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esto Technologies在上個月底收購了Echelon,而英特爾(Intel)則在更早之前將Wind River賣給了私募股權公司TPG Capital,這兩件事不禁讓我思考:我們對於物聯網(IoT)將如何發揮作用的所知甚少。

最近我有機會分別與這兩家公司的執行長進行訪談,那些幾乎被遺忘的過往如今又一一浮現…

Echelon是在1990年崛起的新創公司,引導業界走向新興的家庭網路市場。我們曾經寫下了無數關於這些網路是否會以Echelon的專用電力線技術形式出現、各種有趣的新無線技術選項(如英特爾推廣的HomeRF)以及才剛開始從辦公室起飛的基礎乙太網路等報導。我們曾經想像家庭媒體伺服器和各種新奇的消費技術紛呈的未來現象。

然後,英特爾大力推動將Wi-Fi整合至筆記型電腦中。該公司斥資數億美元推動熱點(hot spot)計劃,但才過了幾年,這場戲就落幕了。Wi-Fi成為家庭網路之王,但至今我們所想像的許多智慧連網裝置對於求大膽創新的人來說仍然是相當新鮮的。

這一路走來,Echelon開始轉向工業網路,同時也取得了一些市場動能。慢慢地,它已經發展出自己的裝機客戶群,據說目前的規模達到了1.4億個節點。

很快地,電力線網路標準出現了。智慧型手機讓Wi-Fi功能進一步擴展,同時還支援藍牙網路,似乎就像在每個人的口袋中都出現了一個虛擬控制器。此外,還有從6LoWPAN到Thread和Zigbee等其他更多的無線技術選擇也紛紛跨出了第一步。

Adesto Technologies執行長Narbeh Derhacobian介紹,Adesto是一家以IOTS為其股票代號的記憶體晶片供應商。作為一家上市公司,Adesto必須積極地在其新興記憶體技術之外尋求更多成長。

因此,就在今年初,Adesto收購了一家愛爾蘭ASIC設計公司。接著,在六月底出價4,500萬美元收購Echelon及其LONworks節點和閘道器裝機客戶基礎,突破個位數成長的物聯網市場。而Echelon如今則坐擁1,500萬美元現金,可說是這筆交易的一點甜頭。

這是最基本的業務(Business 101)階段。從記憶體擴展到邏輯、系統和軟體,交叉銷售給這三種公司的客戶。我們期待下一代LONworks能再加進更多當代競爭技術的支援,例如Thread。

Derhacobian說:「我對於Echelon的第一印象是:這是一家原始的物聯網公司……他們遠遠超過了所處的時代……我們現在才剛從物聯網起步,而工業市場的發展也相當緩慢。」

在未來五年,他希望合併後的Adesto業務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工業物聯網。這聽起來是一個雄心勃勃的目標但也相當理性。然而,看看Echelon的發展歷史或許能提醒我們,未來並不一定會是合理的行為。

Wind River轉型工業物聯網

如同Echelon一樣,Wind River遭受科技宿命的連續衝擊。它曾經是嵌入式作業系統(OS)的山野之王,後來在微軟(Microsoft)力推嵌入式系統中敗陣下來。不過,在成為主宰免費的開放來源軟體巨擘之前也雙雙隕落了。

根據我們在2017年對大約1,200名工程師進行的《2017年嵌入式市場調查》(2017 Embedded Markets Study),在目前的六大嵌入式作業系統中,有五種是開放來源的產品, 只有一種產品採用內部程式碼。Wind River的嵌入式Linux及其工業級VxWorks排名第15左右。

Wind River很聰明地成為第一批擁抱Linux的RTOS供應商。不過,幾年後,英特爾併購了這家公司,期望作為其擴大軟體和安全版圖的一部份。

業界分析師表示,對於英特爾而言,擁有一家為各種廣泛的嵌入式處理器提供服務的供應商,並不算是什麼好事。最後,事實證明這個看法一點也沒錯。

在被TPG Capital收購後的Wind River新任執行長Jim Douglas說:「作為英特爾的一部份,我們幾乎失去了與其他晶片公司建立策略合作關係的權利。我們沒能善用發展藍圖,也沒辦法為客戶規劃未來的價值。」

英特爾的物聯網部門希望針對特定市場的專用硬體IP投入更多資金。因此,該公司管理階層近來陸續出售或分割出四家軟體公司——Wind River、McAfee以及其他較不被注意的兩家小公司。

在英特爾的監督下,Wind River的成長緩慢,員工數約1,200人,營收超過3億美元以上,還算有獲利。未來,Wind River的新使命就像Echelon一樣,主要針對工業物聯網。

工業公司需要採用虛擬化,以便能在更強大的少數處理器上整合多個工作負載,下一步將會有能力執行機器學習工作負載。根據我們的調查顯示,大多數的嵌入式系統仍然使用32位元處理器,不過智慧型手機從幾年前開始就使用64位元了。

Douglas說:「這個過程才剛剛開始,而且進展緩慢。在我們迫切需要升級的系統骨幹中,還存在著1980年代的技術優勢。因此,在未來十年,我們將會需要大幅提升,才能完成這項任務。」

為了推動轉型,Wind River瞄準了銷售嵌入式Linux、RTOS、虛擬機管理程式(hypervisor)以及其他工具的組合——其中一些工具將搭售於今年稍晚推出的邊緣運算軟體套件中。想像該公司Titanium的工業版本,就是一款為營運商提供的網路功能虛擬化軟體套件。

事實上,這一過渡期可能長達十年。根據我們的2017年調查顯示,過去四年來,只有15%到20%的嵌入式系統公司使用虛擬化軟體,這一軟體的使用率看來已經停滯不前了。也就是說,許多受訪者表示,2019年將是展開涉及機器學習任務的一年,而且有50%的受訪者都在使用電腦視覺了。

至於物聯網接下來應該如何發展,我認為Wind River和Adesto都已經有了深思熟慮的擘劃了未來願景。如今,許多人都還在猜測它實際上將何去何從。

2017 embedded suvey 工程師計劃在2018年使用的嵌入式作業系統(來源:AspenCore)

2017 embedded suvey 過去四年來在嵌入式系統中所使用的虛擬機管理程式(來源:AspenCore)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A Tale of Two IoT Pioneers,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