代市場,暗地裡做下來先賺到生存的錢,然後才有錢做後續開發。

通常這種情況,國內晶片企業還是會保持低調,悶聲發財比較好。當然,這個時期的晶片主要也是標準晶片為主,即使是外國企業瞭解到市場訊息,但是快速發展的中國電子製造業,對於晶片的需求增長速度太快了,分一塊市場給中國本土晶片公司,他們也還是感覺到中國市場在成長。一句話,中國市場夠大,誰也吃不完。

後來這些企業在成長過程中,培養和積累了人才,也能更多地從外企駐中國的研發團隊推廣團隊中,挖到人才過來創業,既在替代IC市場做大了,還能在開發出自主創新的晶片,再加上後來Arm和其他IP與EDA公司進入中國市場,解決了智慧財產權與IP的問題,中國廠商一下子就像找到了寶庫鑰匙一樣,大量地公司湧進了晶片領域,仿佛客戶做不完,市場也做不完,大家只要設計出晶片foundry有產能生產出來,後面就是在分錢。

中國晶片廠商進入到了裂變時代,從業企業數量急遽上升,就業人數也急增,國外回到中國創業的留學工程師大咖也絡繹不絕;中國公司不是在挖人,就是在買人家的產品線。這時候歐美公司著急了,日本企業在大型積體電路領域,也漸漸由於自己較為封閉的做法,在市場漸漸落後了。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中國本土IC企業,既有所謂的「一代拳王」曇花一現,但隨著人才不斷地積累增加,電子整機製造市場規模不斷地擴大,產品不斷地創新,中國本土IC業在過去7年呈現出超過20%的年平均增長率。這個過程以我在專業媒體界16年的觀察來看,應該是國內除了房地產與銀行,沒有任何一個產業比中國IC設計產業發展得更健康,更迅速。

更為厲害的是,國內在高階X86 CPU、高端FPGA和ADC等少數核心晶片以外的行動處理器、MCU、功率元件、電源管理IC、感測器等,都取得了讓國外企業非常震驚的成就。國外半導體公司在近幾年出現的大規模併購,跟中國業者的競爭因素是分不開的,中國晶片雖然還只佔據中國國內市場二、三成的比例,但是在價格上的殺傷力讓國外企業頭疼不已。

一旦被中國晶片企業(群郎)奪走的市場,國外公司早期還會想價格戰搶回來,後來基本上都是放棄打價格戰的想法,直接去做更高端更前沿的晶片,例如5G。當然同時也有市場面的因素促使國外晶片企業的合併,在此不展開細談。

中國國產晶片在本來沒有大基金、海嘯一般的風投資本進入的時候,已經取得了這麼好的成績。後來不知道怎麼就突然來了個國家大基金政策,要收購海外的晶片公司,要建更多的晶圓企業,要實現所有的晶片的自主,擺脫國外企業瓶頸限制。風變得太快,傳統IC人紛紛表示不太習慣,國外企業也真的是「驚呆嚇尿」了。此處話題不合適公開討論,應該也會有不同意見,按下不表。

今年中興通訊(ZTE)被美國禁售出現了企業休克,一下子讓中國晶片產業前所未有地被領導們、同胞們殷切關注,好像幾十年的發展,頂不過美國人的一紙檔;似乎當初沒有搞出我們自主的國產作業系統、國產CPU、國產IP,才是現在受制於人的根本原因。本人感覺這種想法是好的,從理論上也是對的;因為如果Microsoft、Intel、Android、Arm、Xilinx、Micron、Samsung、台積電、QORVO、ADI等企業都是中國的企業,肯定不會存在這個問題了。

但這是不可能的啊…事實上,我敢說可能一百年內這都是不可能的;難道遇到了一百年內不能解決的難題,我們就要徹底否定我們自己嗎?

產業就是生態,生態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且有強有弱、互有攻守。中美過去幾十年的和平相處、互惠互利,是共同成長的過程,也是互相競爭的過程;產業良性的發展對於中國是好事,對於美國來說又何談不是一件好事?美國人將低階製造技術轉移到中國,出口高階晶片賺到了更高的利潤,進口中國製造的整機讓美國市場可以出售更為物美價廉的商品,美國人民對此一直很開心很滿意啊…

今天出現的衝突,本人覺得應該是暫時的,可以解決的。美國沒有理由掐死一個對於全世界經濟發展起到至關作用的中國市場,沒有理由制裁懲罰一個對於世界和平起著至關重要作用的14億人口的大國。中國的發展對世界有利,對美國更有利。電子系統設計與製造的市場在中國,美國半導體企業、甚至是全球的半導體都要來中國市場來淘金,中國晶片公司也能在這個市場裡淘到金;割裂中國巨大的電子製造的市場,我看這對誰都不利。

解決國產作業系統、國產CPU、國產IP是一個長期的問題,不是不要去做,也不要埋怨當初為什麼聯想柳傳志不去做,要看到這三大領域是一個要付出巨大成本的難題;很高興的是,我們已經有企業不斷地探索進入到這些市場領域。

其次,這三大市場領域也不應該是由於要應對美國暫時的制裁就要求企業科研機構去突擊性發展來解決問題;這三大領域最難解決的不是技術而是生態,因此也不可能指望高校與科研機構閉門造車做多幾個專案,交完差來解決。談科技發展,現在已經不應該完全遵守當年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做出原子彈的指導理念,要用科學發展觀來辯證地看問題。

(本文作者為EE Times China資深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