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前於德國慕尼黑舉行的GSA領袖論壇(GSA Executive Forum)上,SiFive執行長Naveed Sherwani談到了部署開放式架構帶來「矽的民主化」(democratization of silicon)結果,以及如何在未來三年內讓所有的微控制器(MCU)都採用RISC-V架構。

這是一個大膽的主張,尤其是在一個擁有(或許是需要)如此眾多傳統架構的產業中,要看到這種情況在三年的時間內發生並不容易。但我後來想到——促進大規模採用RISC-V的催化劑能否由中國和印度推動?而這可能成為我們開始看到採用RISC-V的產品廣泛創新與商業化的時刻嗎?

難道這就是Arm建立riscv-basics.com網站批評RISC-V缺點的原因?平心而論,Arm的發言人確實告訴《The Register》,在該網站上批評RISC-V的意圖在於「為一場激烈的業界辯論提供資訊」。他並補充說,「遺憾的是,其結果與我們的初衷不同,這個頁面與Arm的協作文化不一致,所以我們已經將其取消了。事實上,我們的許多員工也不喜歡這個網頁。」

原因很可能就在於RISC-V架構被視為鋒頭正盛,特別是亞洲對其興趣濃厚。去年11月,Western Digital (WD)宣佈其未來所開發的核心、處理器與控制器都將逐漸轉移至RISC-V架構,一旦轉型完成,預計每年將有20億個基於該新架構的核心出貨。

Naveed Sherwani
Naveed Sherwani

Sherwani說,中國目前已有大約300家公司都在關注或以RISC-V進行開發。UltraSoC執行長Rupert Baines在接受《EE Times》訪問時表示,相較於印度,中國正持續展開巨大的創新,因而對於該新架構與產品的推動力量更可能來自中國。不過,他認為,印度也一直在討論開發RISC-V處理器——Shakti處理器。

印度人才轉向EDA

印度確實擁有先進電子和運算方面的強大背景,但不知何故,印度的許多人才很早就被轉移至成為許多國際半導體和EDA公司海外開發團隊的一部份了。印度的生態系統和工程師在開發電子系統和處理器方面已有30多年的經驗。德州儀器(TI)率先於1985年在班加羅爾(Bangalore)建立了一座設計中心,該中心的工程師陸續開發出多種DSP和專用產品,包括1995年的首款車用DSP,以及各種DSP核心和混合訊號ASIC,包括2000年的3G無線晶片組設計。

Ganapathy Subramaniam
Ganapathy Subramaniam

印度企業家兼投資者Ganapathy Subramaniam (Gani)曾經任職TI,他離開TI後創辦了Cosmic Circuits,並於2013年將其出售給Cadence。他目前是WRV Capital的合夥人,今年初曾經與我們討論到印度電子業的發展潛力。

Subramaniam說:「印度的電子系統設計產業如今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了,許多新公司正在崛起。印度目前也已經擁有龐大的人才庫以及創業能力,能夠與英國和以色列等國相提並論了。」

他說,除了TI,還有一些來自Mindtree、Infosys和Wipro等公司的嵌入式設計人員,也都計劃成立新創公司,有些甚至已經是他創業的第二或第三家公司了。

從印度的發展態勢來看,可能會有新的晶片新創公司採用RISC-V架構進行開發。在最近於印度清奈(Chennai)舉辦的RISC-V研討會上,一家新創公司InCore Semiconductors在發表簡報時表示,該公司正在開發自家的RISC-V處理器,而其創辦人還曾經參與Shakti處理器的開發。

UltraSoC技術長Gajinder Panesar在一則部落格文章中表示,RISC-V很快地將為印度一批新晶片公司打開大門。Panesar寫道:「業界對於印度的印像似乎只是一個『零工式工廠』(job shop),但這是一種假象。RISC-V為印度帶來了一個新機會,不僅有助於培養龐大的人才庫,並從印度強大的企業家精神中受益,而且沒有傳統架構的技術包袱和成本負擔。」

儘管如此,UltraSoC執行長Rupert Baines認為,中國在發展RISC-V的腳步比印度更快。目前在中國的許多工作進度已經來到開發的後期階段,而且在政府計劃的支持下,例如中國製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以及希望減少對外來晶片的依賴,無論是在創新還是商業與製造業方面,都將會快速發展。

那麼RISC-V背後的全球推動力是什麼?Baines認為,中國和美國正引領這方面的創新。「但我感到非常驚訝的是,在歐洲並沒有太多這樣的驅動力。」

RISC-V適於嵌入式應用

美高森美(Microsemi)可編程解決方案部門行銷和業務開發總監Ted Marena在參加今年5月於西班牙巴塞隆納舉辦的RISC-V研討會後說,「這是我們第一次在歐洲舉辦這個研討會。在美國,對於RISC-V的意識明顯更高許多,但它對於歐洲市場來說也非常重要,特別是因為嵌入式設計的關注重點往往在工業市場上佔據重要地位。」

Rupbert Baines
Rupbert Baines

Marena說,雖然x86架構襲捲桌面和伺服器市場,而Arm則主導行動領域,但RISC-V非常適合嵌入式應用以及需要客製化之處。「你可以用它來最佳化性能,或者為物聯網(IoT)現最佳化。開放來源的力量十分驚人——事實就在於指令集架構是開放且可加以凍結的,能夠為設計人員帶來最佳的靈活度和功耗。」

在慕尼黑的活動上,SiFive的Sherwani還說,如果你要展開廣泛的創新,那麼就需要開放的架構。他問道:「我們如何將AI帶給大眾?為什麼IoT還沒能起飛?」Sherwani說原因就在於,很難為數千種需要以多種不同方式連接世界的應用案例設計晶片。

然而,考慮到在印度和中國的發展情況,RISC-V架構是否有具有足夠的吸引力以及潛力在那些致力於實現自給自足的設計生態系統中佔據主導地位,就變得非常重要。

開放來源架構提供了存取以及嘗試以創新想法解決該區大規模挑戰的能力,使其發展成為一項強大的吸引力。在印度,人才、經驗以及成立新創企業的信心提供了激勵因素。而在中國,政府的推動和投資更進一步帶來了催化力量。綜合種種因素,亞洲確實提供了推動RISC-V成為主流架構的最佳時機。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Is This the Moment for RISC-V?,by Nitin Dahad)