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產業估計在2018年可達到15%的成長率,而且在2019年突破5,000億美元營收的大關,主要是因為記憶體價格上揚;但在地平線遠方卻有一道陰影,也就是熱度日益升高的中美貿易戰。以上是少數分析師在近日於美國舊金山舉行的年度Semicon West開幕時,針對市場前景發表的幾個看法。

市場研究機構Hilltop Economics的首席經濟學家Duncan Meldrum表示:「我們正處於或是剛越過經濟成長週期的高峰…但是政治不確定性的可能性比往常更高,而且有可能讓我們偏離成長軌道;」他預測明年資本設備市場會出現衰退,此趨勢並將在2020年蔓延至晶片產業。

這已經是第二年因為DRAM供應吃緊而漲價,帶動整體晶片產業呈現一片榮景;此成長力道預期會延續到2020年,屆時將有更多記憶體產能上線。

另一家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研究副總裁Bob Johnson表示:「當元件價格上揚,需求並沒有如往常那般衰退,買主繼續採購、讓記憶體業者非常開心──這也是三大記憶體業者需要興建自家3D NAND晶圓廠的原因;」他所指的三大記憶體業者,是三星(Samsung)、海力士(SK Hynix)與美光(Micron)。

展望未來,Johnson預測DRAM密度的成長幅度,會不到歷史平均值32%的一半;而他指出,最大的問題是,接下來幾年中國是否會開始生產DRAM並將價格拉低,或者是會有其他替代性記憶體技術崛起。

至於NAND快閃記憶體營收雖持續以9%的複合年成長率擴張,將會開始因為嘗試堆疊更多層而感受到成本壓力;Johnson表示:「如果DRAM利潤隨著中國廠商產能上線而下滑,業者對NAND快閃記憶體的投資可能會受到擠壓。」

20180711_Chipsale_NT01P1

Gartner研究副總裁Bob Johnson預測晶片產業未來幾年將會穩步成長
(來源:Gartner)

Johnson表示,市場動力從智慧型手機向工業與汽車市場轉移,預期將緩和整體晶片領域的成長起伏:「使得該市場看起來像是階梯狀穩步發展。」

在此同時,SEMI產業研究資深經理曾瑞瑜(Clark Tseng)表示,記憶體領域的「超級週期」以及中國發展晶片產業的雄心,正在推動前所未有的晶圓廠成長;他指出,在去年,前段晶圓廠投資創下新高紀錄,中國的晶圓廠支出估計今年將超越100億美元,在2019年將達到近180億美元,超越韓國:「我們從1990年代以來就未看過全球晶圓廠支出連續四年出現成長。」

20180711_Chipsale_NT01P2

DRAM的位元成本可能無法恢復以往一年約32%的下降幅度
(來源:Gartner)

中國是成長動力也是不確定性因素

在上週各自批准範圍廣闊的新關稅規定後,美國與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仍是半導體產業最受關注的焦點之一;中美之間的關稅戰是中國長期在智慧財產權保護方面的爭議,以及最近美國禁止美國半導體零組件業者出貨給中興(ZTE)之後的最新發展。

產業顧問機構Semiconductor Advisors總裁Robert Maire表示:「半導體產業夾在科技與貿易問題中間,貿易問題每天在惡化,而且看來還沒有解決方案;」他認為抽關稅是無效的,並表示美國總統川普(Trump)政府還考慮要禁止出售先進晶圓廠設備給中國,但考量到兩個經濟體之間相互交織的特性,還不清楚誰會被傷害更深。」

Maire指出,對中興的禁令已經使得該公司考慮英特爾(Intel)與高通(Qualcomm)以外的其他供應商,而這兩家公司在中國的業務分別佔據營收之23%與65%;他也表示,最近中國法院對美光(Micron)晶片禁售令的判決,只是兩國貿易爭端一次「小小的反擊」。

以長期來看,Maire還認為:「如果中國接管了台灣,無疑他們將取得台積電(TSMC),而情勢將轉向他們對蘋果(Apple)高通等公司產生更大的影響。」

中美之間的問題已經存在很長一段時間,Maire指出,幾年前美國曾禁止將最新晶圓廠設備出口給中國晶圓代工業者中芯(SMIC);這樣的經驗讓中國更關注本地半導體產業的自給自足,而美國對中興的禁令又為此添了一把火。

20180711_Chipsale_NT01P3

中國的前段晶圓廠設備支出預期將超越韓國
(來源:SEMI)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Chips Boom as Trade War Looms,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