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務部(Department of Congress;DoC)在上週五暫時解除對於中興通訊(ZTE)的元件銷售禁令,讓一直處於「高血壓」的美國半導體產業總算稍微降下來了。自從川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連續發佈對於中興的禁售令以及計劃對其最大的市場徵收關稅,美國半導體產業的高層主管們大概都得靠Maalox藥物才能緩解緊張情緒吧!

但是,美國總統川普(Trump)試圖顛覆的中美貿易關係,是否開啟了重建關係的機會以及打造出晶片貿易組織長久以來追尋的「公平競爭環境」?目前並不明朗。近來,這些組織開始擔心一些策略可能造成引發經濟衰退的持久貿易戰。

另一種可能性是這些市場炒作和頭條新聞帶來的衝擊微乎其微。整體來看,美國總統對於經濟起伏的影響並不大,最多會受到輿論讚揚或責備而已。然而,最近的禁售令和徵收關稅問題並不是美國總統的政治決定。

美國《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專欄作家David Brooks指出,政府的許多實際影響力來自於忠誠的中階管理人員在政治雷達下的操作。我認為他說的很有道理。因此,當我在參加美國西部半導體展(Semicon West)的一場專題討論中,聽到幾位中階管理階層討論如何「盡忠職守」時,不禁會心一笑。

這場專題討論被視為首次揭曉現正研議中的美國國家半導體策略。從各方面來看,美國的半導體策略將匯集各方高層的看法。

美國白宮(White House)科技政策辦公室(OSTP)物理科學和工程部首席副主任Lloyd Whitman擔任這場專題討論的主持人,他指出,現正制定中的晶片策略主要根據去年12月針對國家安全發佈的一份類似檔案。這一政策將列出各種以半導體為基礎的關鍵技術,以及如何透過一連串的投資、安全措施和國際合作,促進並保護半導體產業的廣泛想法。

Whitman和專題討論的專家們只討論了該策略的投資方面,而其中大多數都是已經到位的專案。事實上,Whitman在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政府(Obama Administration)時代就加入OSTP了,他曾經協助指導國家奈米技術計劃,在光子學、3D列印和軟性混合電子等領域建立研究中心。

電子復興計劃(ERI)是未來幾年最值得關注的政府投資之一。它是美國國防部先進研究計劃署(DARPA)研究專案的一部份,目的是在摩爾定律(Moore’s Law)逐漸式微時加強半導體技術。

當問起Whitman是否感受到在川普時代的氛圍改變時,他說,「上一任政府開始積極支持半導體產業,目前的政府也繼續支持,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來自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的一位與會專家同意這個看法。他說,雖然一開始擔心川普會削減NSF的預算,但這個財政年度的預算成長了4%,約3億美元。NSF電腦、資訊科學與工程計劃總監Sankar Basu說,NSF的預算增加至少將有助於支持其於2016年提出的十大創意,包括與量子運算、通訊和大數據有關的一些計劃。

Lloyd Whitman Lloyd Whitman在Semicon West大會上,為與會者提供有關美國半導體策略的最新消息 (來源:EE Times)

美國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DoE)科學辦公室先進科學運算的研究部主任Robinson Pino則指出,DoE正考慮將其首款晶片相關研究計劃,編列至現正規劃中的2020年財政預算之一部份。DoE目前在全球主要超級電腦方面(如最近的Summit系統)處於領先地位。Pino說:「我們看到微電子技術的整合,並希望催生先進技術的發展管道,因此我們正在研究如何將研究結果納入[通常]較少資助的新裝置、材料和電腦架構中。」

此外,OSTP已經針對一項約1億美元人工智慧(AI)的跨機構計劃工作三個月了。Whitman表示,硬體計劃可能是該計劃的一個重點。

對於美國產業來說,這些研究計劃無疑是個好消息。然而,在政治局勢平靜之前,對於那些密切關注華府頭條新聞的高層主管們來說,這也無助於緩解其緊張的情緒。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ZTE, Tariffs, and a Chip Strategy,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