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成立於2017年的EDA新創公司在日前於美國舊金山舉行的年度設計自動化大會(DAC 2018)上正式亮相,這家名為Avatar Integrated Systems的EDA領域新秀,實際上是以同樣在2017年聲請破產的另一家EDA工具供應商ATopTech被拍賣之資產為基礎而誕生,而且有兩位在EDA領域聲望卓著的老將加入其管理團隊。

Avatar的技術基本上包含先前ATopTech的所有工具,包括獲得不少IC設計業者採用的Aprisa與Apogee佈局與繞線工具;而這家新公司的管理團隊也包括了ATopTech的共同創辦人暨架構長Ping San Tzeng,還有兩位曾擔任益華電腦Cadence Design Systems高層的EDA領域老將──徐季平(Chi-Ping Hsu)與黃小立(Charlie Huang)。

2003年成立的ATopTech是因為一場與EDA市場龍頭新思(Synopsys)纏訟許久的官司敗訴,而在去年在美國聲請破產並拍賣資產;中國東方集團董事長韓敬遠(Jingyuan Han)低調收購ATopTech資產並擔任Avatar的董事長。韓敬遠出身香港,在中國大陸經營鋼鐵業有成,是Forbes雜誌中國富豪榜上排名136。

ATopTech與Synopsys之間的訴訟源自2013年的版權糾紛;在2016年,美國聯邦法院陪審團發現ATopTec侵犯Synopsys的PrimeTime靜態時序分析工具套件中的指令集相關專利,判定後者應獲得3,000萬美元的損害賠償,也迫使ATopTech聲請破產。

在聲請破產前,ATopTech的佈局與繞線(place-and-route)技術成長表現不俗,獲得了包括三星(Samsung)、賽靈思(Xilinx)等大客戶青睞,搶了一些Synopsys的市佔率;市場研究機構Pedestal Research研究總監Laurie Balch表示,ATopTech高峰期銷售額曾達到一年3,000萬美元左右;「訴訟結果出來之後一切都崩潰了,」Balch指出:「在那之前,他們的生意不錯,技術也相當受到使用者歡迎,被認為具備高品質而且實用。」

最近相繼加入Avatar的徐季平與黃小立都在EDA業界有很深的資歷,而且大部份是在Cadence──徐季平曾任後者策略長,黃小立則是執行副總裁暨總經理。黃小立表示,雖然有一些ATopTech的客戶在公司破產後流失,但很多還是繼續採用其工具,現在也成為Avatar的客戶;他也強調,儘管經歷訴訟波折,該公司的技術仍持續跟上製程節點演進,現在已經有3項客戶的設計案是7奈米設計:「如果因為先前的破產而停滯不前,我們不可能做到。」

「中資」背景?

因為收購ATopTech資產的Avatar董事長韓敬遠之背景,在美國擔憂自家技術被中國企業收購的此刻特別受到關注;美國一個政治評論網站Politico在5月份就有一篇文章以ATopTech資產在2017年3月被拍賣的事件做為引言,為一項該網站針對美國政府未在技術資產出售給海外企業方面善盡監督責任、對國家安全造成之影響調查報告揭開序幕。

對此Pedestal Research的Balch指出:「讓人感到憂慮的部分是,這家EDA新公司與中國之間的關係不完全明朗化。」但黃小立對於公司與中國的任何聯繫輕描淡寫,只強調Avatar是一家總部在矽谷的美國公司,大多數的工程師也都在美國;他並指出韓敬遠也投資其他EDA新創公司,不過不方便透露那些公司名稱。

徐季平則是以從Cadence退休的身份加入Avatar,他將此視為在製程技術進入FinFET且複雜性不斷升高的時代,推動實體設計技術革新的一個契機;他進一步解釋,合成技術在1990年代是實體設計主流,之後是佈局技術崛起。徐季平指出,Aprisa受到市場歡迎就是反映了IC設計技術朝向細部繞線(detail routing)的重點趨勢:「典範(paradigm)已經轉移,」他仍看到在佈局與繞線方面有很多可提高生產力的空間。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EDA Startup Rises From Ashes of ATopTech,by Dylan McGr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